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哲人石丛书第三辑: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系列)

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哲人石丛书第三辑: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系列)
ISBN: 
978-7-5428-4361-6/N.716
出版日期: 
2008-10
开本: 
大32开
页码: 
572
定价(元): 
47.00
作者: 
[美]爱德华·肖特
译者: 
韩健平 胡颍翀 李亚平
  

目录

前言
中文版序
第一章 精神病学的诞生
一个没有精神病学的世界
传统的收容院
宣告治疗性收容院的到来
组建治 疗性收容院
神经病和非精神病医师
走向生物精神病学
浪漫主义的精神病学

第二章 收容院时代
国家的传统
人 数的压力
为什么会增加?
对疾病的重新分配
上升的精神病发病率
死胡同

第三章 第一次生物精神病学
输 入观念
德意志的世纪
法国的灾难
落伍的盎格鲁一撒克逊人
退化
第一次生物精神病学的终结
一个美国续篇

第 四章 神经质
神经质要比疯病好
疯病逃避进温泉
疲劳的神经和静养疗法
神经病学发现心理疗法

第五章 精神分 析:间断
弗洛伊德和他的圈子
战斗开始
美国精神分析的起源
欧洲人的到来
胜利
精神分析和美国犹太人

第 六章 替代疗法
发热疗法和神经梅毒
早期的药物
持久睡眠
休克和昏迷
电休克
脑叶切断术的冒险
社会和 社区精神病学

第七章 第二次生物精神病学
遗传线索
奏效的最早药物
丰饶角
神经科学
反精神病学
回 归“社区”
为电惊厥疗法而战

第八章 从弗洛伊德到百忧解
保持市场份额
全国渴望心理治疗
诊断中的科学与时 尚
精神分析的衰落
心理美容精神药理学
为什么需要精神病学?
注释
译后记

内容提要

        在《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一书中,爱德华·肖特向我们展示了社会对精神疾病不断变化的态度,有苛刻的,有无情的,也有令人深受鼓舞的。同时,作者描述了好几代科学家与精神病医师为缓解这些疾病所带来的痛苦而作出的努力。作者描绘了精神病学领域重要人物的生动肖像,并毫不留情地评判了他们在促进或阻碍我们理解这些精神疾病起源上所起的作用。
        肖特同时考察了决定精神病学发展的那些科学因素和文化因素。他不仅揭示了推动18和19世纪德国精神病学空前进步的力量,而且究明了美国成为精神分析世界首府背后的因素。
        这部文笔迷人、基于彻底研究的著作,对任何在精神病学方面怀有一种私人的、知性的或职业的兴趣的人来说,都是一部引人入胜的读物。

前言

        中文版《精神病学史》将会受到欢迎。正当中国这片辽阔而受人尊敬的大地准备在医学上实现巨大飞跃的时候,她也下决心要在精神病学和精神药理学领域取得重要的进展。但是,这样一种冒险既存在希望,也存在危险。本书或许能提供一个向导。
        这里讲述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在漫游这片荒漠经年之后,它是科学在精神病学里的胜利。精神病学是第一个医学专科。伴随着“治疗性收容院”,即其目标是医治而非拘禁的精神病院的建立,它在18世纪的欧洲诞生了。
        这个故事里有引人入胜的转折。在]9世纪,精神病学作为一门科学学科而成功。

作者简介

        爱德华·肖特,1941年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1968年获得哈佛大学近代社会史博士学位。1967年就职于多伦多大学历史系,开始渐渐将兴趣 从欧洲社会史转向医学社会史。自1991年担任多伦多大学医学系医学史方面的汉纳讲席职位。1995年当选加拿大皇家学会会员。1996年因为在精神病学 史研究方面的重要贡献而兼任精神病学教授。1997年获得德国洪堡研究奖。肖特教授著述丰富,主要著作有:国际畅销书《现代家庭的形成》,《身边的礼貌:医师和患者的纷乱历史》,分别于1995年和2000年获得加拿大皇家学会贾森·A·汉纳奖章的两卷本心身医学史著作《从麻痹到疲劳》和《从心灵进入身体》,《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肯尼迪家族与精神发育迟缓者的故事》,《精神病学历史词典》,获2005年加拿大总督奖提名的《肉体写作:情欲的历史》。

精彩片段

        第一章 精神病学的诞生
        在18世纪结束以前,并不存在诸如精神病学这样的学科。虽然从古希腊时代开始就有个别医师看护过疯子,撰写过相关的小册 子,但是,作为一门学科的精神病学当时并不存在,没有一群医师带着共同的身份感为之献身。而且,除外科外,也很少有其他专科曾存在过。医学专科化的出现是 19世纪的现象。
        不过,精神障碍本身一直为人们所熟知。因为拥有部分生物的和遗传的基础,精神疾病与人类的其他疾病同样古老。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精 神混乱都埋藏在我们的神经系统里,但有一些确实如此,是由于大脑自身化学物质的紊乱造成的。因此,可以断定,人类社会一直知道精神疾病,一直有着对付它的 办法。
        一个没有精神病学的世界
        生活在一个没有精神病学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在爱尔兰,情况曾是这样的。1817年,一位来自爱尔兰地区的下议院议员说:“没有什么事情比爱尔兰农夫小破屋里疯子的遭遇更令人震惊了……当一个强壮的男人或女人得了这种病时,农夫们不得不采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小破屋内的地上挖一个洞穴。洞不够高,人在里面直不起腰。洞上面装有隔栏,以防里边的人起身。这个洞穴约1.5米深,人们在那儿给这个可怜的活物食物,直到他死在里面。”
        人们可以立即放弃任何有关这些过去疯子的罗曼蒂克的想法:允许他们在村庄的草地上玩耍,或悠闲地在橡树的绿荫下沉思。在19世纪中叶以前,村民和小镇居民对那些与众不同的人怀有一种恐惧,对与严格制订的规范不相一致的行为专横地不予宽容地予以排斥。欧洲的村民们生活在紧密组织起来的朝夕相处的村落里,极为重视传承下来的社会角色、传统所安排的习俗,以及受季节的变更所规定的日常生活。人们以最残忍和最无情的方式对待那些因智力和情绪的紊乱而变得与众不同、背离了任何这些常规的人。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