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鲍德:被遗忘的英雄

相关图书: 

鹰首飞狮——“二战”中最大的间谍英雄(科学咖啡馆丛书)

ISBN: 
978-7-5428-4099-8/N.692
出版日期: 
2008-03
开本: 
32开
页码: 
352
定价(元): 
24.00
作者: 
阿诺德·克拉米什
译者: 
高蕴华
  

        这是关于一个被遗忘的英雄的故事。保罗·罗斯鲍德是德国施普林格出版公司的科学编辑,是一大批因发现核裂变进而改变我们世界的著名科学家的朋友,表面上是纳粹社会的中坚;但另一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整个过程中,他是温斯顿·丘吉尔安插在德国的最有价值的特工。

书评作者: 
许国荣
发布媒体: 
中国图书商报

        引子:这是一个关于被遗忘的英雄的故事,保罗·罗斯鲍德表面上是纳粹社会的中坚,但另一面,在“二战”中,他是温斯顿·丘吉尔安插在德国的间谍代号为“格里芬”的最有价值的特工。英国人从罗斯鲍德那里得到了“奥斯陆报告”——这份报告在情报年鉴里地位显赫。正是这份报告,在战争初期就揭露了德国人将采用“闪电战”和U-潜艇的致命秘密。也是最先从罗斯鲍德处,英国人得知后来给伦敦带来巨大灾难、令人恐惧的德国新型火箭弹的秘密;还是从罗斯鲍德处,英国人最先得知德国人制造原子弹的企图。而德国人未能掌握制造原子弹的基本原理这一事实,罗斯鲍德早在1942年就报告了英国人。他冒着生命危险将德国人的这些武器和技术情报统统交给了挪威和法国地下交通员,再由他们把情报转送给英国政府。他所做的这一切绝非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名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人类的热爱和对纳粹主义的仇恨。

        “格里芬”(The  Griffin)是二战期间最伟大的间谍之一,真名叫保罗·罗斯鲍德(Paul  Rosbaud),他以德国科学家的身份为英国提供了包括纳粹德国核计划在内的大量情报。阿诺德·克拉米什的著作《鹰首飞狮》是讲述这位科技间谍传奇故事的第一本书。

        一战期间,保罗·罗斯鲍德是奥地利的一名年轻士兵,1918年成为英国人的一名战俘,被俘的经历使他成为一个长期亲英派。表面上,保罗·罗斯伯格是德国主要科学期刊的主编,也是德国施普林格出版社的科学顾问;实际上,他对纳粹政权深恶痛绝,立下誓言:“他要尽自己所能,摧毁那个正在摧毁他所珍惜的人类文明的人”。在整个二战期间,罗斯鲍德经由法国抵抗组织或挪威的情报组织,源源不断地向英国提供了德国新式武器和技术的情报,涉及喷气飞机、雷达、V-1和V-2火箭等,更为重要的是他提供了有关德国原子弹研制计划的情报。罗斯鲍德1939年初发表了奥托·哈恩的阐释原子分裂的科学论文,使全世界科学家迅速意识到这项发现的重要性,给全世界物理学界敲响警钟。他也早在1942年就告诉英国,纳粹德国核计划不可能成功。在收集科技情报的同时,罗斯鲍德还帮助犹太家庭逃离纳粹的迫害,为集中营中的受害者做力所能及的事。

        作为一个科学家,罗斯鲍德了解纳粹的原子能研究工作,并为纳粹可能取得的成功感到不安。他非常清楚,原子弹是一种绝不能让希特勒掌握的武器。许多核科学家相信,罗斯鲍德迅速将哈恩的发现发表出来,是因为意识到此发现所展示的巨大的潜在破坏力,他想让全世界至少和纳粹阴谋者们一样迅速知道这项研究的重要性,防止纳粹政权在核竞赛上占据不败的前沿地位。那在纳粹核计划中,其他德国科学家们又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呢?

        1939年4月24日,德国科学家哈泰克和格罗特草拟了一封给帝国国防部长的信,希望研究原子物理学,因为如果获取能量的方法变为现实,国家就拥有了战略优势。5天后,政府招集所有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在柏林召开会议,成立了研究协会(用物理学家的行话叫做“铀同盟”),启动了德国原子能研究计划。德国科学家们组织得很好,其研究进程也远超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研究。这明显与战后演绎的“德国搁置核计划是因为物理学家们拒绝合作”的说法不符。

        德国继续研制原子弹,维尔纳·海森伯和他的学生冯·魏茨泽克参与了德国的原子能研究计划。冯·魏茨泽克从内心上对战争深恶痛绝,他把自己的任务当作宗教使命来完成。而他的老师海森伯有着勃勃雄心和对荣誉的贪婪。他不像许多科学家那样,为了生存而向当权者妥协,而是个忠实的仆人。对自己以及帝国荣誉的贪婪是海森伯的全部动力所在,以致他失去了许多原本敬仰他的科学家的尊重。

        1942年6月,德国制造原子弹的机会消失了。柏林举行的一次会议使得德国的原子弹研制计划走入了死胡同,海森伯和他的科学家不可能获得任何能量,也不可能生产出核爆炸物钚。他们的重水反应堆也因泄漏毁掉了。德国放弃了核计划,罗斯鲍德最早向英国报告了纳粹德国核计划不可能成功的重要情报。

        “不是德国科学家不知道制造原子弹的方法,而是他们有坚定的信念抵制原子弹的制造”,这是战争结束后存在的关于德国科学家的神话。罗斯鲍德很清楚不是德国科学家有意不让纳粹政府制造出原子弹,而是以当时的资源和组织,他们制造原子弹是不可能的。不同于美国的反应堆,德国走的是使用重水而不是使用石墨之路。一方面,由于盟军对重水生产厂的破坏和轰炸,德国不能保证获得足够的重水;另一方面,海森伯和他的同事对核爆炸物人造元素钚没有任何认识。德国战败后,10位德国原子能科学家被拘禁在英国,当在1945年8月6日晚上收听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时,海森伯绝不相信在广岛使用的是原子弹。但其他被拘禁的科学家最终说服了他。即便如此,所有科学家都认为,那颗原子弹是用铀制造的。将德国科学家人性化的神话,其虚伪性被证实了,德国最主要的一些科学家很可能共同制造了它。

        在原子弹研制计划这方面,德国科学家并不比其他国家科学家境界更高。但罗斯鲍德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对人类的热爱和对纳粹主义的仇恨,展现了人的真诚和勇敢。

        (《鹰首飞狮:“二战”中最大的间谍英雄》美阿诺德·克拉米什著高蕴华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24.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