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荒诞

相关图书: 

称量灵魂——漫谈人类对自然认识的变迁(科学咖啡馆丛书)

ISBN: 
978-7-5428-4751-5/N.761
出版日期: 
2009-01
开本: 
32开
页码: 
205
定价(元): 
15.00
作者: 
[澳]费希尔 著
译者: 
朱方 朱进宁
  

        灵魂有重量吗?电能使人起死回生吗?现代化学是如何借助古代炼金术得到发展的?生命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书评作者: 
傅勇
发布媒体: 
文汇读书周报

        长久以来,哲学家们一直对一个问题争论不休,那就是人是否有灵魂,如果灵魂真的存在,它是否有重量?在古埃及的墓室壁画中,也有关于亡灵之神阿努比斯用天平比较刚死去的人的灵魂与羽毛哪个更重的描绘。20世纪初,一位名叫麦克杜格尔的美国医生宣称用一具现代的天平称出了正在出窍的灵魂的重量。尽管他的实验结果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但人们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科学家做的实验看起来实在是匪夷所思,与理想中科学应该是有秩序、按逻辑发展的传统观念大相径庭。为什么有些科学家的想法如此古怪、特别,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他们的奇思异想,他们究竟是科学怪物还是改革者?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不妨静下心来翻翻《称量灵魂——漫谈人类对自然认识的变迁》这本书,或许能解开你心中的这个疑团。

        作者莱恩·费希尔是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物理系名誉研究员,他善于以轻松活泼的方式向公众介绍科学家如何解决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从而经常成为媒体的头条人物,并曾因研究“泡饼干中的物理学”而获得哈佛大学授予的1999年度搞笑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为我们娓娓讲述了科学史上一个个不惧权威、勇于挑战“常识”的科学家的故事。例如,亚里士多德认为重的物体比轻的物体下落的速度快,伽利略则认为两者下落的速度一样快;牛顿相信,光一定是一连串“发亮的粒子”,年轻的托马斯·杨则提出异议,以实验论证光是一种波;富兰克林认为避雷针应当设计成尖头的,威尔逊则对这种设想极为担忧,坚称避雷针理应是圆形钝头的……从这些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科学作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力量,对人类的生活、行为和思想产生着深远的影响。然而,在它的发展历程中,人们往往容易被已确立的主流意识所控制,安于奉行传统准则,从而为科学的进一步发展设置了障碍。往往又有些不守本分、敢于突破瓶颈的科学家,对所谓的“常识”不断地质疑与反证,用貌似荒唐离奇的想法对未知世界提出新的解释。正是在这种冲击与反冲击中,科学的河流得以曲折前进。因此,怀疑是促进科学进步的原动力,这些敢于挑战和质疑常规的人是值得后人钦佩和学习的。

        书中还有一个亮点,是作者在引言末写的:本书的主要目的是要揭示科学在实验室和更广阔的世界中是如何发展的,同时还要告诉你,科学家也是人,与常人并无差异。的确,作者以幽默诙谐的笔调对科学家们的“常人性”着实调侃了一番。伽利略在提出日心说理论时,为了不落到像布鲁诺那样被活活烧死在火刑柱上的后果,小心翼翼地把这本书交给了教廷,并按教廷的要求以“假说”的形式提出,结果还是逃脱不了被判终身监禁的下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监禁生活并不凄惨,他最初是作为贵客住在托斯卡纳大使的家里,后来搬到了一位大主教的住所,有着不错的写作空间。正如作者所评论的,“正是在软禁期间,他得以把他在帕多瓦进行了18年的实验研究总结成了正确的自由落体定律。他的这个定律和其它富有远见卓识的观察,使科学走上了现代的轨道”。看来,伽利略的委曲求全在某种程度上也还是非常有价值的。还有个有意思的例子是英国化学家、物理学家玻意耳,他也是伦敦皇家学会的创始人之一,对理论科学的发展影响深远。然而我们惊讶地看到,就是这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大科学家,一面在公开场合大肆嘲笑炼金术,一面却抄袭和挪用了炼金术士们的不少实验和发现,甚至暗地里花费了许多精力寻找子虚乌有的点金石,从而为这位科学巨匠的职业生涯写上了不那么光彩的一笔。诸如此类或妙趣横生或发人深省的小插曲在书中层出不穷,俯拾即是,科学家形形色色的性格跃然纸上,让我们得以一窥他们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走进他们的人性世界。

        叔本华曾经说过:“所有的真理都要经过三个阶段:首先,受到嘲笑;然后,遭到激烈的反对;最后,被理所当然地接受。”的确,许许多多科学家的思想在当时背景下看似荒诞而颇受非议,然而正是他们对权威的理性怀疑和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尽管有很多“怪念头”随着时间推移像肥皂泡一样砰然破裂,但也有一些经受住了种种考验,最终成为后世尊奉的科学信条。可以说,该书以“后知后觉”的视角为我们奉上了一席科学史的盛宴,值得细细欣赏和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