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机勃勃的尘埃——地球生命的起源和进化(哲人石丛书第一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生机勃勃的尘埃——地球生命的起源和进化(哲人石丛书第一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7-5428-2139-3/N.318
出版日期: 
1999-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432
定价(元): 
29.00
作者: 
[比]克里斯蒂安·德迪夫
译者: 
王玉山
  

目录

引言方法 1

第一篇 化学时代 15

第一章 生命起源的探索 17

第二章 最初的生物催化剂 31

第三章 起始生命的燃料 41

第四章 RNA的出现 57

第二篇 信息时代 65

第五章 RNA取而代之 67

第六章 遗传密码 79

第七章 基因组成 91

第八章 自由与限制 101

第三篇 原细胞时代 107

第九章 包被生命 109

第十章 化膜为机 121

第十一章 对受限制生命的适应 131

第十二章 所有生命的祖先 139

第十三章 生命的普遍性 147

第四篇 单细胞时代 155

第十四章 细菌征服世界 157

第十五章 真核生物的产生 173

第十六章 原始吞噬细胞 187

第十七章 留下之客 205

第五篇 多细胞生物时代 219

第十八章 细胞群集的益处 221

第十九章 地球的绿化 227

第二十章 最初的动物 241

第二十一章 动物充满海洋 253

第二十二章 动物离开海洋 263

第二十三章 生命之网 277

第二十四章 无用DNA的用处 289

第六篇 心智时代 295

第二十五章 通向人类之路 297

第二十六章 脑 307

第二十七章 心智的运作 319

第二十八章 心智的作品 335

第二十九章 价值 341

第七篇 未知时代 351

第三十章 生命的未来 353

第三十一章 生命的意义 375

注释 397

推荐读物 427

内容提要

       地球生命的起源是一次偶然事件的产物或者一系列幸运事件的综合结果,还是编织宇宙织物的生物化学推动力的结局?假如是后者,这些推动力是什么?它们怎样不仅对生命起源负责,也对朝着复杂性不断提高方向前进的进化过程负责?本书试图对以上问题做出解答,并极大地激发你的想象力。《生机勃勃的尘埃》记述了地球生命的奠基性历史,是一部只有具备诺贝尔奖得主克里斯蒂安·德迪夫教授那样的权威地位和渊博学识的人才能写出的生命传记。作者简介克里斯蒂安·德迪夫,比利时细胞学家,以电子显微镜探究细胞的内部构造,发现了溶酶体。由于其在结构性和功能性细胞组织方面的杰出工作,德迪夫获得1974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他是比利时卢万大学荣誉教授,比利时细胞和分子病理学国际研究所的奠基人,曾任该所所长,并为纽约洛克菲勒大学安德鲁·W·梅隆荣誉教授,著有《漫游活细胞》和《细胞蓝图》。

前言

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地球生命全景画。
——《出版商周刊》

 

《生机勃勃的尘埃》挑战了当代许多疑难问题,以丰富的内在驱动力去解释地球生命的错综复杂,在这一过程中显示出该书的独特重要性,并带给读者无穷的精神享受。任何对生物学进行过深思熟虑的人最终都会殊途同归。德迪夫提供给我们的这卷精美的入门手册,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诺尔(Andrew H. Knoll),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

 

《生机勃勃的尘埃》和它的标题一样迷人。它令读者在40亿年造就生命的时光隧道中穿梭,进行一次令人愉快又颇有价值的快速旅行。这是一本关于生命的诱人读物。
——波拉尼(John Polanyi),198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本书是对众多科学奇葩的一次美丽展示,使读者能对传奇中的传奇——生命起源——有一个概略了解。权威人士和当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将在书中侃侃而谈,启迪智慧。它是德迪夫教授创造的奇迹之一,综合了化学和生物学中的多个深层次论点,令专家和门外汉都觉得趣味盎然。
——勒纳(Richard A. Lerner),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所长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已有大量书籍在讨论生命起源、基因、细胞、进化、生物多样性、人类的出现、脑、意识、社会、环境、生命的未来、生命的意义及缺无,但至今还无人敢鲁莽地同时讨论这些主题,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没有一个人能精通其中之一二,更不要说全部了。尽管无超出这一限制的例外,我还是自不量力地冒险做一尝试,因为我感到,如果我们想要认识宇宙和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这种努力就必不可少。生命是我们所知最为复杂的现象,而我们又是生命产生以来最为复杂的事物。
      本书代表了我一览这种“大图景”的努力。这可追溯至60年前的一个青春梦想,那时,我还是比利时卢万天主教大学一名年轻的医学院学生,刚刚踏入科学的殿堂。吸引我进入实验室的,除了解决疑难问题所获得的乐趣,还有强烈的求知欲。似乎对我来说,以合理性和客观性为支柱的科学,是接近真理的最好方式。对生命的研究显得特别大有可为,它将是我到达真理的途径:通过活体接近真理(per vivum an verum)。
      这个梦想很快就被淡忘了,首先是迫于学业和专业训练的强制性要求——先是医学,然后是化学,最后是生物化学。尔后,通过努力在战后的比利时建立一个研究小组并做出一些发现的兴奋念头,促使我加入一个以现代手段研究活细胞的小团体。1962年我获得在比利时母校和纽约洛克菲勒研究所(现为洛克菲勒大学)同时工作的殊荣。对学术生活的责任和义务,在布鲁塞尔建立生物医学研究所的额外工作,以及1974年对斯德哥尔摩的一次破坏性旅行,所有这些都令我每天穷于应付,几乎没有给广泛性思考留下任何时间余地。科学的活跃性使人的思维变得狭窄而不是更加拓展,原因在于不断增加的事实、概念和技术的专业性。我们挖掘得越深,眼界就越窄。
       在1976年洛克菲勒大学作阿尔弗雷德·E·米尔斯基圣诞讲演的邀请,开始将我解救出来。这次讲演面向大约550名从纽约各地区挑选出来的高中生。我将年轻的听众们“缩小”100万倍,令他们充当合适的“细胞操作员”,带领他们参观一下细胞中已发现的主要位点。通过对内容的修正和补充,4小时的远足扩展为4年心血的结晶,最终化为1984年出版的《漫游活细胞》。为了撰写和阐释这本书,我自己首先必须变成细胞操作员,跳出自己熟悉的研究范围,考察以往我仅仅略有了解的细胞组成部分。这是一次令人愉快的经历,是发现之旅的第一步,它令我在接下来的10年中忙碌不已。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