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风云录——20世纪末尚未了断的科学之争

科学风云录——20世纪末尚未了断的科学之争
ISBN: 
7-5428-2448-1/N.397
出版日期: 
2002-12
开本: 
32开
页码: 
406
定价(元): 
25.00
作者: 
李啸虎主编
  

目录

地外文明探秘——从思辨、神话到科学的发展
你愿意克隆自己吗——克隆技术及其带来的社会冲击
电脑与人脑的较量——有关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论争
人类进化的未来——50万年后的人类是怎样的
寻找屠龙元凶——不可一世的“恐龙帝国”为什么突然消失
生命起源的几条线索——从神创说到地源说与天降说的论争
二十世纪第一谜——通古斯神秘大爆炸真相之争
月亮崇拜的破译——月球对地球生命影响的争论
哈雷彗星真面目——由彗星引起的迷信与科学的碰撞
认识大地三部曲——从地平说、地圆说到数字地球的发展
地球结构知多少——“全熟鸡蛋”与“半熟鸡蛋”之争
大陆漂移说沉浮——人类新地球观形成的曲折历程
太阳系的来龙去脉——太阳系家族寻根热回眸
寻找未知大行星——太阳系大行星发现之路
小行星带的起源——爆炸说、碰撞说与半成品说的论战
银河系真相求索——从古老神话到种种科学模型的论争
暗物质寻踪——下落不明的宇宙质量之争
天涯何处反世界——是否存在对称性的物质—反物质世界的争论
“白痴问题”的求解——宇宙边界问题的千古疑案
自然观念的发展——自然界是什么、怎么样和为什么的争论

内容提要

        本书精选了20个在近代具有重大影响且到20世纪末仍未了断的科学之争,包括“地外文明探秘”、“电脑与人脑的较量”、“人类进化的未来”、“寻找屠龙元凶”、“天涯何处反世界”等等。对争论的起因、过程和最新结果,作了较详尽的阐述。对参与争论的重要学派、关键人物以及重大事件,一一予以介绍。另外还着重强调了在争论过程中,随着新方法、新证据、新实验的提出,不同的学派对所争论问题的新的认识,得出的不同结论。力图向读者展现出一幅幅科技发展风云变换的历史画卷。

前言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人类还会爬回树上去吗    
 
  一个浑身呈鳞茎状的、布满红色血管的动物,用它那一双有力的爪子,抓住长满苔藓的树干,在离地面30米高的枝杈上,静静地等候黎明的到来。当第一缕晨光初见,照在死气沉沉的荒野上时,它立刻展开身上蘑菇似的鳍状器官,贪婪地吸收着太阳的热能。当它得到足够的能量后,便从树上攀援而下,把长在腹部的一根粗长的大脉管伸到湖水里,大口大口地吸取水中的蓝绿色藻类。这时,可以看清它的面目了:它长着一张人类的脸。
  读到这里,你一定会问,这种怪模样的可怕动物究竟是什么?
  这是英国著名古生物与古人类学家迪克森(D.Dickson)在《后人类》一书中勾勒的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图景。迪克森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这就是50万年后生活在地球上的未来人类。”当然,信不信由你了。
  20世纪80年代,迪克森在这部颇有争议的著作中,细致描绘了人类进化的可悲前景:从树上下来的,还会回到树上去。显然,迪克森非常富于想象力,但绝不是无中生有的凭空捏造,而是自有他的一套人类进化理论。迪克森的“怪论”,听起来颇为耸人听闻,似有哗众取宠之嫌,但是似乎也很合乎逻辑。
  为什么人类会走向退化?迪克森的论据,主要有四个方面:
  首先,迪克森认为,生物进化史已经表明,生物不仅是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地发展,而且是进化程度越高,走向衰亡的速度也就越快,人类同样逃脱不了这一周期律。迪克森发现,一些低等的海洋贝壳类动物种类,可以存在6000万年之久;而高等的食肉动物,却只能存在600万年。后者的物种存活期仅是前者的1/10。这说明生物的进化程度越高,机体的结构就越复杂,同时对生存条件的要求越苛刻,对环境的适应性越低落,生命系统的稳定性就越脆弱。
  人类是地球上进化程度最高的生物。从东非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地下古人类化石的发掘得知,人类经过了350万年以上的进化历程,才成为万物之灵、地球上的主宰,建立了高度文明的社会。但是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现在人类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了。
  其次,迪克森认为,正是现代医学科学和技术所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使人类遗传基因库的质量日益下降。导致人类衰退的根本原因,固然有生物进化的周期律在制约,然而技术文明的高度发达,人为地违背了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反而会加速这一衰退过程。他说,在100多年前,患有气喘病、肾脏病、肺结核和糖尿病等等各种现在看来只是普通疾病的人,常常未到生育年龄就夭折了,更不用说许多严重的遗传病和传染病患者了。而有幸活下来的能结婚生育后代的,生命力相对来说就比较强些,后代的质量也好一些,这显然有利于人种的去劣趋优。致病死亡正是物种优化的“清道夫”,起到自然淘汰的“选种效应”。疾病和早死一方面严重威胁着人类个体的生存,另一方面却像选种的筛子,保留强者,淘汰弱者,才使人类这一物种的天然免疫功能和适应能力越来越强,并把有限的生存资源留给优者和强者。
  迪克森认为,现代医学的发展,固然使无数患病个体的生命得以挽救,并且延年益寿,但也无可挽回地破坏了这种自然淘汰的“选种效应”。现代医学救死扶伤的精神与能力,在挽救生命的同时,也挽救了无数先天原本缺陷或劣等的基因以及由正常基因经后天突变而形成的致病基因,并通过后代的不断繁衍而扩散和强化。从长期积累效应看,这只会让人类基因库越来越良莠不分,糟粕堆积,劣种蔓延,使致病基因分布频率一代比一代高,而体质一代不如一代,从根本上威胁人类这一物种在地球上的生存。
  再次,迪克森指出,人类对技术的过分依赖,会导致肌体日趋衰落的恶性循环。一方面,医学的发达,阻碍了自然界对人类基因库的纯化作用,削弱了人类先天的免疫能力。另一方面,技术发展使人的生活日益舒适,四体不勤,养尊处优,文明病接踵而来。人类体质每况而下,弱不禁风,心肺衰败,百病缠身。反过来,这又强化了人类对技术的依赖,使人类离开了技术便无法生存。久而久之,正是这种恶性循环使人类的肌肉萎缩,并有可能使四肢因退化成无用的器官而消亡,唯有思维器官、感觉器官和生殖器官保存下来。迪克森描写的那种树栖人,两腿已经退化,但双手因树上生活的需要而变成强有力的爪子。
  最后,迪克森强调,人类对地球资源无休止地掠夺,对生态环境肆意破坏,势必严重影响人类的进化方向。50万年后的地球,已不是原来那个生机盎然的地球了!由于人类的贪婪和无知,他们作的孽得到了报应,只能以变态的肢体去适应外界极其恶化的生态环境。资源枯竭,物种绝灭,森林消失,土地沙化,海洋污臭。只有在“死气沉沉的荒野”上,还残存着稀稀拉拉不成林的几十米高的树木。江河湖泊中已看不到鱼虾,只长满性喜污浊的蓝绿藻类。而这些树木和藻类,还都是先前人类的生物遗传工程中的创造物。人类只好以木为家,以藻为食,于是退化成树栖动物。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