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是深奥的 科普是通俗的

相关丛书: 

诺贝尔奖百年鉴

丛书内容提要: 

“十五”国家规划重点图书

丛书书评作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 林蔚
发布媒体: 
中国青年报

        一套由大学者执笔的科普“小书”———“诺贝尔奖百年鉴”丛书,近日在上海的图书市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收成。与此同时,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和其他社会团体联合设立的“科普创作专项出版基金”已经正式启动,至2005年间每年投入不低于100万元,用于支持我国原创科普作品的创作。更多优秀好看的原创科普作品即将走近读者。 

        不少有名的科学家在讲述经历时都提到,自己是受偶然读到的某一本科普书的影响之后,走上科学之路的。而在国内,优秀原创科普作品的稀缺,是人们嚷嚷了很久的一个问题。科普作品的艰涩、枯燥,让读者不得不对其敬而远之。

        记者在走访上海多家大型书店后发现,目前,书店的新书推介、排行榜、畅销书展台上,五花八门的图书都占有一席之地,却偏偏难觅科普作品的“身影”。即便费劲找到科普作品的藏身之处,结果也多令人失望。作品少,内容单调,无非是科学家传记一类,热心的书店管理员还将科幻小说当做科普作品推荐。

        “科普?”在一家大型书店里,两个刚刚买了爱情小说的女中学生一脸茫然,“我们就想看点小说,轻松一下。科普,没有兴趣。”一名在看漫画的男生一听“科普”就不屑地摇头:“还不就是科学家的故事之类,什么居里夫人经历多少次实验才成功等等,从小就听多了,说教,没意思。”

        一家书店管理员说,除了去年夏天借“霍金热”畅销的《时间简史》和《果壳中的宇宙》以外,科普作品从来都不是市场的宠儿。

        根据中国科协的调查,我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只占14%。这在国际上是一个很低的比例。从近几年的图书市场来看,科普作品尽管译著多、原创少,但内容好、制作精良的原创科普作品都有不错的市场回报。许多家长也表达了在科普图书上增加投资的愿望,只是适合孩子们的优秀科普作品很少。

        针对读者这样的阅读心理,有出版者打出口号:像读小说一样读科普。这让一些科普作品在写法和表现内容上有了全新的变化。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匡志强认为,科普市场不旺,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科普作品的写法,太枯燥单调;包装宣传上,说教味太重等等。另外原创作品少还涉及科学工作者的文学素养问题,有些内容,科学工作者虽然很清楚,但写出来都是艰深复杂的科学原理,无意中形成了科技隔膜。

        对此,上海的科技记者们颇有同感。在采访中他们经常会碰到一些专家学者,专家学者懂得很高深的科学知识,却很难用通俗的语言表述给普通大众。一些专家做讲座,主办方经常要求他们讲得“通俗通俗再通俗”,但结果在大众和科学之间往往还是隔了厚厚一堵墙。

        另外,据介绍,目前从事科普创作的主要是科学工作者、做科技报道的记者、编辑和自由撰稿人等。一流的学者、专家中很多人没有时间、精力从事科普创作,一般科研人员因科普创作不计入科研成果而缺乏创作积极性,文科出身的作家、记者则因缺乏系统的科学知识基础而难出科普力作。

        匡志强表示,科普市场这块土壤,还需要大家一起来耕耘。从2000年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开始尝试让大学者走进科普“小书”,陆续推出一系列的“诺贝尔奖百年鉴”丛书。

        丛书策划者介绍说,他们将选题定在了“诺贝尔科学奖”上,最初是借2001年诺贝尔奖百年庆典的契机。当时国内市场上关于诺贝尔奖的编年史、得主传记、文集等已层出不穷,而“诺贝尔奖百年鉴”则着眼于讲述相关的科学知识、科学方法和科学思想,并对科学发展中的启示进行反思。考虑到现代生活节奏快,这套丛书将所有诺贝尔科学奖项目分为26个领域、29本小册子出版。每本8万字的小册子,以具体领域的进展为线索,以相应的诺贝尔奖获奖项目为重点,使读者不仅能了解相应的科学成果,还能知道该领域的发展历程。书中还贯穿科学家轶事,为读者带来了大量的启示。

        在国外,很多著名科学家都直接参与科普图书创作,其中一些作品成为全世界读者喜爱的科普经典,如美国天体物理学家卡尔·萨根的《宇宙》、物理学家斯蒂芬·温伯格的《最初三分钟》以及英国宇宙学家霍金的《时间简史》等。

        为了保证“诺贝尔科学奖”丛书的质量,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特地邀请了科学院或著名高校专家着手撰写。对这些大学者,出版社提了一个最简单也最不容易做到的要求:把基本的科学知识,用非常浅显的语言表达出来,并力求生动有趣。对大学者们来说,这也是个挑战。他们为此几易其稿,让“小书”越发好读。比如其中一册《绝对零度的奇迹》,作者就是从慈禧太后喝酸梅汤开始讲述低温世界的奇妙现象的。

        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神经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杨雄里称赞说,丛书“把诺贝尔奖得主的成就,按其科学内涵加以梳理,使读者易于把握有关分支的发展轨迹……无疑将鼓励有志于科学的众多的中国年轻学子走上科学的道路”。

        据了解,不少国家对科普创作非常重视。美国斯坦福大学、农业部、太空总署等机构都有自己的专职科普作家,其职责是将本领域的最新科研成果以科普的形式传达给公众。英国除了设立科普奖项外,还为科研人员提供新闻报道技能的培训。

        国内鼓励和扶持科普作品创作的机制也在逐渐形成。比如,日前,第五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初评和申报已经展开。该奖是我国科普领域的国家最高奖项,由中宣部、科技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国科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和中国作协7家单位联合主办,所受重视历来罕见。

        面对已经和即将露面的优秀科普作品,人们已经有理由相信:多年以后,当我们再谈到原创科普作品时,记忆中不会只有《十万个为什么》这一个孤单的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