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全集 第19卷

竺可桢全集 第19卷
ISBN: 
978-7-5428-5120-8/K.27
出版日期: 
2010-12
开本: 
16开
页码: 
608
定价(元): 
100.00
作者: 
竺可桢
  

目录

前言 3
关于竺可桢日记 9
日记编例 13
第19卷说明 15

1968年

日记 1
杂记 302

1969年

日记 321
杂记 579
剪报 594

附录一  第19卷人名简释表 597
附录二  竺可桢家系人物表 601
附录三  张侠魂家系人物表 603
附录四  陈汲家系人物表 605
附录五  竺可桢日记中常见略语符号表 607

内容提要

        本卷收录1968—1969年的竺可桢日记。
        关于“文革”时期竺可桢日记的总体情况,请参见《第18卷说明》。
        在1968、 1969年发生的重大事件中,与竺可桢晚年生活关联度最高的,是自1967年底开始且持续了两年多的清理阶级队伍(简称“清队”)。1968年4月10日的《人民日报》社论中引述了毛泽东的最新指示,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长期斗争的继续”,这也是当时“清队”工作的基本指导方针。
        就竺可桢本人而言,他在历史上曾被诱迫加入国民党,后又被列名为中央委员。1949年以前,长期与之保持密切关系的社会各界名流中,也不乏国民党高层人士。因此,他在“清队”运动的高潮中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日怀惶恐而夜有惊梦。当中科院革命委员会发布清理阶级队伍《通告》,勒令参加反动党团骨干分子等类人员限期登记时,他曾疑惑过自己是否属于其中。经反复查阅日记和有关资料,直到认为自己在7年前写的《自传》中已经完全交代清楚而无任何遗漏时才稍略放下心来。不过,由此而带来的压力始终存在着,甚至影响到了小女儿的婚姻。
        就社会而言,“清队”的开展,造成了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大规模的“内查外调”。由于竺可桢平生的活动舞台大、交往人脉广,又身在北京,因此也就成了外调工作人员的优选目标。在两年多的时间中,应对各地各单位的“外调”,成了竺可桢的主要工作内容。他耗费大量时间,在多年保留下来的日记中纵寻横索,根据当年所记文字,认真而辛苦地写出大量证明材料,有些为人提供了洗污辨冤的可靠依据,有些则提出可供进一步调查的线索。据1969年6月对院办公室收文的统计,竺可桢提供的证明材料约占院部有关此类材料总件数的十分之一,可以想见其工作量之大。
        当时的竺可桢,无法按简单的逻辑判断自己的社会角色。原院领导班子已被夺权,但他曾奉召以副院长的身份参加外事活动;被列名于新成立的院革命委员会委员的名单中,却又不被通知参加革委会会议;他是党员,却不知道如何与党组织联系。然而,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最值得注意的是, 1968年底,他从《参考资料》上发现关于钓鱼岛附近采集有孔虫和双壳贝化石的报道之后,一直密切关注日本方面的动向。在查阅多种文献之后,于1969年11月致函周恩来总理,以其地理学家的眼光和学识,明确指出有关岛屿是中国的领土。
        1969年春,竺可桢因病住院53天,此后始终为肺气肿所困扰。
        这两年的日记原本各有两册,半年为一册,皆为北京市文化用品公司出品,36开本。1968年两册日记簿印有“塑料白求恩日记”;1969年上册为“塑料雷锋日记”,下册为“精装白求恩日记”。各册日记文字保存完整。
        1968年日记由刘元明负责编订,1969年日记由竺松和李志黎负责编订,竺安、曾闻问、樊谦参与校审。人名简释表由樊洪业编制,家系人物表和略语表由竺安编制。竺安侧重审订外文内容。全卷由樊洪业通审定稿。
        本书依“存真”宗旨,力求保存竺可桢文稿历史原貌,有关编订规则之大要,详见《日记编例》。

前言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