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工艺美术真正踏进艺术殿堂

相关丛书: 

工艺美术技法系列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以品类分册。各册内容大致包括品类的历史沿革、工序和技术、艺术特色几个部分。与以往所见的一些技法书相比,它们有更广的视角和更深的力度。

丛书书评作者: 
史汀
发布媒体: 
中国教育报

        中国历史上诗歌、书画、音乐都能在艺术的殿堂之中占据着荣耀的位置,而工艺美术却始终被视为“匠行之作”。千百年来重“道”而轻“器”的传统观念,使工艺美术始终处于民间艺术的地位,无法登入大雅之堂,只有极少数从业艺人被记载在仅有的几句文字中。而极大多数民间高手默默无闻,根本无人给他们著书立传,为他们代言。他们的事迹也无处可考,留下的只有那些无声的作品,默默静立,千古长存,让后人观赏。处于社会底层的工匠,文化知识有限,自然无法著书立说,仅有的一些技法也只能师徒间口述相传,或直接传承于实际的作品中,根本无法提高到理论的高度。 

        造成这种缺憾的主要原因当然在于社会制度,但也应该看到,在我国,传统意义的手工艺人和艺术家这两种人才在智能结构上存在很大差异。手工艺人掌握卓绝的技巧,但文化水平低,会做不会说;而艺术家一般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也有理论,但工艺技法上尚欠精良。由于智能结构的不同,其作品的面貌也不相同,手工艺人难以创新,作品多承传师傅模式,少有变化;艺术家富有创新精神,作品以理念为上,忽视细节的雕琢。从20世纪50年代到现在,50多年过去了,国家兴办的工艺美术教育在填平工匠与艺术家之间的鸿沟上,作了极大的努力,出现了一大批具有创新能力的工艺美术人才。整个工艺美术队伍的文化水平大幅度提高。但仍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工艺美术并没有堂堂正正地踏进艺术殿堂。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今天的工艺美术品能够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突破的并不多,形式呆板、意韵浅薄的“行货”充斥市场。 

        目前我国大部分创作设计人员将主要精力用于艰苦的技巧训练和创作实践,力求以作品赢得相应的社会地位。与此同时,在理论界,则有一支研究工艺美术的学术队伍,他们并不从事设计制作,只为创作设计人员提供理论支柱和理论武装。由于理论与实践的分离,工艺美术的发展总存在先天不足。这也许正是我国当今之工艺美术创新精神不够与艺术品位不高的重要原因。所以要鼓励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人员努力学习理论,将自身的丰富经验,上升总结成理论,再以自己悟到和总结的理论来指导创作实践。 

        可喜的是,这样的新型人才已崭露头角,由世纪出版集团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最近出版的《工艺美术技法系列》丛书的作者们便是值得尊敬的一个群体。他们是一批正值盛年的工艺美术工作者,大部分从事专业教育工作。他们经受过正规的艺术训练,又常年进行创作和制作实践。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在紧张的教学工作之余,还努力钻研有关行业品类的发展历史和技术技巧特点,学习经典和现代的艺术理论知识。在业务水平积累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又着意著书立说。 

        丛书以品类分册,陆续推出木雕、玻璃器、漆艺、彩塑、玉雕、铜艺、钮饰、绳编、装饰画等主题分册。各册内容大致包括该品类的历史沿革、工序和技术、艺术特色几个部分。与以往所见的一些技法书相比,它们有更广的视角和更深的力度。将一个品种的形成和发展放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中考察,整理出产品发挥的社会职能、产品依据的技术条件、产品体现的艺术特色,产品发展的历史条件。这样,对工艺美术品种的研究便提升到工艺文化的高度,从一般的技艺层面,渗透到演变发展的审美层面上,将读者引入深藏于产品背后的丰富的人文内容。例如《玻璃器》一书中对各个历史时期世界各国玻璃工艺发展及其背景的记述,其材料之详尽,剖析的深度,似乎在国内还很少见。又因为在研究的各个环节都揉进了作者自己在实践中的体会,书的内容远远超出了一般性的外部描述,有了专业理论家难以探及的真切之谈和带有体味性的精华。例如《木雕》中对刀具规格和制作要领的记述,非躬亲实践者是写不出的。又如《漆艺》一书,从材料、工艺和意境上分析了漆艺的美学特征,详尽地论述了漆艺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与制作工序,及其“千纹万华,纷然不可胜识”的装饰工艺。再如《彩塑》分析了东西方彩塑不同的审美特征及其文化渊源,介绍了现代彩塑在观念和工艺上的新突破,直观地展现了中国传统彩塑的塑造程序。这些珍贵的体验,一般理论家不但凭空想象不出,而且即便知晓了也难以将这类创作体会在理论上做出有感而发的解释。但这些恰恰是工艺美术创作者有别于一般艺术家的真挚之言,是来之不易的。 

        发展工艺美术自然有两条途径可走,一条是“形而上”,让工艺美术在经济大潮中搏击,专家们再在纷繁的现象中提炼出规律性的东西,用以指导实践;另一条是“形而下”,鼓励创作设计者、管理经营者在各自的实践中磨练成专家,不断总结经验,有所发明,有所前进。前一条道路是目前大部分人正在走的道路,后一条道路比较艰难,走的人不多,但意义也许更大,成果也更为显著。世纪出版集团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所出版的这套丛书正是这条道路的一个新起点,将在我国工艺美术发展的轨迹中留下一道出色的印记。

                                                 摘自06年2月16日《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