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斯德哥尔摩之路——诺贝尔奖、科学和科学家(世纪人文丛书:开放人文)

通往斯德哥尔摩之路——诺贝尔奖、科学和科学家(世纪人文丛书:开放人文)
ISBN: 
978-7-5428-4374-6/N.723
出版日期: 
2007-09
开本: 
16开
页码: 
391
定价(元): 
38.00
作者: 
[匈]伊什特万·豪尔吉陶伊
译者: 
节艳丽
  

目录

对本书的评价
内容提要
作者简介
中文版序
序 詹姆斯·D·沃森
前言
第一章 诺贝尔奖和瑞典
第二章 诺贝尔奖和国家政治
第三章 何人赢取诺贝尔奖?
第四章 发现
第五章 克服逆境
第六章 是什么把你引向科学?
第七章 场所
第八章 导师
第九章 改变领域和组合领域
第十章 造势
第十一章 获奖之后还有个人生活吗?
第十二章 未获奖者
尾声
致谢
照片说明
进一步的读物
诺贝尔科学奖得主(1901—2006)

内容提要

      哪种类型的科学家会成为诺贝尔奖得主?他们是怎样被挑选出来的?他们以及他们的获奖研究是否具有一些普遍特征?《通往斯德哥尔摩之路》一书描述了科学发现的属性,诺贝尔奖的遴选程序,影响获奖研究的普遍因素,以及诺贝尔奖对科学自身的作用。书中讲述了科学家克服逆境,最终赢得奖项的故事;深刻洞察了获奖者早期生涯中导师的重要性,并且分析了开展获奖研究的工作场所的重要性;同时还有获奖者对“是什么首先使你决定从事科学事业”这个问题的各种回答。
      本书以引人入胜的方式讲述了许多有关科学、科学家以及创设于100年前的诺贝尔奖的情况——它今天仍然是人们瞩目的话题。

前言

      诺贝尔奖在今天所受到的尊崇几乎和在50年前时一样。我在芝加哥大学读本科时,该校几名获诺贝尔奖的教员极大地提升了这所学校的魅力。然而,对于我更重要的是,1946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颁发给了56岁的美国遗传学家缪勒(Hermann J. Muller)。正是因为他,我才申请1947年秋季进入印第安纳大学读研究生。这所印第安纳南方的学校当时还不太有名,如果当时不是缪勒去了那里的话,我会觉得申请那个学校是自贬身价。尽管我被告知,印第安纳大学还有几名年轻、内行的遗传学家,但是仅凭他们的名字并不会把我吸引到那里。
      然而一到达布卢明顿,我就发现卢里亚(Salvador Luria)和索恩本(Tracy Sonneborn)更对我胃口。他们更年轻,研究的是微生物遗传学,而那时遗传学正处于最激动人心的时期。与之相比,缪勒的研究仍旧是关于果蝇的,缪勒1926年通过果蝇组织说明X射线能够诱发突变,为此他获得了诺贝尔奖。20年之后,研究小小的果蝇,给人一种厌倦难懂的感觉。相反,我在印第安纳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选的缪勒关于高级遗传学的课程,开阔了我的视野。它使我觉得来到印第安纳大学是值得的。没有人像缪勒教授那样经历过那么多遗传学史上的伟大时刻,我热切地听他的课,一堂不落,知道自己将了解更多尚未解密的关于遗传性的知识。在去印第安纳大学的时候,我想靠近基因的真正本质。在接下来的3年里,我从一位大约在35年前就已经浸淫于这一课题的学者的思想中获益匪浅。
      注意缪勒的行为举止同样重要,这使我亲身体会到诺贝尔奖获得者并非什么超人。缪勒在学术方面非常老练,善于掌控过去,更甚于把握未来。但是过去对于我是没有意义的,我别无选择只能去努力把握未来,去开辟出一条尚不存在的道路。为了在这条道路上留下我的印记,我必须投身于一个大的目标,并且紧紧地追随它,直到我或者其他人到达顶峰。我在印第安纳求学的经历教会了我所需要了解的实际知识。一开始去印第安纳的时候我对DNA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当我离开美国去欧洲碰运气的时候,我只想研究DNA了。被强迫做一件事,是不可能保证我走进诺贝尔伟人祠(Nobel Pantheon)的。但是,它的确帮助了我!!
                                  詹姆斯·D·沃森(James D. Watson)
                                                     2001年11月19日
                                      
中文版序

      本书自面世5年以来,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大部分读者新奇地发现:诺贝尔奖得主除去他们重要的发现以外,看来也和普通人一样;他们中许多人都必须战胜对手,以登上科学事业的巅峰;而他们在哪里、又在谁的指导下开始其最初的研究项目,是那么的重要。我希望本书可以激励年轻人成为科学家,并使他们在好奇心和奉献精神的推动下,从事独立而非同寻常的研究项目。这就是我看到本书将拥有中国读者而特别高兴的原因,为此我感谢中国的出版者及本书的译者。我对中国文化传统怀有最崇高的敬意,科学也是它的一部分。而且,作为国际性期刊《结构化学》的主编,我也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研究活动的巨大浪潮。我对中国读者的评论会非常感兴趣,所以在此留下我的地址。祝福我所有的读者们。

                                          伊什特万·豪尔吉陶伊(Istvn Hargittai)
                                                  2007年春天于布达佩斯
                       Budapes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Economics
                                    P O Box 91,H 1521,Budapest,Hungary

作者简介

      豪尔吉陶伊是布达佩斯技术与经济大学的化学教授,还担任着匈牙利科学院在厄特沃什大学的研究教授。他是匈牙利科学院的院士、挪威科学与文学院的外籍院士以及欧洲学术院的院士。他在厄特沃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匈牙利科学院获得科学博士学位,还获得莫斯科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以及北卡罗莱纳大学的理学荣誉博士学位。他在结构化学领域和与对称性有关的课题方面论述广泛,发表了许多著作。他的书包括《公正的科学》系列作品,收集了他对许多著名科学家的访谈。2001年12月,豪尔吉陶伊教授应邀就本书的主题,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皇家科学院发表了演讲。

精彩片段

      伊万·戈尔切夫(Ivan Gorchev),那个失业的水手,赢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时候还没到21岁。1940年首次出版的一本神秘小说就是这样开篇的。作者知道,许多读者会因为戈尔切夫的成就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对诺贝尔奖熟悉起来。其次令人关注的是,他是在一次打牌时从一位老科学家手里赢得诺贝尔奖的,当时那位老科学家正在从斯德哥尔摩回家的途中。
      诺贝尔奖(Nobel Prizes),世界闻名并享有很高的声望。它从1901年开始颁奖,2001年度过了它的100周年纪念。每年10月份公布获奖者名单以及每年12月份颁奖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作报道。但是对于遴选的程序和颁奖所依据的准则,人们却了解得很少,人们甚至都不太了解诺贝尔奖所奖励的那些科学成就究竟是怎么回事。诺贝尔奖得主常常成为大家关注的中心,他们除了被人问及他们获奖的研究工作以外,还常常要对明年将要流行什么发表自己的看法。每到10月和12月,科学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且在这个时刻,那些被选中的科学家总会得到祝贺,就像体育冠军和电视明星那样。每个国家每天都有晚间新闻报道,国内新闻之后是国际新闻,接着是体育新闻。设想一下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额外的时间段来报道最新的科学成就。实际上,至少在10月和12月会有两个晚上由于诺贝尔奖而出现这种设想的情况。
      很久以来,诺贝尔奖是唯一得到公众广泛承认的科学奖项。发展到今天,它享有高出人们想象的声望。它有某种光环,虽然曾经出现过科学和科学家不受信任或者不受尊重的情况,但是人们对于诺贝尔奖的迷恋却从未减弱过。公众对诺贝尔奖的评价过高,但是这种夸张并不让人反感。科学需要偶像,因为它总给人以非人格化的印象。
      本书源自我的一篇演说“如何赢得诺贝尔奖?”。我最近在剑桥发表了这篇演说,演说得到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和彼得学院(剑桥大学最古老的学院)的共同赞助。这个题目不是我刻意想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曾与7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交谈过,能够把我对他们事业的印象说给大家听。虽然本书中的讨论并不局限于个人的际遇,但是本书更多的是关于个人的描述,而不是做历史学或者社会学的研究。我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社会学家;我是个科学家。我的书展示了一些具有决定性的时刻,这些时刻既引领科学家们的事业走向诺贝尔奖,也引领隐身于当代诺贝尔奖项之后的科学自身向前发展。本书还会讲到一些有成就的人物,他们从来没有得到来自斯德哥尔摩最终的实际承认。
      访谈这些著名的科学家,是对我自己进行的第二次教育,而且是非常棒的一次教育,因为我能够从最优秀的一部分头脑那里了解到不同领域的学问。我自己也是个化学博士;更确切地说,是个结构化学家。结构化学是物理化学的一个分支。除了自己的研究工作之外,我在几个国家讲过学,至于做的演讲就更多了。在我研究生涯刚开始的时候,物理与我化学事业的关系要比生物学紧密得多。我甚至还一度在康涅狄格大学教过两个学期的物理。当我开始对诺贝尔奖得主做访谈的时候,我逐渐对生物学感兴趣起来,并且认识到所有这些学科之间的紧密关联,特别是化学与生物医学之间的交互关系。这是我从这些访谈中得到的教益之一。
      我记录下来的第一次访谈是针对谢苗诺夫(Nikolai Semenov, 1956年化学奖得主)的,那是在1965年。但是我开始大规模地进行我的访谈工作却是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的受访者中最早获得诺贝尔奖的是西博格(Glen Seaborg,  1951年化学奖得主),而最晚得奖的是泽维尔(Ahmed Zewail, 1999年化学奖得主)和布洛贝尔(Günter Blobel,  1999年生理学医学奖得主)。我的四个访问对象在接受我的访问的时候都还没有获奖,但是后来都一一获奖了。
      由于本书使用了大量个人回忆,所以也许有必要在这里声明一下。每个人对于同样事情的看法或者记忆可能是不同的。对此,沃森在《双螺旋》(The Double Helix)一书的序中是这样评论的:“我清醒地知道,这个故事的其他参与者或许会把这个故事讲述成其他的样子,有时是因为他们对于发生了什么的印象和我的是不一样的,也许更多的情况是因为没有两个人会从相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当齐拉(Leo Szilard)着手积累关于曼哈顿计划的一些历史资料时,他说,“他正准备记录事实。不是为了出版,只是‘为了上帝的信息’。当他的同事评论说也许上帝知道事实的时候,齐拉回答说,也许是这样的,但不是他所记录的‘那种版本的事实’。”
      本书是写给广大读者看的,包括科学家。某个领域中甚至最有学问的教授,对于其他的事情也是门外汉。对那些爱好科学的非科学家而言,回顾一下杰出的科学家们研究生涯中的一些转折点以及20世纪下半叶最出色的科学成就,或许是本书最有趣的地方吧。对于科学家来说,除了拥有一本涉及其他领域的书以外,书中一些很少为人所知的关于诺贝尔奖的错综复杂内情的介绍,可能是本书最主要的魅力所在。对于所有人,我试图表现和反映当做出科学发现和获得奖励时,人的因素在科学以及在对科学成果的探求中所起的作用,这将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在写这本书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就像其他人一样敬畏诺贝尔奖。当我了解到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事业的细节,知道他们赢得诺贝尔奖的一些曲折以后,我偶有的幻想破灭之感也得到了补偿,因为我收集到了一些关于科学和科学家的激动人心的东西。开始写这本书时,我并没有多少先入之见,只是为那些离诺贝尔奖很近却始终没有得奖的人感到有些遗憾。就选一个人,或者顶多选三个人组成的小组,有时会得出不公正的决定,诺贝尔奖就是这样一个分水岭,未获奖者湮没无闻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获奖者,而获奖者却被列成表格,被所有的百科全书提及。诺贝尔奖所得到的尊重比其他任何科学奖项都高得多,因此获奖者与未获奖者之间的对比十分强烈。但是,是诺贝尔奖的制度非常独特足以产生这种对比吗?不是。在我们这个通讯迅捷、晚间新闻都很简略的时代,类似的对比每天都在人们为之奋斗的不同领域中产生。当然,那些喜欢得到更多信息的人可以去阅读印刷的媒介,最后可以去读书和上图书馆。对于科学和科学贡献的评价也是如此。科学史学者,因为拥有后见之明的便利,因此能够对于科学发现和个人贡献给予更加详细和公正的评价。我要大胆地说,诺贝尔奖制度更早地把对比和简化的技巧引入了科学,而其他人类活动是在此之后才掌握了这两种技巧的。
      科学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如今我们并不仅仅抱怨一般公众的科学素养低。我们的担心在于,甚至研究生都不是很精通他们所学领域的历史,他们对于他们著名的前辈科学家的贡献备感陌生。科恩伯格(Arthur Kornberg,  1959年生理学医学奖得主)强调说,美国的孩子被要求熟记历任总统的名字,而英国和法国的孩子不得不去了解他们尊敬的国王、王后和总统,对于伟大的科学家却知之甚少。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情况莫不如此。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孩子,一般公众,所有的人都能够从对科学和科学史多一点的了解中获益,因为,毕竟我们的现代生活太依赖科学了。

                                                           伊什特万·豪尔吉陶伊
                                                           布达佩斯,2001年

      自从我完成这本书精装本的草稿之后差不多过去两年时间了,而它的出版也差不多过去一年了。现在这本平装本基本是和精装本一样的,除了改正了少数几个(不超过6个)错误之外。诺贝尔奖得主的名单已经更新到了2002年(原著成书于2002年,本书附录中2003—2006年的诺贝尔获奖名单系作者于2007年3月专为中文版做的增补。——译者),进一步的读物也增加了两个条目,这两个条目都是2001年的。
      此我还是想对过去三年的诺贝尔科学奖做些许评论。这三年的每个诺贝尔科学奖奖项都是一起颁发给了三位科学家;所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最大可能数量的人们获得了诺贝尔奖。在过去的三年里,四位日本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三位是化学奖,一位是物理学奖。一部分奖励,特别是在化学领域中,青睐已得到应用的科学发现,比如信息和通信技术(物理学奖,2000年),导电聚合物(化学奖,2000年),手性催化反应(化学奖,2001年),以及生物大分子的分析技术(化学奖,2002年)。有三个人获奖了,但是对他们的承认太晚了,他们是2002年物理学奖得主戴维斯(Raymond Davis)和小柴昌俊(Masatoshi Koshiba)及2002年生理学医学奖得主布伦纳(Sydney Brenner)。2000年的生理学医学奖是个大口袋式的奖励,它把三个松散相关的领域组合起来分享一个奖项。毫无疑问,颁发给导电聚合物的化学奖是奖对了人的。但是,韩国科学家卞炯植(Hyung Chick Pyun)博士的名字也应该被记录下来,因为正是他在白川英树(Shirakawa)的实验室工作时,偶尔发现了一种导电聚合物。
      2001年12月,我和妻子参加了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诺贝尔奖百年纪念大会。其间发生的事情再次巩固了诺贝尔奖制度的重要性和国际认可程度。像往常一样,在诺贝尔(Alfred Nobel)的逝世纪念日12月10日那天,在颁奖典礼和随后的晚宴上诺贝尔奖的重要性和所得到的承认达到了顶点。12月12日,我应邀就本书的主题对瑞典皇家科学院做了一次题为“召唤众人,挑选少数:通往斯德哥尔摩之路”的演讲。演讲之后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演讲后安排的宴会结束以后,讨论又再次展开,足见瑞典科学家对诺贝尔奖是多么感兴趣,而又多么受其影响,以及他们是多么热切地关注他们的决定在国际上引起的反响。
      在这本书最初的精装本的草稿完成以后的时间里,我对诺贝尔奖的兴趣并没有停止。我反而对那些引导一些科学成就获奖而导致另一些成就未能获奖的环境特别着迷起来。我继续记录下我和著名科学家的谈话,这些有深度的访谈出现在我的系列作品《公正的科学》(Candid Science)里。
      当然,要开出一个能够赢得诺贝尔奖的处方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布伦纳在斯德哥尔摩12月10日的宴会演讲中试图对此做出努力:
      首先你必须选择恰当的场所,跟那些能够支持你研究的慷慨大方的赞助者一起工作,比如说剑桥大学和医学研究理事会。接下来你需要寻找出恰当的动物来研究,例如像C.elegans这样的线虫。下一步,选择那些愿意加入你工作的优秀的同行,与他们一起攻克难关。比如选择苏尔斯顿(John Sulston)和霍维茨(Robert Horvitz)[布伦纳的共同获奖者]共同开始工作。你还必须保证他们能找到其他的同事和学生配合。每个人都必须努力工作。最后,最重要的是,你必须选择一个摆脱了偏见、有鉴赏力、而且拥有一个具有毋庸置疑的识别力的优秀主席的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
      布伦纳的话不仅体现了他的幽默感,而且还体现了他的宽宏大量,因为他的名字很长一段时间都被置于诺贝尔奖得主名单之外。在他的情况中,颁奖者感到为难的可能不是是否应该给他授奖,而是应该选择他的哪个成就来授奖。一旦决定了授奖给布伦纳的哪项发现,选择他的共同获奖者就变得很直接容易了。
      在过去的大约10个月里,《通往斯德哥尔摩之路》(The Road to Stockholm)的精装本得到了广泛的评论和特别的喜爱。我非常感谢这些评论。本书的目的——让科学、科学家和诺贝尔奖走近公众——似乎已经达到了。我感谢牛津大学出版社决定出版本书的平装本,使本书广为传播。


                                                                 豪尔吉陶伊
                                                        布达佩斯,2003年1月

 

      在此对语言略作说明。英语不是我的母语,但是我喜欢英语,并且觉得我能够用英语表达我的想法。在我的母语——匈牙利语——里没有性别的概念,所以这使得我对那些我们称之为政治正确性的东西特别敏感,比那些使用有性别概念母语的人都要敏感。当我用“他”,而不是“他或她”的时候,我会很伤脑筋。另一方面,这里似乎应该使用“他或她”的常规用法。我觉得我必须在此说明一下,以免让人觉得我过分强调了诺贝尔奖相关事宜中男性主导的特征。

书评

      诺贝尔科学奖于1901年首次颁奖,它的历史是一部关于坚定不移与胜利、竞争与虚荣的引人入胜的编年史,伊什特万·豪尔吉陶伊漫谈式地将其娓娓道来……
          ——康韦尔(John Cornwell),《希特勒的教皇》的作者

      这些章节都是有价值的选集,蕴含着闪光的见解。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增刊》

      本书充满了趣闻轶事,很吸引人,而且内容翔实。
          ——《柳叶刀》

      有趣而重要。
          ——《化学国际》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