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神坛的诺贝尔科学奖

相关图书: 

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八面风文丛)

ISBN: 
7-5428-3313-8/K.8
出版日期: 
2005-08
开本: 
20开
页码: 
434
定价(元): 
42.00
作者: 
[美]罗伯特·马克·弗里德曼
译者: 
杨建军
  
书评作者: 
钟华
发布媒体: 
科学网

        ●这本书作为一个历史的考察,跟以往不一样,运用了一些新的材料诺贝尔奖解的档案,做了样的历史考察,史料丰富全面,叙述细致周到,更接近于历史的实际情况,给人们描述了一个和以往传统中不太一样的诺贝尔奖的评选的图景有一点把诺贝尔奖请下神坛的意味。——刘兵 

        ●如果把竞争诺贝尔奖比作学“奥运会”,那么,本书讲述的是“裁判”的故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在世人心目中应该是不偏不倚的“裁”中居然也有“黑哨”,他们的故意“错判”和“误判”玷污了诺贝尔科学奖和“卓越”一词在科学领域的涵义。——曹聪 

        ●某种意义上,这本书对我们国家可能还有更现实的作用。书中也提到一个概念叫“诺贝尔奖崇拜”,很多国家都有,当然也包中国。我希望它像一剂清凉剂,让我们用一种“平视”的心态来看这个奖,不要“仰视”,也不要无端地贬低它。——潘涛 

 

        举世闻名的诺贝尔奖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的历史。涵盖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和平等领域的诺贝尔奖,以及每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豪而几近神秘的授奖典礼,被认为是充满了崇高情操和高尚理想的机构。 

        作为偶像、神话和仪式,诺贝尔奖已经深入人心。但它的提名、评审和选择的程序却鲜为人知。1974年,诺贝尔基金会决定逐年公开五十年以上评选档案,从而使从事科学史尤其是诺贝尔科学奖史的研究人员有机会窥探到诺贝尔奖的庐山真面目。 

        真实的历史 

        《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作者罗伯特·马克·弗里德曼,是挪威奥斯陆大学科学史教授,也是首屈一指的诺贝尔科学奖史研究权威学者。他在1980年被邀请参加新近开放的诺贝尔奖档案的工作,此后潜心研究诺贝尔奖档案20多年,通过发掘与评奖当事人有关的大量书信、日记、评审报告等素材,作者力图打破这样的一个幻象:诺贝尔奖公正而客观地将桂冠加在物理学和化学界“最佳”的科学家头上。在成书前,他的初步结果发表在英国科学杂志《自然》上。 

        诺贝尔奖章:带着人性的脆弱 

        每年的候选人是如何被评选出的?委员会成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在甄选获奖人的过程中如何看待自己的任务?他们认为科学上什么是重要的?什么因素可能影响他们的决定? 

        本书作者在企图回答这些问题时,也将研究的重点放在那些负责颁奖的人物身上。科学家们通常是很理性,可是他们也常常为情感所驱使。正如其中一位委员会成员所说,不论好歹,科学家们并非永远是上帝最完美的作,他们的判断和决定也会带有卑下的动机。事实上,傲慢和谦逊、固执和妥协、自私和慷慨都交织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中。 

        当诺贝尔在遗嘱中将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授予权给予瑞典皇家科学院后,诺贝尔奖就成为了一场由瑞典担任裁判的科学文化的奥运会。尽管瑞典人有全世界公认的公正性格,但是,国家利益、民族情绪、价值观念、经济得失,却也不可避免地在其中起着作用。诺贝尔物理学委员会和化学委员会各自的五位委员按照他们自己的判断评审选人。那些甄选获奖人的,那些接受诺贝尔奖的,都不过是凡夫俗子。诺贝尔奖章上所刻绘着的,是人性的脆弱。 

        瑞典皇家科学院对本地英雄的偏爱,在它拥有诺贝尔奖的“所有权”上展现无余。在这方面诺贝尔的遗产理所当然地属于瑞典科学界的信念,一再地浮现出来。 

        不仅如此,国家利益也会以其它的方式表现在诺贝尔奖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选择了中立的瑞典,在1915年的诺贝尔奖评选中,也推举了一群政治上可以令人满意的物理科学得奖人:中立的美国一位,英国一对父子平分一个奖,德国两位。

        比较早拿到本书的清华大学刘兵教授说:“一般来讲,诺贝尔奖在老百姓甚至很大一部分科学家那里,都是非常神圣的,代表了科学的最高水平,而且是非常公的。这本书作为一个历史的考察,跟以往不一样,运用了一些新的材料,诺贝尔奖解密的档案做了这样的历史考察,史料丰富全面、叙述细致周到,更接近于历史的实际情况,给人们描述了一个和以往传统中不太一样的诺贝尔奖的评选的图景,有一点把诺贝尔奖请下神坛的意味。就是这样一个名望很大的奖,实际评选过程当中,毕竟是由人来做的,有人的各种各样的局限和社会环境。实际上并不那么公正,而是充满了偏见、利益的诉求、不同利益的竞争、国家的因素、种族的因素。” 

        “爱因斯坦不能得诺贝尔奖” 

        对物理学科的理解,何种类型的成就值得奖励和表扬?而瑞典物理学界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影响了他们决定谁该得奖的讨论。此外,经济利益、个人恩怨对评奖的公正性也不无影响。通过察看甄选获奖者的程序,们也可以考察现代社会中科学价值体系的变化以及诺贝尔奖的地位。

        诺贝尔奖的历史,就是利用诺贝尔奖的历史。从诺贝尔遗嘱公布的那一刻起,那些在对它的解释和履行上可能有影响力的人,就看到向某些目标推进的机会。随后的历史表明,那些与提名和评奖有关的人,逐渐学会了怎样利用诺贝尔奖作为文化和科学活动的一个重要资源而开掘其价值。与时俱增的是,这样的目的常常仅是为了狭隘的职业上的利益。 

        这本书里的许多案例,是讲那些引起过革命性变革的物理学大师怎样受到诺奖的排斥;普朗克、爱因斯坦、薛定谔、海森伯,都曾一再遭到压制、否决,延迟了获奖时间。 

        在诺贝尔奖评选的头几年,诺贝尔所指的“近年”被随意解释。德国化学家拜耳可以因数十年前合成靛青染料而过关,发现元素的周期规律的俄国化学家门捷列夫却被认为时隔太久而落榜。物理学奖评委阿累尼乌斯,因为自己的溶解理论曾受到过门捷列夫的批评而迁怒于他,利用自己在瑞典科学界的声望,跨学科千方百计阻碍门捷列夫获得化学奖。 

        爱因斯坦的经历似乎更为曲折。爱因斯坦在1905年发表的四篇论文,涉及光的电磁辐射、狭义相对论、质量与能量相和统计力学,每一篇都将对物理学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1910年,奥斯瓦尔德提出,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应该得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爱因斯坦又被提名与洛伦兹共享一奖,但这些都被评奖委员会否决。与此同时,担任诺贝尔物理学奖评选委员会成员的海瑟格希望纪尧姆得奖。纪尧姆发现的一种相对来说不受环境影响的镍钢合金,可以提高测量仪器的精确度。这一结果对科学发展固然重要,但与爱因斯坦的众多成就相比不可同日而语。1920年,中立国瑞士公民的身份和长期在法国工作的经历使纪尧姆胜出。 

        在1921年,评选委员会讨论当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人选时,尽管32个提名中有14个提名爱因斯坦,但当时由实验物理学家把持的评选委员会中并不想把这一奖励颁发给这个理论物理学家、政治和学术“怪人”。最后,瑞典皇家科学院投票决定本年不授予物理学奖,并决定1922年将接受两个候选人提名。 

        而这时,认为爱因斯坦应该得奖的呼声越来越高。有人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那就是把诺奖授予爱因斯坦的光电效应的理论。而填补海森伯格去世留下的评选委员会空缺的奥辛扮演了“和事老”的角色,爱因斯坦在1922年作为填补1921年没有颁奖的空缺而与丹麦的玻尔一起获奖。 

        正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博士曹聪所说:“这本书告诉我们,诺贝尔奖的历史不仅是那些获奖的科学‘英雄’的历史,也是评奖人的历史。诺贝尔奖由一个地方性的科学奖励成为全世界科学家梦寐以求的目标,体现了那些评奖人通过获奖者来传播他们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甚至左右科学发展的方向的过程。而如果把竞争诺贝尔奖比作科学的‘奥运会’,那么,本书讲述的是‘裁判’的故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在世人心目中应该是不偏不倚的‘裁判’中居然也有‘黑哨’,他们的故意‘错判’和‘误判’玷污了诺贝尔科学奖和‘卓越’一词在科学领域的涵义。” 

        针对“诺贝尔奖热”的一剂清凉剂 

        作者弗里德曼专门为本书的中文版写了序言,他善意地提醒中国的科学家们:诺贝尔奖不包括很多重要的科学领域,譬如环科学、地质学、天文学、非医药取向的生物科学和数学。这些科学域对一种国家非常重要,也同样能够赢得国际上的尊敬。“期望一位工作在中国的中国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如果相信它是一个国家表现科学技术高水平的唯一或最佳途径就错了。” 

        本书的责任编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副总编潘涛说:“某种意义上,这本书对我们国家可还有更现实的作用。书中也提到一个概念叫‘诺贝尔奖崇拜’,很多国家都有,当然也包括中国。我希望它像一剂清剂,让我们用一种‘平视’的心态来看这个奖不要‘仰视’,也不要无端地贬低它。”

        刘兵也强调:“这本书并不是对诺贝尔奖的全盘否定,毕竟它还是评了很多有代表性的科学进展的成果,只能说在这种选择过程中并不是唯一的那么绝对理想化的结论。不公正的原因,并不因为这个奖项的超凡脱俗而有任何特殊性。再么貌似客观的制度,也是由科学家、各种操纵者在现实利益中来参与、评选,所以它也无法避免这些社会因素的响。公正是一个理想,在现实生活中能否实现,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可以不断地追求这种理想,但想完全达到这种理想,是很难的。”

        针对中国科学家近来表现的强烈“中国冲击诺贝尔奖”的意愿,曹聪说:“虽然这一话题表达了中国科学界要在诺贝尔奖方面实现‘零的突破’的急切心情和对中国基础科学发展现状的乐观估计,但是这一提法本身就缺乏科学态度,可以说是一个情绪化的口号。” 

        “尽管不可否认诺奖得主多为科学共同体中的佼佼者,他们因得奖而受到关注,成为权威和享有特权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弗里德曼教授提醒我们,把获奖与否作为衡量一个科学家、其所在的研究机构甚至国家在科学上成功与否的标准就显得不恰当了。因为不仅诺贝尔奖涉及到的学科领域有限;即使在诺贝尔所定义的‘科学’范畴之内,也有许多杰出成就由于僧多粥少而难免挂一漏万,或种种原因造成该得奖的没有得,而不该得奖的却得了;再者,一个国家的科学家在个别领域获得诺奖并不代表该国家科学水平的全面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材料取自包括英、丹麦、法、德、挪威和瑞典六种文字在内的第一手档案,资料翔实,内容丰富。但它又不是一本纯学术著作,平实的叙述,幽默而一针见血的标题,在讲述科学史实的同时,还兼顾到普通读者的好奇心,可读性很强。 

        别太把诺贝尔奖当回事 

        我很荣幸能将我的书介绍给中国的读者。近来,中国已开始重新考虑科学技术在国家发展上的重要性。虽然没有第一手的料,我感觉到中国科学已经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时代。在研究的优先问题和建立一个现代的研究文化上,学界和政府部门已经展开了讨论和争辩。促进科学界更好地利用人力资源为中国社会谋幸福,推动普遍的知识进步,当然是一项很艰巨的使命。但是同样重要的是:面对这个大好的发展机会时,中国科学家应当采取什么样的价值观,如何看待和认自己。 

        诺贝尔奖常被认为与优异和国际荣誉同义,在有些人目中,争取得奖似乎就是一个研究工作者和国家科学界的最高目标。有些国家的官员在制定们的科学政策时就以获奖为目的。一些雄心勃勃的科学家将他们的工作计划和梦想建立在一个期望上:有朝一日会被邀请到斯德哥尔摩去,从瑞典国王手中接受一枚诺贝尔奖章。可是我们对诺贝尔奖究竟知道多少呢?对一位科学家或一个国家来说,获得诺贝尔奖究竟味着什么呢? 

        对很多读者来说,这本书也许充满了惊奇,使他们耳目一新。在中国及其地方,人普遍有一种信念:诺贝尔奖用一种客观、公正的方法来判定科学中绝对最好的成就,至少在它所认可的领域,如物理学、化学和生理学/医学内。在本书中,我利用已经公开的官方档案资料,重新回顾了诺贝尔物理学委员会和化学委员会从1901年到1950年的会议的议程。我的发现有助于我们了解诺贝尔奖的真实意义,让我们能更确地衡量人们对诺贝尔奖盲目崇拜是否明智。 

        人们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对诺贝尔金质奖章欢呼雀跃,到了今天仍然有增无减。直到最近,诺贝尔奖档案才解密。长期以来,由于不知道谁提名诺贝尔奖获奖人,谁评定获奖人,认真探讨诺尔奖是不可能的。本书详说明了为什么诺贝尔奖章刻画了人们的脆弱,为考虑诺贝尔奖对中国科学的意义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获奖从来就不是一个自动程序,不是已然达到神奇层次成就所带来的回报

        也许当诺贝奖的神秘性降低后,我们可能对科学生活的真正意义有更好的了解。无论诺贝尔本人心中对“为人类造福”有什么想法,他绝不愿意看到的奖被用来获得狭隘的专业利益,或为研究机构和国家做广告。难道科学的灵魂就是新发现的竞赛吗?科学所赋予人类社会的,比对诺贝尔奖的追求要丰富得多。 

        我希望中国的科学家们和政策制定者们仔细思考:一个以赢得诺贝尔奖为目标的政策有何意义?一个旨在达到所谓诺贝尔奖水平的研究的科学政策,如果是指建立能够得到国际尊重的一流科学中心,应该是件好事。可是如果诺贝尔奖本身成为目标,我们就需要考虑一些其他的因素。诺贝尔奖不包括很多重要的科学领域,譬如环境科、地质学、天文学、非医药取向的生物科学和数学。这些科学领域对一个国家非常重要,也同样能够赢得国际上的尊敬。 

        我们不妨做一个思想实验:中国在未来数十年中开展了一流的地震学研究;中国科学家在认识产生震的力上作出了开创性的发现,为地震预报提供了非常先进的手段。这种成就无疑对中国人民有极大的价值,也会获得世界各国的尊敬。这种成就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也为全人类造福,有利于科学发展,但是它不会赢得诺贝尔奖。地震学,更广泛一点,地质学都不包括在诺贝尔物理学奖范围内。另外如海洋学、农业遗传学和宇宙学也不属于诺贝尔奖评定范围内。期望一位工作在中国的中国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如果相信它是一个国家表现科学技术高水平的唯一或最佳途径就错了。

        (本文为《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的作者特意为中文版所作的序言,略有删节) 

                                                   摘自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