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奇金:她为世界而生 她情倾中国

相关图书: 

为世界而生——霍奇金传(哲人石丛书第二辑: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

ISBN: 
7-5428-3511-4
出版日期: 
2004-11
开本: 
大32开
页码: 
422
定价(元): 
30.00
作者: 
[英]乔治娜·费里
译者: 
王艳红 杜磊
  

书评作者: 
顾孝诚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多萝西·霍奇金离开我们多年之后,在我们的记忆中她依然音容笑貌如新。大家都知道她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她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对于我和许多与她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来说,她又是好同行和好老师,还有贤妻良母的传统美德。

        新中国的第一印象

        “你知道我对新中国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她轻声细语但又满怀深情地娓娓道来:1959年9月,她是周恩来总理特邀参加十周年庆典的国宾。“我们的客机飞越喜马拉雅山时,正是朝霞满天的清晨,晴空万里,火红的太阳在崇山峻岭中升起,我心中默念着:这就是新中国!”

        1993年国际晶体学大会首次在中国北京召开,她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医生和朋友们都怕她不能胜任长途国际旅行之苦,但她执意要出席,说:“我宁愿死在中国,也不甘心平安坐在家里,但不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她真的坐着轮椅来了!虽然说话的声音已经十分细弱,但她仍然具有惊人的记忆力和非凡的风采。不幸的是,1994年她就与世长辞了,这是她最后一次来中国。

        真正的学者、大师

        她对胰岛素晶体结构开始研究远比中国学者早,进行研究工作的时间也远比中国学者长。中国以青年人为主的学者们在上世纪60年代中叶开始工作时,她已是国际知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但她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大师。她豪爽、大度又毫无保留地与我们交流一切有用的知识、技术和数据;她还会长时间坐在我们的实验室里,旁若无人地伏案沉思,把她从牛津带来的大卷电子密度图一张张地摊开来与我们的图仔细比对,手执铅笔亲自记录,她常低声哼着一点音乐,但任何细节都逃不过她的“鹰”眼。是她1972年首次在东京举行的国际晶体学大会上爽朗宣布:中国蛋白质晶体学研究的水平和世界发达国家水平一样高!胰岛素晶体的最好电子密度图在北京,不在牛津!然后又努力把中国国家晶体学会纳入国际晶体学会的大家庭。

        1978年,由于她和其他国际同行的不懈努力,中国国家晶体学会被接受为国际晶体学会的成员。会前在国际晶体学会秘书长(J.N.King)的办公室里,她会见了以唐有祺教授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她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地开怀大笑,挥舞着胳臂大声说:“我们终于有机会来回报中国人民对我们的友谊,有机会来确认中国晶体学界在蛋白质晶体学方面的出色贡献!”当中国在IUCr全体大会上被宣布成为正式会员国时,立即受到与会各国同行的热烈祝贺与欢迎。

        青年人的朋友和楷模

        多萝西在各种场合都对青年学者给予极大的关爱、热情和支持。

        1978年在波兰国际晶体学大会期间,她每有机会都主动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者的队伍,和他们一起跳摇滚舞。她跳迪斯科绝非能手,但她的平易近人足以打破任何人对她的敬畏和疏远。她让年轻人尽情地围坐在她身边,慈母般耐心地回答一个又一个无休止的问题。70年代在中国关于直接法的研究尚处早期阶段,不受重视,但多萝西欣然在她的匆忙行程中应范海福院士当时是副研究员之邀,花上半天时间到中国科学院物理所访问,讨论直接法问题。她对青年人和新学科的支持是一视同仁、不分国界的。

        贤妻良母的美德

        多萝西一生勤奋治学做出卓越的贡献,美满的家庭生活也堪称典范。人们夸她有惊人的毅力和智慧,前一分钟还在和丈夫子女嬉笑,下一分钟就在书房里聚精会神,她一生中的每一分钟都是充实高效的。

        1978年夏,她在位于英国乡下老家的花园里宴请中国晶体学代表团全体成员,我们看到在这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中,她既是孝顺的儿媳妇,又是儿孙们的挚友。为了让卧床不起的老婆婆分享她接待中国贵宾在那个时期,还算稀罕事的荣幸,她让我们少数人与老人会面。多萝西的丈夫托马斯·霍奇金是名门望族家庭的长子、长孙,他的先辈曾经与清朝官员频繁交往;老太太见到我们风趣地笑说:我上次见到的中国人还穿着华贵的中国长袍呢,可现在你们的衣着和英国人差不多一个样了!

        她家的小辈亲戚们周末常带着小孩来看望多萝西,这天也不例外。儿孙辈的成员不分长幼,一律亲昵地称她为“多萝西”。蹒跚学步的幼儿也会用两只沾满泥巴的小手搂住多萝西的脖子和她窃窃耳语,向她吐露那世间别无他人分享的重大秘密!

        另一次她访华期间,旅程分北京、上海两段。她不动声色地完成北京的访问日程后,慌忙要求到大使馆往英国家里打电话。原因是她出来时,托马斯的老母病重。她对托马斯说:我已完成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你如有困难,我可申请提前回国,上海的顺访就不去了。托马斯安慰又支持她完成全部任务后再回家,夫妻二人一生相互尊重和支持,1982年托马斯在国外猝死,多萝西悲痛不已。

        多萝西的个人美德感人至深,我只能谨志一二,和大家一同来回忆这位好朋友、好同事、好老师。亲爱的多萝西,我们怀念您!

《科学时报—读书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