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交叉 井然有序

相关丛书: 

诺贝尔奖百年鉴

丛书内容提要: 

“十五”国家规划重点图书

丛书书评作者: 
辛谷

        一年一度,又逢诺贝尔奖颁奖典礼时。

        百年来,诺贝尔奖的巨大影响,引得全世界各种形式的媒体都争相报道这一盛典。与此同时,人们也始终在对其进行总结和反思。近年来,随着我国科技界对创新思想的关注不断加强,代表现代科学发展的诺贝尔奖成为不断升温的热门话题,显然是件极其自然的事情。其中,介绍诺贝尔奖与诺贝尔其人,介绍诺贝尔奖得主及其成就的大批图书,更成了出版界的一道风景线。

        纵观目前市面上的“诺奖”图书,统而言之,大体上不外乎两大“套路”:一类是写人议事性质的,另一大类是编年史性质的。写人议事类中,除了林林总总的“诺奖”得主传记之外,还有从某一科学成就出发的,例如以科普笔调描述DNA双螺旋结构发现经过的《双螺旋的故事》,或从科学社会学角度出发“议事”的,如《科学界的精英》研究了“诺奖”获得者的家庭背景、学历、师生关系等社会因素,以及他们获奖的关连程度。编年类的书又有两种,一种是分学科的“诺奖”编年史,如《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等;还有一种是综合性的,涵盖所有领域的全部诺贝尔奖得主的生平与成就,如《诺贝尔奖获奖者全书》等。

        仔细品味上述两类“诺奖”图书,很容易发现,它们之中确实不乏佳作,但与此同时,也难免有某些“与生俱来”的缺憾。“写人议事”类的“诺奖”书,虽然让读者对个别得奖者或个别研究领域有较深入的了解,但因为难于把这位获奖者或这个研究领域放在更广阔的学科发展背景中去阐述,容易使读者对获奖成就之“价值”所在认识欠深。俗话说“红花还须绿叶衬”,只有在“诺奖”得主这些科学之花的四周,用大片“绿叶”、“青草”把它们连成一体,才能让读者看到万绿千红的科学大观园的无限魅力。

        编年史类的“诺奖”图书是按颁奖年份先后排列的,而非按得奖者们获得该项成就的年代先后排列,这不利于读者洞察科学发展一步一个脚印、一棒接一棒的传承关系,容易产生“巧遇”多多的伪像。这对那些高级科普读者(大学生、非本专业的科技工作者)来说,难免会产生“不解渴”的感觉。

        回顾多年来“诺奖”图书的情况,笔者感到有点像一句老话所形容的那样:“外行看热闹”的书不少,“内行看门道”的精品不多。这也是20世纪出版业留给21世纪出版业的一个有待深化的话题。正当世纪之交,某些出版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最近,笔者浏览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套《诺贝尔奖百年鉴》,深感这是一套较好地克服了上述矛盾的诺贝尔奖普及书。

        首先,这套书将学科的发展史放在首位,将百年来物理学、化学、生命科学这三大学科的全部诺贝尔奖无一遗漏地按具体获奖内容梳理为26个领域,每个领域都以一卷8万到10万字左右的小册子予以介绍。它们以各自的领域发展为线索,着重阐述其中的重大科学成就,尤其是诺贝尔奖得主及其标志性工作。这种思路突出了各个获奖项目的学科背景,无疑正是这套书的不落俗套之处。以介绍X射线与显微术的《观微探幽》为例,伦琴发现的X射线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研究领域,本卷不仅介绍了伦琴是怎样发现X射线的,劳厄、布拉格父子是怎样把X射线衍射应用一于分析晶体的微观结构的,巴克拉、西格班父子是怎样发展原子的X射线标识谱和X射线电子能谱的,还将内容扩展到电子束、原子束、分子束和中子束分析方面,引入了电子显微镜、扫描隧道显微镜等现代观微探幽技术上,大大拓展了读者的视野。

        另一个不落窠臼之处是,这套书着眼于现代科学之间的交融,充分强调了学科之间的交叉,例如,物理学与化学的交叉学科——物理化学的发展历程,就在丛书的《走向严密科学》一卷中得到详细描述。此卷一开始就通过一张百年来诺贝尔化学奖在五个二级化学科学中的分布,向读者宣示了物理化学在化学这门大学科中的“分量”:在1901~2000年总共92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中,因物理化学方面的成就而得奖的就有30位,可谓独占鳌头!这样一写,19世纪末才诞生的“物理化学”这门交叉学科的重要性便跃然纸上了。这类描述交叉学科成就的选题,在整套书中还有许多,例如有关物理学与天文学交叉的《宇宙佳音》、有关化学与生物学交叉的《生命的化学基础》、《构筑生命》等等。

        把所有诺贝尔奖分解到许多分卷中,会不会使读者产生“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感觉呢?有鉴于此,《诺贝尔奖百年鉴》另设了3卷综述,使读者对这三大学科的全貌有一个概括的了解。光是这三卷的标题:《追寻自然之律》、《探究物质之本》、《叩开生命之门》,就会使我们有许多感悟。

        通过以上独具匠心的构思设计,《诺贝尔奖百年鉴》既避免了传统“诺奖”图书的一些缺陷,又保留了它们的许多长处(如通俗易懂、故事性强、夹叙夹议给人启迪等)。在新一届诺贝尔奖颁奖之际,打开这套书,使我感到确实又有了许多新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