2008科普佳作:平淡之中的惊喜

相关图书: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哲人石丛书第三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978-7-5428-4722-5/N.759
出版日期: 
2008-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636
定价(元): 
49.80
作者: 
[美]约翰·M·巴里 (Barry.J.M)
译者: 
钟扬 赵佳媛 刘念
  

        大流感指的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流行,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约2000万,最新的权威估计数字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 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中世纪二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书评作者: 
李芸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综览2008年的科普市场,正如歌中所唱,“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科普出版好像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平平淡淡、不温不火——从事科普出版的还是那几家出版社,科普原创队伍还是一如既往地人才缺乏,翻译著作依然胜过原创,科普作品仍然不多。这与近几年国家大力倡导科普、增加投入的大环境并不相称。所幸在这不甚繁荣的科普市场中,评选出的2008科学文化与科学普及优秀图书不是“矮子中的将军”,它们也还依旧“寂寞而美好”着,其内容精致、制作精良,堪称佳作。

        2008科学文化与科学普及优秀图书年度推荐活动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由于2008年雪灾、地震等大事不断加上纸价上涨,2008年的整个出版业呈现出不景气的状态。为了更充分地搜集该年度出版的科普图书,反映科普出版的现状,2008年度推荐活动被延后至年中。7月3日,2008科学文化与科学普及优秀图书评审会在科学时报社举行,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的专家学者参与了本次推荐活动的评审工作。

        入选作品:闪耀于书丛中的佳作
 
        在近百本科普著作中,能入得评委们法眼、荣膺推荐书目的图书都有着自身的特质,它们或是厚积薄发、或是新颖别致,当然也有一些有特色有思想的书由于种种原因颇为遗憾地与奖项失之交臂。

        功力深厚

        《中国景色》是评委们一致看好、大力推荐的科普书,尤为难得的它是一部原创著作。该书作者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国家地理》的“掌门人”单之蔷。《中国景色》汇集了《中国国家地理》自1999年1月至2008年底10年共计120篇卷首语。这120篇卷首语遍写了祖国山河大地。图文并茂的《中国景色》,图片来源于《中国国家地理》,质量当然绝佳,而单之蔷的文字功夫更是了得,最重要的是作者的敏锐的洞察力和批判精神,在书中能看到对现代科学技术主义的反思,对现代人生活空间的深刻洞悉。因此,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盛赞此书,认为该书“第一有思想,第二是有考证,第三有文采,是一本难得的原创科普佳作”。

        《欧几里得在中国:汉译的源流与影响》亦是来头不小。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在数学史乃至世界科学史上都占有极高的经典地位。而1607年的汉译《几何原本》在科学翻译史上,又是一项杰出的成就。利玛窦与徐光启筚路蓝缕,以古文风韵,译拉丁原典,风格传神,梁启超曾赞其为“字字金珠美玉”。在荷兰汉学家安国风看来,利玛窦与徐光启合译并为中国引进此书如此重要,于是他写了一本数百页厚的书《欧几里得在中国》来对此事作专题研究。而今,此书又由我国数学史专家纪志刚教授译成中文。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江晓原说:“如果说当年意大利人利玛窦与中国学者徐光启合作翻译《几何原本》堪称‘珠联璧合’的话,那么今天荷兰汉学家安国风与中国纪志刚教授的合作,也同样当得起这四个字。”两次珠联璧合的叠加产生的这本书当然是再优秀不过了。

        《“天”生与“人”生——生殖与克隆》是又一本难得的国内原创科普作品,作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焕明。院士写科普很难得,院士把科普写好就更难得了,《“天”生与“人”生》是这样一本难得之作。不仅内容科学、生动,清晰而到位地诠释生殖与生育、克隆与克隆人的诸多问题,总体结构也颇为别致——以一封给克隆人的信开始,两封命运截然不同的克隆人的回信结尾。在北京市科协主席王渝生看来,无论是著作本身还是从鼓励科学家创作科普的角度出发,该书的入选都当之无愧。

        不落俗套

        费曼是国内读者比较熟悉的科学公众人物,关于费曼的书也引进了不少,但《费曼手札——不休止的鼓声》的独特之处用费曼女儿米雪的话来说是,“关于我父亲的书很多,不过那些书都取材于口述的数据。但现在你看到的这本书,都是他亲笔写的信,这些信自己会说话。这些信综合起来,展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费曼的特质”。《费曼手札》是米雪选出的费曼的415封信和家藏的照片编辑而成的。书中信件基本上按时间顺序排列,读之就如同跟随费曼走过了他传奇而真挚的一段人生。里面有费曼写给第一任妻子阿琳的信、有写给他母亲的信,还有他请辞美国科学院院士、拒绝接受大家都很高兴接受的恩惠的信件。名人的私人信件在很多情况下并没有打算发表,因此保留了很多真实的情景。清华大学教授刘兵说:“阅读名人的私人信件还让读者的某种窥视欲得到满足,尤其是阅读首次发表的私人信件。”

        《阿基米德羊皮书》也是一本好玩而新奇的书。在书刚刚面世,吴国盛、江晓原都买来一气看完。12世纪的欧洲还没有纸,羊皮纸是昂贵而稀有的记录工具,羊皮书经常会被洗净了重新刻字。阿基米德的抄本同样是此命运。但这部抄本历经劫难不死,迄今已有一千多年。它写成之后,又被人擦除,重新抄上其他文字,遭到毁坏,留在古修道院的书架上无人问津。这部抄本还经历过十字军东征和世界大战,从东到西,飘流海外。后来威廉·诺尔和热维尔·内兹自从1998年重新发现该书以来,一直在研究其中内容。该书就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借助现代科技手段,从一本羊皮祈祷书中将已经被刮去的阿基米德原著复活的故事。

        全球变暖、极端天气正威胁地球环境,气候成了众所瞩目的焦点,但天气现象绝对不是最近才开始对人类造成深远影响。《天气改变了历史》讲的是人类历史被天气和气候改变的故事,精彩万分,融合了知识、娱乐、惊奇等元素于一身。想知道天气如何插手人类事务,人类又用过哪些手段企图插手天气现象呢?这些小故事都在这本书里面。

        此外,入选的其他几本书,《无人读过的书》、《好满足》的内容精良,书名别致可爱,评委们对这两本书的的装帧更是赞不绝口。《守望雪山精灵》是国家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的科考手记,文字朴实可爱,该书被作为向少年儿童推荐的科普著作而入选。《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内容翔实、又是时下流行话题而毫无争议地荣登推荐书目。

        落选图书:与奖项失之交臂的原因

        吃老本

        2006年获得过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的《野性亚马孙》,重新包装后由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再版了。诸评委都认为不管有着多么辉煌的过去,本次推荐活动都应该一视同仁,再版书和其他参评书一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三年前王渝生作为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评委,给《野性亚马孙》投了一票,但这次他却没同意该书的入选。他说:“时隔三年,《野性亚马孙》又出版了,我记得当时给它评奖时我们都写了鉴定意见,给书指出了不足也提了建议,三年之后这本书再版,却还是原封不动,未免有吃老本之嫌,我的意见是能不能根据出版后读者的意见作一点修订。而且这本书作修订版完全有可能,作者是中国人、又比较年轻。”

        有着同样命运的还有《寂静的春天》,作为世界环境图书的开山经典之作,这本书的分量自不待言。在江晓原等评委看来,《寂静的春天》虽然有40余年历史,但对于当下的中国仍然有推荐的意义,而且该译本也比初译本质量有很大的提高。但王渝生坚持认为该书不能入选推荐书目,理由还是内容单薄,“重版能不能在忠实原著上作一点点加工?比如说译者注,比如说附录。这样可能让读者有新鲜感,也能体现译者、出版社的用心所在”。

        不重视

        作者能否成为评委?按照惯例,这样的图书同样能成为参评书,只不过票选的时候,作者作为评委需回避。在评选会上,刘兵提出了刘华杰著作《草木相伴》也是2008年度一本质量甚佳的原创博物学作品。这本植物随笔集透过刘华杰如何与植物结识的一个个小故事,介绍了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植物,还提供了与正文真实对应的高精度植物彩色图片。然而遗憾的是,该书出版社对此书的推广发行并不特别重视,也没有将此书上报为参评书。在评委们的要求下,本周刊记者打车前往京城中关村各书店购买却没能找到。刘华杰苦笑道:“我想买这本书都无从买起,很多书店都没有这本书。”因评委无缘一睹此书,《草木相伴》也未能成为推荐图书。

        非主流

        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的《全球变暖——毫无来由的恐慌》和《天气改变了历史》一样也与气候有关,这本有着与主流思想不同观点的图书未能成为推荐书的原因,是观点太有争议,考虑到舆论导向,刘兵认为相对于推荐图书,《全球变暖》更适合自身阅读。

        问题思考:科普出版为何依旧平淡

        原创

        原创科普著作逊色于翻译著作似乎是这些年来的常态。王渝生说:“翻译的科普作品整体质量比原创作品要高,我发现原创的科普图书有不少大部头的丛书,里面各种层次的都有,但我看不出丛书总的指导思想和线索脉络,有点像把一大堆浅显的、甚至可以怀疑为自网上下载的科学知识分门别类地放在一起,像‘攒’出来的书。相反,做得好的译著不是如此。这次入选的图书,有谈阿基米德的,有谈欧几里德的,还有谈费曼的,这些科技人物耳熟能详,但这些书都有深度,而且别出心裁有趣味,能深入浅出。我参加过不少图书评奖,他们为了鼓励原创作品,对原创和翻译作品的入选会有一定比例,我们没有这个规定,但还是有适度的倾斜,结果翻译图书还在十本中占到七本,我希望以后不是有意地照顾原创,而是原创能真正地繁荣起来。”

        翻译

        翻译类图书数量多,质量也颇佳。江晓原很欣赏这种状况,“翻译书在我们的推荐书目里占有大部分,实际上很常见,我记得德国汉学家顾彬说过,在德国90%的书是引进的,日本也是如此,它们把欧美好的东西全部翻译过去了”。刘华杰则认为翻译的图书还是有些单调,英语类的占有绝对优势,其他语种的图书微乎其微,“我们国家既然这么重视科普,为什么不把全世界优秀的东西翻译过来,苏联这二三十年就没有优秀科普著作了吗?还有西班牙的、荷兰的等等都应该有所涉猎”,他说。

        再版

        再版书是今年参评书的一个特色,刘兵和江晓原认为书的再版是一个好的现象,因为好的书应该不断地被出版社推出,不断地被新读者来读,王渝生也提到再版书的一个缺陷是很少会对内容有修订和增补,这是不恰当的。

        队伍

        虽然这些年政府大力倡导科普,投入很大,但科普的队伍没有与此相应的成长和发展,这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科普作者的数量还是少,像单之蔷这种人才评委们都认为极为难得,需要花大力气发掘。其次,译者队伍没有建立起来,英语世界的译者相对多一些。其他语种、小语种很难找。稿费低到完全是奉献是译者队伍建设不起来的原因之一。译者的质量直接导致了译文质量难以保证。再次,作科普的出版社还是几家老面孔,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和湖南科技出版社依然是出版的重镇。但评委们也提到近两年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一些科学文化类的图书,选题都颇为新颖,说不定会成为加入科普出版的新生力量。再有就是出版社即使出了科普著作,也往往不重视发行,《草木相伴》是一个典型例子。这次少儿类科普图书参评的很少,刘兵说:“也许反映出版社作少儿科普更多关心市场,对评奖不太关注。”他希望科普图书在发行、宣传环节还要多下功夫。

        评委们一致认为在科普大环境很好的情况下科普出版依旧平淡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他们希望科普人士能就此分析原因,寻求对策并真正繁荣我们的科普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