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技术史的启示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戴吾三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近年来,名以“××史”由几卷或十几卷组成的著作国内已不稀见,然而,就与人类生存发展密切关联的技术史研究来说,却长期是一个空白。究其原因,一是对技术史研究者的功力有特定要求(既要懂几种技术又要通晓历史);二是涵盖那么多的技术门类,只靠几人或十几人穷其力很难胜任。正因如此,由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七卷本《技术史》(A History of Technology)问世就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从参与的专家、花费的时间可见该书的巨大投入,先后有200余位专家撰稿,自1954年起用了30年全书才出齐。 

        《技术史》投入的人力、工夫不可谓不大,但更值得称道的是该书对人类知识的贡献,它所造就的品牌地位:该书是迄今世界上最具权威性、篇幅最大、资料最全的世界技术与社会发展通史。2005年新年伊始,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精心打造的整套《技术史》中文版亮相,迅即引起中国科学和技术史界乃至整个学术界的密切关注。 

        近些年来,国内科学史、科技哲学、技术经济学、科技管理学等学科发展兴旺,科技文化研究显示勃勃生机。《技术史》开启丰富的知识库藏,以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典型实例为这些学科和相关研究提供支持。 

        由中译本《技术史》可大大增进我们对西方技术发展的真实了解,有利于科技史的传播。以瓦特改进蒸汽机与工业革命的关系为例,国内通行的科学史教材大都是简单的线描述,如这样写道:“改进后的瓦特蒸汽机,成了效率显著、可用于一切动力机械的万能‘原动机’。蒸汽机改变整个世界的时代正式到来了。”(《科学的历程》,262页)这种一蹴而就的“因果”关系,显然不符合历史。《技术史》是这样写的:“确实有某些因素在阻碍用蒸汽机快速取代早期的原动机。早期的机器制造商为熟练工程师的匮乏所困。他们的蒸汽机正如其设计所清楚表明的那样,是由铁匠、修造轮子的工匠和木匠各色人等凑在一起制造的。当把零部件装配起来时,非常容易发生某些零部件不能工作的情况。瓦特发现,在格拉斯哥可以找到的由最好的工人制作的汽缸,其直径误差也达3/8英寸”。“当瓦特的专利权于1800年过期时,蒸汽机仅制造了约500台”(第Ⅳ卷,边码163)。由此可知,真实的技术史充满曲折,了解这些曲折过程,对今人在科技活动中正视各种困难不无助益。 

        《技术史》对许多重大技术都有追踪式描述,反映了技术演化的周期兴衰,这为技术哲学、技术经济学研究提供了丰富案例。技术史表明,技术功能确有近似于几何级数或指数式的发展,例如早期(公元1~2世纪)的冶铁炉容积约1~2立方米,只能生产按千克计的可锻铁或铸铁。到17世纪就有了约2立方米容积的高炉,每天可产铸铁约1吨。18世纪末,有了约300立方米,日产铁10吨的高炉;而到20世纪70年代,高炉容积已超过5000立方米,日产铁过万吨。然而,每一种特定的技术都会有其功能界限,炼铁高炉的容积不可能也不应该无限度加大。若把技术的发展描述为某种指数函数曲线,对于特定技术的功能来说,这条曲线就有其上限。对每一种特定技术的演化来说,它都有一个从孕育→发展→成熟→稳定并趋于退化,这四个阶段构成的生命周期。从《技术史》的诸多实例中我们可以获得启示,识别当下某种技术正处于生命周期的哪个阶段,以采取相应的积极对策。 

        中国有史学传统,但长久以来,中国历史研究中缺乏科技意识,对本民族优秀的科技成果认识远远不够,由于语言障碍,西方世界长期对中国古代科技也几无所知。直到20世纪50年代,英国学者李约瑟的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问世,始匡正西方人对中国古代科技的长期误解和严重低估,同时也使中国人正确地认识到中华民族在世界科技史中应占有的地位。近几十年来,中国学者研究科学技术史取得一系列成果,有30卷之多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各卷在陆续出版。但不可否认,大多数卷基本还是一种“内史”写法,局限于科学技术本身的描述,对经济、社会、政治、文化与技术的互动影响分析欠缺。另外视角偏窄,可读性不够,影响了社会传播。《技术史》正可为中国学者提供借鉴。 

        中译本《技术史》的出版不仅会推动国内的科学技术史研究,也有望加快理工科院校的科技史教学步伐。一百多年前,恩格斯就指出由科技造成的分工带来的弊病:“它使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局限在自己的专业中,只有少数人没有被夺去全面观察问题的能力。”今天这种情况由于现代科技的高度专业分化而变得更加突出,并且同时代对综合素质人才的需求构成尖锐矛盾,而科技史教学的特有功能不失为解决矛盾的办法之一,《技术史》可作教师案头的重要参考,也可成为学生的选读书目,对不同专业产生和发展的了解,会开阔师生的历史眼界,提高观察、分析问题的能力。 

        人类发展的远景必将走向大同社会,与意识形态关联的活动会逐渐淡化,而科学技术却仍将保持旺盛的活力。技术与人类进化相始终,从这一意义上可以说:技术史,大哉! 

                                        (摘自《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