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创新实例

论当代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创新实例
ISBN: 
978-7-5428-6479-6/N·983
出版日期: 
2016-12
开本: 
16开
页码: 
228
定价(元): 
48.00
作者: 
梁兆正等
  

目录

前言/ 1

 

第一章  缘起与传承

——自然博物馆之演进/ 1

 

第二章  现状与趋势

——自然博物馆之发展/ 16

 

第三章  责任与使命

——当代自然博物馆之定位/ 30

 

第四章  科学与人文

——当代自然博物馆内容体系之演变/ 42

 

第五章  创新与发展

——当代自然博物馆展教理念之研究/ 68

 

第六章  经典与时尚

——当代自然博物馆展示体系之研究/ 110

 

媒体声音/ 199

致谢/ 215

参考文献/ 217

内容提要

前言

        自然博物馆既是“自然”的典藏,也是“人文”的情怀,更是“城市”的记忆,她是自然与人文的融合体。标本典藏源自自然,文献典籍来自人文。自然博物馆因典藏而有立世之本,因典籍而有传世之魂。自然博物馆因收藏而萌生研究,因研究使收藏更为有序,收藏与研究互为因果,共同推动自然博物馆发展壮大。教育本是自然博物馆的副产品,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俨然已成为自然博物馆的主角,而收藏和研究则退居幕后成为支撑教育的基础。

        上海自然博物馆源自1868年由法国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韩伯禄(Pierre Marie Heude)创立的震旦博物院,她是西学东渐的产物,是中国最早的博物馆。1956年,在震旦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院(1874年由英国人创办的亚洲文会上海博物院)的基础上,上海自然博物馆正式成立。位于延安东路260号的上海自然博物馆曾是几代人儿时的记忆。2001年,上海自然博物馆建制撤销,并入新建的上海科技馆。星转斗移,时光如梭。2004年9月,上海科技馆理事会动议迁建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上海科技馆分馆),迁建建议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且获时任上海市市长韩正、市委副书记殷一璀和副市长严隽琪亲自推动和指导。

        由此,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建设列入议事日程,我有幸作为成员之一于2006年初正式组建筹建团队,自始至终参与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建设。从一个动议到一个新馆的建成,历时10年,凝聚了领导、专家、团队的心血,肩负着社会、公众、同行的期待。2015年4月18日,世界上首座主题制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以新的容姿正式面世。

        建设新馆的过程实际上是“破题”的过程,什么是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题”?通过汇集、聚焦和凝炼,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题”是:21世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自然博物馆,上海需要什么样的自然博物馆。两个看似“简单”的命题,实际上承载着时代和社会的双重使命,新建不是简单的搬迁,新馆就要有新的理念、新的主题、新的故事、新的脉络、新的框架、新的形式、新的手段、新的体验和新的感悟等。破题的关键看思路,包括两点:一是要用广义的自然观来审视“自然”,二是要打造一个有活力的自然博物馆。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建设划分为:“创意策划”阶段(2006—2011年,历时6年),策划方案从“1.0版”到“6.0版”,可谓反复斟酌与推演,是将想法思路变成内容方案的过程;“规划设计”阶段(2012—2013年,历时2年),设计方案从内容交底到100%的具体设计,可谓历尽艰辛与煎熬,是一个将文字方案变成图纸方案的过程;“现场施工”阶段(2014年,历时1年),工程实施从纸上探讨到精彩亮相,可谓夜以继日,是一个将纸上画画变成空间挂挂的过程。“6+2+1”不仅是简单的叠加,更是九九归一。9年建设一个馆,在建馆过程中经历了很多、思考了很多、探索了很多……大道至简。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策划思路是“从人文的视角看自然,从自然的视角看人文”;上海自然博物馆新馆的设计思路是,“让历史的更经典,让当代的更时尚”。这或许就是当代需要的自然博物馆,也是上海所需要的自然博物馆。

        梁兆正

        2016年2月于上海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