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

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
ISBN: 
7-5428-3032-5/J.9
出版日期: 
2002-10
开本: 
16开
页码: 
131
定价(元): 
60.00
作者: 
[意]布鲁诺·恩斯特
译者: 
田松 王蓓
  

目录

魔镜——一个档案

 

第一部分  绘画就是欺骗
一  魔镜
二  M·C·埃舍尔生平
三  无法归类的艺术家
四  生活与工作的反差
五  作品的演化
六  绘画乃是骗术
七  阿尔汗不拉宫的艺术
八  透视的探索
九  邮票、壁画及纸币

 

第二部分  不存在的世界
十  创造不可能的世界
十一  精湛的技艺
十二  共存的世界
十三  不可能存在的世界
十四  大自然与数学的奇妙设计
十五  一个艺术家的无穷之旅

 

译注
作品索引
译后记

内容提要

       本书运用优美的语言和精致的图片描绘了世界著名版画艺术家埃舍尔的生平、创作以及他对版画艺术的理解。埃舍尔的许多版画都源于悖论、幻觉和双重意义。自相缠绕的怪圈是他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一个主题。他努力追求图景的完备而不顾它们的不一致性,或者说让那些不可能同时在场者同时出场。借此他创造了一个颇具魅力的“不可能世界”。埃舍尔对“不可能世界”的营造极其成功,使他在世界各地拥有众多的崇拜者,其中包括很多知名科学家,比如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就非常欣赏埃舍尔的艺术作品。

前言

魔镜—一个档案 
       本书是二十五年以前写的,已经被翻译成十种文字,各种译本都没有对文字和图片做任何改动。然而,这二十五年里发生的诸多事情使得本书有了修订的理由。埃舍尔的大量通信和相关文字已经唾手可得;关于埃舍尔的学术会议已经举办了多次(包括1985年的罗马会议,1990年的格拉纳达会议);关于埃舍尔生平和作品的书籍也已经出版了许多,甚至还有些著作对其作品的复杂性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如布鲁诺·恩斯特(Bruno Ernst),《不可能物体与视觉幻象的探险》(Adventures with Impossible Objects and Optical Illusions)]。很多艺术家被埃舍尔的版画成就所激励,甚至产生了一个可以命名为埃舍尔主义者(Escherian)的流派。
       难道这还不足以构成对《魔镜》进行补充和修改的理由吗?不,这还不能,因为这会损害这本书的实际价值,要知道,这本书是我与埃舍尔之间无数次谈话的结果。我在1970年和1971年间写作了本书,所有的文本都经过了埃舍尔本人的校正、增删和必要的调整。所以,本书也精确地反映了他本人对自己作品的看法。这一点,从本书的创作过程中明显可见。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埃舍尔画中的数学奥秘
作者: 陈育和
  荷兰版画家莫利斯·埃舍尔的作品,以不符合透视关系,而又具有以假乱真的欺骗性而著称。其中一幅自下而上循环往复永不休止的“瀑布”作品就很耐人寻味。在他的这些作品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数学知识,体现了数学与艺术的结合,以下就介绍一下埃舍尔的作品。
  在埃舍尔的作品中,有个题为“星”的画。此画的内容,是一个由各式各样形状的星星点缀的宇宙空间。这幅作品中的星星,大多是由正多面体构成的。我们把有多角形的物体称之为多面体。在这种多面体中,各个平面结合,形成了正多角形,各个顶角集中于一起的平面相等的物体就是正多面体。在该作品中是三个正八面体组成的星状物。在星框中有两只变色龙还有五种类型的正多面体、复数多面体组成的物体。
  埃舍尔创作的版画,常把平面用许许多多的图形遮掩起来,其中不可思议的正、侧平面分割的图案很多。在利用平面分割的作品中,埃舍尔采用了对称性。如果是立方体时,那么自然就达到了正多面体的图形。这是一种点、线、面完全对称的,数学上最规则的优美的立方体。
  正多面体只有五种,它们是正4面体,正6面体、正8面体、正12面体、正20面体,这是人类从古希腊时期就已掌握的知识。在古希腊哲学中,把这五种类型的优美的正多面体,当作了构成世界的五种元素。在数学上即最规则的正多面体,又是最美的图形的结合。口衔自己尾部的奇妙的“龙”
  埃舍尔的画会让人产生错觉,这是因为他把自己所见到的三维物体完全在两维的平面上表现出来,埃舍尔把这种矛盾颠倒过来,使得从数学角度来看本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变成了可见的。比如说“龙”这幅画,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站在水晶上的这条龙表现出了三维图案,我们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然而,埃舍尔所看到的龙只是在纸上画出的二维图案。让龙头从其翅膀上的孔中钻出,而让其尾从同一侧的另一个孔中露出,这样二维画的龙看上去就酷似三维的了。这种作品的创作手法,是让以三维立体为对象的物体画在二维平面上表现出来的远近法,它是由文艺复兴时期,德国数学家发明的。然而,埃舍尔正是利用了这种数学技法,把龙绘成立体的了。
  埃舍尔使用罗杰·奔罗茨创造的三角形,用版画的形式表现出物体。例如“瀑布”和“上升与下降”这两幅版画,从“瀑布”一画的水流来看,瀑布流下的水流一直向下,但是不知不觉又回流到了瀑布之上,而后又流到瀑布口。在“上升和下降”一画中,那些总是在上上下下不断往复行走的僧侣,并未让人有不自然的感觉。
  “望塔”这幅作品,塔柱用不合理的方法绘成。图中在长凳上坐着的少年,手持着一个不合乎常理的箱子。在这一作品中,欣赏者好象会产生一种错觉,其实,埃舍尔只不过严密地利用了数学表现的方法。这种有效地利用不可能的自然现象和数学的严密性创造的版画,令人们吃惊。“版画画廊”的妙处
  “版画画廊”这幅画也完全令人不可思议。为了解决这一疑问,就要从绘制这幅作品的方法着手。
  画中的故事从这幅画中的画廊入口处开始。版画在墙上和桌上展示,有一个男士凝视着这幅画。左侧一个青年比门口处的男子要放大了许多,头部比手也增大,而该青年看的画也在扩大,一直到达窗边有一个老妇人的建筑物下并与其相连。因此在这个建筑的下面成了画廊,同时,本来是看版画的青年,却成了版画中的人物。这幅画好象正向右转动,而且这种变化一直持续了下去。
  当你观看埃舍尔的画时,要注意他所采用的画法,就能从中看到有数学计算的方法。他的画中通向各点方向的矢量相对应时的面,就叫矢量场。当给予“版画画廊”一画的各点向右转的矢量时,中央部分就会出现不能表现矢量的空白部分。这就是当整个绘画表现出向右转的动向时,其中心的部分是完全必要的。开始看到的空白部分,是为了向右转动来描绘的“旋”(好像人的头发旋),这种“旋”在数学上叫作矢量场的不动点。
  埃舍尔1898年生于荷兰,是与毕加索同时代的艺术家,毕加索采用抽象的艺术来表现美。现已为大多数人所理解。然而,埃舍尔却用数学计算表现出美的尝试。这是他的画的鉴赏者们所看不到的。
  总而言之,看到了埃舍尔的画,你就会懂得什么是数学上的美感。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