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是如何起作用的?

相关图书: 

科学哲学指南(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

ISBN: 
7-5428-4162-9/N.700
出版日期: 
2006-11
开本: 
16开
页码: 
714
定价(元): 
109.00
作者: 
[英]牛顿-史密斯
译者: 
成素梅 殷杰
  

书评作者: 
麻晓东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作为国内科技哲学教学与研究的重镇,在继两年前出版了“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文库”之后,不久前又推出了一套“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其中的《科学哲学指南》等著作因其突出的前沿性与经典性,甫一出版就得到了国内相关领域的关注与认可。近日,本报记者就本套译丛的翻译引进专访了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成素梅教授。

        采访者:本报记者 麻晓东

        受访者:“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编委会副主任 山西大学教授 成素梅

        记者:“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文库”和“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两套书出版以后,引起了国内相关领域的密切关注,您能否先介绍一下这两套丛书出版的背景与概况?

        成素梅:“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文库”主要是反映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的专兼职人员的学术研究成果。“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译丛”是由郭贵春教授主持的教育部2004年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当代科学哲学的发展趋势研究”(项目编号:04JZD0004)的研究成果之一,计划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出版10本译著,已经出版了5本,分别是《隐喻》、《语言与因特网》、《科学哲学指南》、《科学之话语》、《认知科学哲学导论》。其余的会在不久的将来与读者见面。推出“译丛”的目的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其一,课题组成员为了完成好攻关项目潜心于学术研究必须训练的基本内功之一,便是拥有良好的参阅英文文献的能力,希望通过翻译一部有影响的著作以及在翻译过程中与作者的对话和交流更直接地达到了解与把握国外科学哲学发展动态的目的;其二,项目主持人始终认为,尽可能地把有价值的学术著作翻译介绍到国内,一方面,有利于推动国内科学哲学的发展,让更多的学界同仁共享课题组成员的研究乐趣,开阔科学哲学的研究视野,另一方面,从科学哲学的教材与资料建设上来看,也不失为一项有意义的工作,比如说,“译丛”一出版,有些高校就已经把《科学哲学指南》作为科学哲学的教材来使用。这也是第一辑出版的5本书主要集中于科学哲学方面的主要原因所在。从总体上来看,这两套丛书的出版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的科学哲学研究是在尽可能地与国际科学哲学的研究保持一致的前提下进行的。

        记者:在“译丛”的《总序》中您提到,“我们有义务引进、翻译代表西方科学哲学最新进展的优秀著作”,那么这套“译丛”收录译著的标准是什么?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科学哲学指南》的主要内容?

        成素梅:这些译著基本上是译者近些年来在国外交流、访问与学习期间有针对性地选择出来的,选择的标准主要考虑了3个方面:一是资料性,二是前沿性,三是经典性,当然也不能排除译者的研究兴趣与关注的视角。

        在已经出版的这5本译著中,《科学哲学指南》是对当代科学哲学最新研究进展的全面而权威性的概述,是一本专业性的工具书。它于2000年首次出版后不久,就多次再版,反映了它在西方学术界的影响。全书一共包括81个科学哲学条目,每一个条目都是由国际上具有权威的科学哲学家撰写而成的,其中有些作者是国内所熟悉的。在写作风格上,每个条目都是从追溯相关主题的发展脉络开始,明晰地综述了其最新进展以及当代已有的解决方案与可能走向,并附有详细的参考文献。81个条目涵盖了科学哲学领域内的著名人物、关键概念和重要论题与问题。人物部分有大家熟悉的哲学家、科学哲学家和科学家;其他两个部分,除了有传统科学哲学的概念、流派与论题之外,还涵盖了社会科学哲学、技术哲学、科学的女性主义解释、数学哲学、物理学哲学、生物学哲学、计算主义及人工智能等领域。

        记者:《科学哲学指南》的作者牛顿-史密斯在导言中指出“当前,人们对认识世界的科学图景的渴望,最明显地表现为对科普作品的显著需求”,作为本书的主要译者,您和他也曾有过直接的探讨与交流,那么您认为国内当前在科技哲学研究与学术出版方面与先进国家存在哪些差距?

        成素梅:牛顿-史密斯在《科学哲学指南》一书的导言中是用当前科普作品的畅销这一事实印证人们对科学的关注程度,此外,他还列举了加拿大著名运动员约翰逊在奥林匹克竟赛中服用兴奋剂的例子,说明科学检验的威力与人们对科学建制的普遍信任,也指出了科学恰好是因为其威力而受到攻击的事实。然后,明确地指出,“鉴于无法阻挡的科学成功以及科学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性,而且在这千年之交,古往今来的所有科学家中的绝大多数是当今在世的科学家,科学哲学成为一个不断壮大的领域也就不足为奇”了。他认为,科学哲学的主要任务是试图帮助人们理解:科学是什么、科学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样一些科学家不专门考虑的问题。牛顿-史密斯本人既是一名科学哲学家,也是一位学术活动家,他曾受江天骥先生的邀请访问过武汉大学哲学系。

        我与牛顿-史密斯曾有过两次长时间的交流,主要内容是探讨有关西方科学哲学的研究状况与发展趋势问题。大致来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主要有两条进路,一条是内在论的进路,即沿着传统科学哲学的路径对科学哲学问题进行深入研究,这条路子需要研究者有扎实的哲学和科学功底做支撑;另一条是外在论的进路,即主要是从人文社会科学的视角立足于对科学史案例或具体科学实践的现场考察,重新理解或解读科学知识的本性,以揭示传统科学观和知识观的局限性。近些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力度的不断加大,特别是随着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政策的出台与实施,我国科技哲学界的专家学者与国际同行的交流与合作机会越来越多,可以肯定我们在一些问题上已经达到了与国外同行直接对话的水平,正在形成自己的研究特色。但是,也应该承认,从整体上看,我们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些差距既体现在学术研究方面,也体现在学科建制的规范性方面,毕竟科学哲学与技术哲学起源于西方发达国家,我们要想在既追踪前沿又能达到本土化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研究特色,提出自己的理论观点,需要我们静下心来远离浮躁、崇尚淡泊名利的精神。

        至于涉及到学术出版业的问题,由于这不是我的本行不敢妄加评论。不过,有一件与学术出版相关的事情,我倒是至今还是记忆犹新。2001年10月到2002年5月我受“国家教育部系主任与科研骨干行动计划项目”的资助,有幸赴英国牛津大学哲学系进行了为期半年的学术高访。牛津有一个著名的Blackwell 出版社,也有两个比较大的书店,每个书店都有自己的会员。这个出版社与书店联手举行学术沙龙,我曾应当时在牛津工作的一位台湾朋友之约参加过与哲学相关的一次讨论,很有意思。这是一个由不固定的群体组成的开放式的学术沙龙,每期有特定的主题,参加者以书店会员为核心,还有出版商、书商、作者、读者和像我这样的随机的主题爱好者。对于出版商来说,在这种互动讨论中所获得的体验与启发是在纯学术会议和市场调查中得不到的。我觉得这个经验很值得国内学术出版界借鉴。

        记者:您认为“译丛”的出版对于国内科学哲学的研究有何意义?

        成素梅:“译丛”的出版对于促进我国的科学哲学的教学与研究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说更多的意义还是留给学界与读者去评判更为恰当。另外,我还想借此机会说明两点:一是“译丛”的每一本书的作者对译者的翻译工作曾提供过许多方便,并在百忙中与译者进行过面对面的深度交流,大多数译者对作者的系列访谈陆续刊登在近几年的《哲学动态》上;二是要再次感谢上海科技出版的副总编辑潘涛博士、候慧菊女士和每本书的责任编辑,他们的责任感通过他们与译者的多次互动交流中体现出来,他们的无私奉献与尽职尽力最大限度地弥补了每本书的翻译缺陷。因此,可以说,“译丛”的出版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摘自《科学时报》
                                                         2007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