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智识分子与文化

相关图书: 

饶议科学Ⅱ

ISBN: 
978-7-5428-5979-2/N·910
出版日期: 
2014-08
开本: 
16开
页码: 
340
定价(元): 
55.00
作者: 
饶毅
  
书评作者: 
周忠和
发布媒体: 
解放日报

        1919年的五四运动前夕,中国的知识界发出了对“赛先生”(科学)的呼唤。近一个世纪之后,我们为什么还要提倡和谈论科学?最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推出饶毅的 《饶议科学Ⅱ》,或许能够为你提供你想知道的答案。
        这是2009年饶毅推出个人文集《饶议科学I》后的第二本文集。这一本针对中国科学、教育等诸多相关问题的言论集,其中收录的有些文章我之前已经拜读过,但大多数文章还是第一次读到,先睹为快,产生不少共鸣之余,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很值得推荐的好书。
        这本书前两章为“科普集锦”和“科学人物介绍”。作为一名知名的神经生物学家,作者介绍的科普内容和科学人物大多属于他所熟悉的领域,有些专业术语或许令人生畏,不过读者不必担心晦涩读不懂,比如话题中涉及的人与动物的行为(包括性取向),这是很有趣的话题,而且权威性不容置疑。文字也轻松诙谐,偶然会穿插一些作者本人的思考。
        “科学人物介绍”一章中,所述人物不乏我比较感兴趣的生物学家,如达尔文、孟德尔等等。然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篇标题为《智识分子:周光召》的短文。“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周光召被作者称为“中国近30年最杰出的科技界领袖”和“一位有多种才华、成就卓著的智识分子”。作为中国科学院的一名研究员,我认为饶毅的推崇发自肺腑,也对其主要评价深有同感。例如,周光召在担任中科院院长期间为坚守科学(特别是基础科学)研究的忍辱负重,以及实行“所长负责制”的大胆举措,为他赢得了科学界广泛的尊敬。
        何为“智识分子”?其实,知识分子、智识分子,皆翻译自intellectual,个中内涵却不尽相同。长期以来,我们以受教育的多少来界定是否为知识分子,是大知识分子还是小知识分子。殊不知,智识分子的翻译才与其本意更加贴近。其实翻译成什么不重要,这一特定的人群应当是对社会发展担负道义责任的学者,他们应能自觉地凭着社会良知和独立批判精神来启蒙公众,唯有如此,他们在社会中所享有的崇高声望才算是实至名归。当今的中国知识界不乏有识之士,我更希望看到的是能有更多的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智识分子。
        该书内容最多的是“科学氛围”和“教育理念”两章,其中涉猎的话题也最为广泛,从科学研究的动力、人才与人才计划、对诺贝尔奖以及获得者的评价和预测,到学风与学术不端、中国科技体制改革及教育体制改革等严肃的话题。其中的观点,见仁见智。就我个人的经验和判断,我十分赞同饶毅的观点:“建立适当的机制后,中国人、中国学术界是可以相当公平地运作的……中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运作与美国的国家科学基金会无本质差别。”
        诚然,饶毅的有些观点我也不敢苟同。譬如,建议降低职称改善中国科学界的浮躁,在我看来道理都对,但显然忽略了中国的国情。不可否认的是,饶毅的见解大多发人深思,直陈要害。或许有些言辞尖锐,甚至偏激,然而诚如他所言:“假如我适应了中国全部现状,那才是失败”,“中国现状,也不代表中国永远的国情”。饶毅称得上是一名智识分子。
        由此想到最近偶然读到的一本一百多年前出版的书,译林出版社翻译的一位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的美国传教士写的《中国人的性格》,颇有感触。抛开作者的偏见,书中发人深思的地方很多。文化的问题不容忽视,因为它与饶毅在“科学氛围”和“教育理念”两章中所讨论的问题息息相关。悠久的文化保存至今,必然有其值得继承和弘扬的方面,然而我们也不必忌讳其中显然早已经落后于时代发展的东西,不加取舍地陶醉于其中,诚然不可取。
        如果非要给本书挑出一点毛病的话,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饶议科学Ⅱ》 的书名和内容并不完全相符,所议绝不限于科学。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在五四运动95年后的今天,“科学”在中国受到的重视恐怕还远远不足,更何况我国的教育问题和其他诸多的问题中,哪一个又与科学精神的缺乏没有关系?如今对“科技”一词,老百姓耳熟能详,然而对“科学”一词真正内涵的领会,恐怕就难以乐观了。一本书仅强调“科学”两字,恐怕也不为过。

        【与作者谈】

        解放书单:说到科学,很多人觉得应该使用“研究”一词,为什么您选择了一个“议”字?

        饶毅:因为内容不是仅仅写科学的研究,还有相关政策、科学文化等。对大众来说,科学文化和科学精神可能比科学知识更重要。与大家共享科学的进展固然重要,与大家议论科学精神、共享科学趣味、共建科学文化也许更有意义。
        解放书单:在书中,您提到了很多有趣的科学知识,在您看来,科学不是刻板的,而是有趣的、轻松的?
        饶毅:中国大众对科学有刻板的印象,科普界不少人把科学供奉起来。其实,科学本身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科学家可以因为有趣而进行一些研究,不要把科学研究都看成是“献身”。
        解放书单:通过这本书,您最希望读者能读懂些什么?
        饶毅:科学是有趣的,科学不仅是科学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