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诺贝尔奖和判断科学质量

相关图书: 

饶议科学

ISBN: 
978-7-5428-4844-4/N.774
出版日期: 
2009-08
开本: 
16开
页码: 
310
定价(元): 
28.00
作者: 
饶毅
  

       本书是著名生物学家饶毅教授十余年来发表的科学文化作品的精选集,收约50篇文章、分四个部分,后两部分为本书的重点内容。

书评作者: 
文汇读书周报
发布媒体: 
文汇读书周报

        诺贝尔奖是近期热门话题。《饶议科学》(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作者饶毅教授是著名生物学家,常在诺贝尔奖颁奖前一两天写科普文章,介绍他认为值得获奖的研究和学者,命中率之高令人惊叹。

        该书是饶毅近年来发表的科学文化作品的精选集。本文摘录的是去年10月人民网对饶毅访谈对话。

        人民网:2008年诺贝尔奖项逐一出炉。我们请到了饶毅教授和网友聊聊诺贝尔奖。请问,诺贝尔化学奖、生理学医学奖对百姓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

        饶毅:诺贝尔奖常常代表着当代科学的重要发现。它实际是人类认识历程中的进步,等于是一座座的里程碑。有些得奖工作跟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比如有些诊断仪器的发明,有些药物如青霉素的发现,这些都是直接有应用意义的。今年的化学奖对科学的意义很大,但是迄今为止,对人们日常生活的意义比较小。

        人民网:您有一篇文章《美妙的生物荧光分子与好奇的生物化学家》,您为什么写这篇文章?

        饶毅:我自己对科学感兴趣,所以我每过一些时间会写一些东西。下村修、钱永健他们五六个人的工作肯定值得获诺贝尔奖。我是以可能获诺贝尔奖的工作,来写科学家的故事。我是星期六写的,星期一在《科学时报》发表。

        人民网:当时您写这个文章是没有针对性的?

        饶毅:我知道要发奖了,但并不知道要给他们发奖。当然有碰巧的时候,但是我不肯定他们今年就一定会得奖。

        人民网:为什么您写得这么准确呢?

        饶毅:说得直白一点,这不是我准确,而是这个委员会跟我的水平有点接近了。也就是说,我不认为化学奖评审委员会评价科学的水平比我高。今年的奖实际上是化学的和生物学的意义都有。

        人民网:如果这次预测是赶巧的话,2002年10月6日,当年诺贝尔奖颁发前一天,您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列举了值得获奖的21项工作和相关的科学家,第二天名单上的三位科学家就获得了诺贝尔奖。今年获奖者钱永健的名字也在名单上。您列出的清单上面的21项研究中,已经有9项获得了诺贝尔奖。应该不是巧合吧?

        饶毅:在2002年和今年的文章中,我都说了一句,我不是预测。我只是说了我认为在科学研究水平上值得获奖的工作。我是从研究工作的科学质量,以及对科学、对人类产生的影响来思考,认为哪些应该得奖。

        2002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干脆把我认为哪些值得获奖写出来。当时一口气凭自己的记忆,把21项写了下来,也没查资料。我判断科学质量有一定的依据。诺贝尔委员会有很多人帮他们做这些工作。我只是说了我自己心里认同的一些好的工作。

        人民网:您的名单上提到了三位华裔科学家,除了今年获奖的钱永健以外,还提到了两位,他们是不是也该获得这样的荣誉?

        饶毅: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工作的简悦威,他的工作绝对值得获奖。他会不会得,就不一定。“预计”必须和“值得”分开说。他的领域里有一个美国人工作比他稍微慢一点,但是那个人非常会搞关系。从搞关系方面来说,那个人得奖的可能性较大。王晓东发现了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也发现了亚细胞器的多种功能。以前认为每个细胞器的功能是单一的,现在知道线粒体还调节细胞的死亡,所以我认为他的工作值得获诺贝尔奖。

        人民网:您是一名神经生物学家,但是您的评价还包括分子生物学、发育生物学、病毒学等,您是怎么做到了解这么广泛的学科的?

        饶毅:这和兴趣有关。我不喜欢喝酒、抽烟、喝茶。我有时间,在科学方面也有很大的兴趣,包括对科学史的兴趣。我对感兴趣的东西会花时间看一点。不是想得诺贝尔奖,我是想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科学、用哪些方法做得比较好。

        人民网:基础的能力和判断科学的质量有关系吗?

        饶毅:我觉得查文献是很基础的事情。但能懂和能判断还有很大的差别。现在新的学习方法也强调,你不能停留在最简单的学习上:别人给你讲什么,你马上可以复述。最高级的学习,就是别人教给你东西,你要进行判断,这样你懂的东西就会很多。

        人民网:每年的诺贝尔奖,都会让中国科学家尴尬一回。判断科学价值有什么标准和依据吗?

        饶毅:我们不光应该尴尬,而且应该极其尴尬。我和清华大学的施一公写过一篇文章,就是我们体育和科学的比较。我们不跟美国比,跟日本比比看。我们奥运会金牌数第一,日本和我们金牌差得挺远。但是,日本获得诺贝尔奖十几项了,过去八年好像有六年有日本的科学家得奖,他们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得,一直得到现在,说明日本的科学比我们领先好一大截。以前说日本只做技术,不做科学,完全不是这样的。

        日本有很长时间的积累。我们不可能建一栋楼从二楼三楼做起,总是在别人做了基础后我们做上面。我们可以做一部分这样的东西,但是不可能长期这样做。我们把一楼二楼做好,以后才能把楼建好。做科学,做基础科学,国家才会有长期、持续的发展。

        中华民族要得到世界的尊敬,光靠钱,光靠建高楼,光靠体育运动,是不够的。我们为什么尊敬英国人?我们中学生上课就接触英国的牛顿、麦克斯韦。中华民族没有出现在很多国家的教科书里面,人家不是非得读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如果各国的人觉得我们有这种贡献,会更尊重我们。因此我们要大力支持做科学研究,而且要做出值得获诺贝尔奖的工作。

        人民网:怎样判断科学质量?

        饶毅:对科学研究质量的判断,要看它对科学的推动,对人类的意义。首先,在本学科的历史里面,它到底起了什么作用?然后,还要比较一下该学科和其它学科在这个时候对科学、对人类的意义。这样才能作出判断。

        评判是主观的,当然也有客观依据,但最终是主观决定的。因此,不能过高估计评审质量。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委员会这几年也出过错,以前曾经完全给错了奖。最好笑的奖是1959年,有一个美籍西班牙分子生物学家,他得奖得错了。1962年他做了很重要的工作,遗传密码最终被破译了。因为他上次得错了,所以第二次(1968年)就没有给他。给对了给错了,委员会都不承认,它是一个私人的基金会,不是一个国际组织。

        人民网:说明评审还是不严谨?

        饶毅:我不觉得不严谨,而是说明所有人的能力、眼光都是有限的,当然还有观点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