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全集 第18卷

竺可桢全集 第18卷
ISBN: 
978-7-5428-5120-8/K.28
出版日期: 
2010-12
开本: 
16开
页码: 
720
定价(元): 
100.00
作者: 
竺可桢
  

目录

前言 3
关于竺可桢日记 9
日记编例 13
第18卷说明 15

1966年

日记 1
气候变迁材料笔记 280
杂记 327

1967年

日记 341
杂记 699
剪报 702
本年事要 703

附录一  第18卷人名简释表 707
附录二  竺可桢家系人物表 713
附录三  张侠魂家系人物表 715
附录四  陈汲家系人物表 717
附录五  竺可桢日记中常见略语符号表 719

内容提要

        本卷收录1966—1967年的竺可桢日记。
        自1966年起,中国陷入十年“文革”内乱,竺可桢的最后八年是在这乱世中度过和结束的。
        “文革”中的竺可桢,幸被最高领导层圈入“保护”对象,成为表示知识分子政策尚存开明的标识性人物,因此没有遭遇到同时代大多数老科学家所无法躲避的屈辱和苦难。但即使如此,在政治乱局中他依然是时时有惊,步步有险。他也始终把自己置于“斗批改”对象的位置,有随时受冲击的心理准备。在汹涛恶浪环绕之中,理性的光辉依然照耀着竺可桢的学术研究。这位80岁上下的老人,数年如一日地“个人奋斗”,继续耕耘在物候学和气候变迁研究的“自留地”中。
        在以“革命”的名义公开“抄家”成为社会时尚的日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日记获罪而遭遇灭顶之灾,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避祸而将日记付之一炬。如何保存日记和如何写日记,必然是竺可桢当时面对的一大难题。在现存的早年日记簿中,可以看到个别图页被撕毁的残迹,对旧时日记中“今是而昨非”之处多有竺可桢的批注手迹,以表达自己的反省。值得庆幸和钦佩的是,他没有毁掉旧时的日记,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珍贵史料。
        同样令人钦佩的是,他能把日记进行到底!此后的日记在文字风格上已无法与1930年代—1940年代相比,即使与“文革”以前的日记相比,也有相当的差异。日记中不时写下他内心深处的疑惑、不满和愤慨,以及对国家前途的忧虑,这些表述被淹没在记述时事、抄录文献的大量文字中,被淹没在拥护“文革”和颂扬领袖的文字中。他大量引述“最高指示”,引述“正确路线”代表人物的言论和党报党刊的声音,不断地表述自己从不理解到理解的转变过程。他努力适应社会变化,认真学习,自以为非,表示要过好社会主义这一“关”。就实而论,这既有其诚心诚意的一面,也有其诚惶诚恐的一面。日记中特意用红笔摘抄大段大段的“最高指示”, 各年中一再以醒目的方式提及1964年2月6日毛泽东对他的召见,都应视作他为应对日记万一涉险而求自保的举措。
        了解上述时代背景和个人处境,有助于《全集》读者正确解读竺可桢日记的内容。
        1966年,是“文革”的发动阶段,在中科院副院长的岗位上,竺可桢留下了平生“最后一次”到京外出差和出国访问的记录。在1967年重组权力机构之后,他虽然挂着院革命委员会委员的头衔,但基本上处于赋闲状态。
        本来年事已高,懵然进入“文革”,持续的精神压力,不断恶化的生活环境和医疗条件,加速了他老化和病侵的进程。
        “文革”中的日记,多有来自当时公开报刊、内部参考、大字报、批判会和民间印刷品传播的人事内容,广涉各界各级人物。编者对于那人妖颠倒、是非莫辨的年代中流传的很多“信息”无法进行核实,请求读者格外给予谅解。
        这两年的日记原本各有两册,半年为一册,皆为36开。1966年上册日记簿为北京公私合营龙门印刷厂1959年出品,下册封面印有“工作日记”,未署年份与印刷厂。1967年上册日记簿封面印有“高歌猛进”,为上海公私合营文化纸品厂出品,下册为北京印本厂出品。各册日记文字保存完整。
        1966年日记由杨小林负责编订,1967年日记由刘元明负责编订,竺安、曾闻问、樊谦参与校审。人名简释表由樊洪业编制,家系人物表和略语表由竺安编制。竺安侧重审订外文内容。全卷由樊洪业通审定稿。
        本书依“存真”宗旨,力求保存竺可桢文稿历史原貌,有关编订规则之大要,详见《日记编例》。

前言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