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倒还不错!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张荣明
发布媒体: 
东方早报

 

  《竺可桢日记》无疑是这个日记王国中的古今第一巨无霸,现存十六卷一千三百多万字数已超越晚清四大日记——《越缦堂日记》、《缘督庐日记》、《湘绮楼日记》、《翁同龢日记》——字数之总量。即此一端,就可称之为:伟哉竺公,非常人也!

 

  《竺可桢全集》(第21卷)

  竺可桢著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11年12月第一版

  578页,100.00元

竺可桢像 李媛 绘

 

  神童的出现,自古以来总会引起世人一阵惊愕、歆羡、嗟叹以及随之而来众星捧月似的赞赏及传颂。北宋大儒程颐曾遇见一个卓荦不凡的十龄之童,不禁赞叹:此儿“日后必成大器”。五年后(大观三年,公元1109年),这位少年一鸣惊人,考中进士,参加廷试并荣获第三(俗称探花)——在孔子自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的年龄已早早取得如此骄人的态势,这样的履历在一部廿四史中亦属罕见,可谓天上麒麟儿,人间俏神童。十多年后,这位青年才俊出使辽国,因功而晋爵为“淮宁伯”。将近半个世纪后,南宋大儒朱熹为这位当年的英俊少年写下了一篇《宋淮宁伯竺简行状》。

  孟子曾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此言系针对一个民族而言。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或许九百年方能再降生一位享誉中外的人杰。

  竺可桢(1890-1974)字藕舫,浙江上虞人,中国气象学界和地理学界一代宗师。早年系哈佛博士,中年为浙大校长,晚年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浏览过竺可桢的四卷文集及通读完他的十六卷日记之后,深感这是一位西方自然科学与东方传统文化完美结合的罕见博雅人物,也是一位在传统“立德、立功、立言”所谓“三不朽”中皆有建树的卓越人物。

  综观其一生,竺可桢是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一个几乎可说是绝无仅有之异数,得到国共两党领袖在不同时代的器重。他早年出洋镀金,留学哈佛,具有知识学问上的强大优势,归国后又具有深厚的政治资源,国民党高官邵元冲、蒋作宾是他的姻亲,国民党大佬吴稚辉是他的远亲(可参见《竺可桢日记》第五卷,1946年9月11日;《竺可桢全集》第十卷第204页,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年),因此盛年能够大有作为,在科研与教育领域创造辉煌业绩,一展平生抱负。否则即如才华卓绝的钱锺书,由于时运不济,中青年只能坐困“孤岛”上海,赋闲在家,纵然写出瑰奇的《围城》和精湛的《谈艺录》,当时也得不到相应的评价。此即诚如马克思所说:人们不能随心所欲地创造自己的历史,“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进行创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603页)。

  1949年之前,由于竺可桢的学术威望及卓越成就,加上国民党的党化教育猖獗横行一时(傅斯年对此曾痛加贬斥及辛辣嘲笑),身为大学校长的竺可桢身不由己被入国民党(可参见《竺可桢日记》第四卷,1944年8月24日;《竺可桢全集》第九卷第171页),并被选为国民党中央委员(《竺可桢日记》第十四卷,1968年7月8日;《竺可桢全集》第十九卷第161页)。笔者认为:当年国民党党部对于大学校长的强行“党化”——这种违背个人意愿的挟持“入党”,无疑可以视作是一种政治上的绑票。但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几乎是“汉曹不两立”的国共尖锐对峙期,这无论如何也是一种沉重的政治包袱。身负如此沉重累赘历史包袱的竺可桢,1949年之后仍奇迹般地被器重,受到毛泽东主席的多次接见及宴请交谈,并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国气象学会理事长、中国地理学会理事长等十九个显赫职务(见《竺可桢日记》第九卷,1957年《杂记》;《竺可桢全集》第十四卷第73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