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全集 第20卷

竺可桢全集 第20卷
ISBN: 
978-7-5428-5225-0/K·30
出版日期: 
2011-12
开本: 
16开
页码: 
602
定价(元): 
100.00
作者: 
竺可桢
  

目录

前言  3
关于竺可桢日记  9
日记编例  13
第20卷说明  15

1970年

日记  1
杂记  275

1971年

日记  287
杂记  557
剪报  589

附录一  第20卷人名简释表  591
附录二  竺可桢家系人物表  595
附录三  张侠魂家系人物表  597
附录四  陈汲家系人物表  599
附录五  竺可桢日记中常见略语符号表  601

内容提要

        本卷收录1970—1971年的竺可桢日记。

        关于“文革”时期竺可桢日记的总体情况,请参见《竺可桢全集》第18卷的“第18卷说明”。
        毛泽东试图通过中共“九大”部署“斗批改”而尽快从“大乱”走向“大治”。1970和1971两年中,竺可桢在政治安全方面,除了一度因小女儿在清查“五一六”运动中涉险而劳神不安之外,总的说来是比较平静的。
        在“斗批改”的进程中,科学界中有“三科”(国家科委、中国科协和中科院)合并之举措,成立了中科院党的核心小组和新的院革委会。由大批判开路,一“破”再“破”,却始终是“立”得迷惘。远离了权力核心的竺可桢,仍以“副院长”名义被频繁地“顾问”于院、所两级科研方向任务的调查讨论之中。他此时最为关注的是中科院如何抓住基础理论研究和保存基础学科的研究机构,曾为此多次向有关负责人员和机构提出急切呼吁和具体建议。
        “九大”之后,最高领导层有恢复全国人大机构的筹划,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委员如竺可桢、吴有训、贝时璋、童第周等统战对象,是经过多轮整肃之后的幸存者,此时被挖掘出剩余价值,或奉令政治学习,或应召外事迎宾,于国家是显示开明政策的政治装潢,于个人则是一种表明平安无事的政治待遇。
        在此期间,先有“批陈整风”,后有林彪折戟沉沙的“九一三”事件,屡经理解和不理解的循环之后,竺可桢在日记中时而流露出对于时政的怀疑,如置百姓穷苦生活于不顾的巨额外援,小学语文课本中抛弃古文精华的“一刀切”,新影片中否定知识分子的极左表演,等等,述及此类亲闻亲历之事,或有曲笔暗讽,或有愤然批评。
        这两年日记的内容有许多独具价值的史料:大事如盲目集中全国地学研究力量于地震预报的实施过程,官方主导批判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某些具体细节;小事如欧美同学会的结束,葛庭燧对礼遇杨振宁之不满和批评,蒋春暄声言创立“新的狭义相对论”等等。
        竺可桢喜欢摄影,平生各个历史阶段中积累照片极多。《全集》各卷插页所收照片多是从各个角度经过选择入编的,但至第19卷已骤减,至本卷则只寻到一幅有竺可桢形象的照片,也不失为研究斯世斯人的话题。
        两年日记原本,各有两册,半年为一册,皆为北京日历厂印装之“南京大桥日记”, 36开本。各册日记文字保存完整。
        本卷两年日记由竺松、李志黎、张惠敏负责编订,竺安、沈文雄、樊谦参与校审。卷前插页和人名简释表由樊洪业编选,家系人物表和略语表由竺安编制。竺安侧重审订外文内容。全卷由樊洪业通审定稿。
        本书依“存真”宗旨,力求保存竺可桢文稿历史原貌,有关编订规则之大要,详见《日记编例》。

前言

        本卷收录1970—1971年的竺可桢日记。
        关于“文革”时期竺可桢日记的总体情况,请参见《竺可桢全集》第18卷的“第18卷说明”。
        毛泽东试图通过中共“九大”部署“斗批改”而尽快从“大乱”走向“大治”。1970和1971两年中,竺可桢在政治安全方面,除了一度因小女儿在清查“五一六”运动中涉险而劳神不安之外,总的说来是比较平静的。
        在“斗批改”的进程中,科学界中有“三科”(国家科委、中国科协和中科院)合并之举措,成立了中科院党的核心小组和新的院革委会。由大批判开路,一“破”再“破”,却始终是“立”得迷惘。远离了权力核心的竺可桢,仍以“副院长”名义被频繁地“顾问”于院、所两级科研方向任务的调查讨论之中。他此时最为关注的是中科院如何抓住基础理论研究和保存基础学科的研究机构,曾为此多次向有关负责人员和机构提出急切呼吁和具体建议。
        “九大”之后,最高领导层有恢复全国人大机构的筹划,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委员如竺可桢、吴有训、贝时璋、童第周等统战对象,是经过多轮整肃之后的幸存者,此时被挖掘出剩余价值,或奉令政治学习,或应召外事迎宾,于国家是显示开明政策的政治装潢,于个人则是一种表明平安无事的政治待遇。
        在此期间,先有“批陈整风”,后有林彪折戟沉沙的“九一三”事件,屡经理解和不理解的循环之后,竺可桢在日记中时而流露出对于时政的怀疑,如置百姓穷苦生活于不顾的巨额外援,小学语文课本中抛弃古文精华的“一刀切”,新影片中否定知识分子的极左表演,等等,述及此类亲闻亲历之事,或有曲笔暗讽,或有愤然批评。
        这两年日记的内容有许多独具价值的史料:大事如盲目集中全国地学研究力量于地震预报的实施过程,官方主导批判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某些具体细节;小事如欧美同学会的结束,葛庭燧对礼遇杨振宁之不满和批评,蒋春暄声言创立“新的狭义相对论”等等。
        竺可桢喜欢摄影,平生各个历史阶段中积累照片极多。《全集》各卷插页所收照片多是从各个角度经过选择入编的,但至第19卷已骤减,至本卷则只寻到一幅有竺可桢形象的照片,也不失为研究斯世斯人的话题。
        两年日记原本,各有两册,半年为一册,皆为北京日历厂印装之“南京大桥日记”, 36开本。各册日记文字保存完整。
        本卷两年日记由竺松、李志黎、张惠敏负责编订,竺安、沈文雄、樊谦参与校审。卷前插页和人名简释表由樊洪业编选,家系人物表和略语表由竺安编制。竺安侧重审订外文内容。全卷由樊洪业通审定稿。
        本书依“存真”宗旨,力求保存竺可桢文稿历史原貌,有关编订规则之大要,详见《日记编例》。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