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古道尔:告别绝望,讲述希望的故事

相关图书: 

希望——拯救濒危动植物的故事

ISBN: 
978-7-5428-5088-1/Q.47
出版日期: 
2011-01
开本: 
16开
页码: 
384
定价(元): 
42.00
作者: 
[英]珍·古道尔
译者: 
黄乘明等

        当动物从地球的一片片大陆上消失、我们每天都被环境恶化的坏消息所包围时,珍•古道尔博士给我们带来有关动物王国未来的新希望。为了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共同未来,古道尔博士走遍世界各地。如今,古道尔博士已经成为畅销书作家。

书评作者: 
侯慧菊
发布媒体: 
中华读书报

        和许多人一样,我知道珍·古道尔这个名字,是从那本《黑猩猩在召唤》开始,至今我对那册书的封面还留有印象:一位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年轻女子,与一只巨大的黑猩猩牵手。正是通过这册书,我知道有这么一位奇女子,她在非洲的原始大森林里和黑猩猩共同生活了近30年,有许多令科学界震惊的发现,改变了之前人类对动物的诸多错误认识。从那以后,珍成为我心中的偶像,我开始关注有关她的新闻。后来我知道,为了非洲黑猩猩们的未来,当时的珍已走出非洲,奔走于世界各地,把目光投向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动物和环境保护问题。

        充满希望的故事

        当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遭遇世界发达国家曾遭遇的同样的环境问题时,珍也开始关注我们这个国度。自上世纪90年代始,她几乎每年都要来一次中国。2010年9月,当她再一次来到中国时,我与她终于有了第一次的近距离接触:在中国科技馆,她向几百名观众发表讲演。当年只身进入非洲原始森林的年轻女子如今已年过七旬,但依然精神矍铄。珍模仿黑猩猩的语言与大家打招呼,现场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十几年奔走于世界各地的经历,使珍有机会接触到数以千计的从事动植物与环境保护工作的人士。她面带微笑,讲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

        新西兰的一个小岛上生活着一种特有鸟类——黑知更鸟,由于人类活动破坏了它们唯一的栖息地,导致它们的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一度濒危到仅存7只。这时,一位叫邓·莫顿的鸟类保护者带领着救援行动小组,展开了艰辛的救护工作。7只幸存鸟中唯一一只具有繁殖能力的雌鸟——老蓝,承担起“拯救”一个物种的重任。在人类的帮助下,老蓝——这位英雄鸟妈妈光荣地完成了这项艰巨的工作,在她走到13年(是一般知更鸟寿命的两倍)的生命历程的终点时,黑知更鸟的种群数量突破了100只!老蓝的故事打动了许多人,人们在新西兰的查塔姆岛机场为她树了一块纪念碑,纪念它将一个濒危的鸟类物种带离灭绝的边缘。

        平凡人的故事

        美国《时代》杂志曾把珍·古道尔评选为20世纪“最杰出的野生动物学家”,同时入选的还有美国野生动物专家乔治·夏勒。如今,年近80高龄的夏勒博士仍然坚持野外考察工作,每年花8个月的时间呆在野外。而珍与他截然不同,一年365天里,珍有300天是在世界各地奔走,她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飞机、演讲、环保教育宣传……当别人关注破坏,感到悲观绝望时,珍开始讲述充满希望的故事,她要让大家觉得环保事业充满希望。“我能做的,是找到一个个真实而又美好的故事,让人们感觉振奋。我讲的都是关于动物濒临灭绝到被拯救的故事,讲那些为人们所赞扬的事。但我们平常都不谈论这些被遮掩的事情。年轻人看到的有关动物的画面与文字大部分都是负面的,但现实中其实仍然存在着许多美好的东西。如果人们能够多多分享这些美好的事情,他们将会有更多的勇气去鼓励更多的人。”说起这类故事,珍滔滔不绝——

        志愿者们驾驶超轻型飞机充当“父母”,教会了美洲鹤沿着一条新的迁徙路线,从威斯康星州飞到佛罗里达州。

        工作人员偷走加州秃鹰鸟巢中的蛋,然后放入一个模型蛋,帮助秃鹰“准父母”孵出健康的小鹰。

        生物学家头戴“交配帽”,每天耐心地呆在鸟笼里,等待着游隼的“宠幸”,为的是繁殖出更多的游隼。

        蛙类保护小组设立了专门的宾馆——“蛙类希尔顿”,帮助拯救稀有的巴拿马金蛙

        ……

        在这些故事里,有生物学家在进行着不懈的努力,但更多的是“一般民众”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些普通人没有获得巨大的荣誉,也许在他们生活的地区以外,他们的名字根本不为人所知,但就是他们,使一大批濒危灭绝的物种得到拯救。

        年轻人的故事

        珍对未来充满希望,她启动了“根与芽”青少年环境教育项目,因为她明白,如果不把青少年培养成为比我们更优秀的保护者,所有人竭尽全力拯救动物及世界所做的工作,就没有任何意义。

        她这样解释取名“根与芽”的含义:种子刚发嫩芽、长出幼根时,看上去是那么微小和脆弱;但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根能穿过巨石寻找到水源,芽能透过墙缝吸收阳光;最终,巨石和墙——由于我们的贪婪、残忍和缺乏了解而对环境以及社会造成的危害——都将被推翻!欣喜的是,这样的故事正在发生——

        在亚洲的巴基斯坦、尼泊尔和印度,有3种列入最濒危物种名录的秃鹫——东方白背秃鹫、长喙秃鹫和细嘴秃鹫正在消失,在部分地区甚至已经灭绝,而罪魁祸首是人类发明和使用的一种抗炎镇痛药物——双氯芬酸!为了让秃鹫远离这类药物,尼泊尔的一个“根与芽”小组建立了“秃鹫餐厅”,小组成员积极行动,四处收集没有被双氯芬酸污染过的动物尸体(通常是奶牛和北美野牛的尸体),然后带回“秃鹫餐厅”喂养秃鹫。这项工作非常艰苦———收集和运输动物尸体要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但他们乐此不疲。在他们的努力和不断宣传之下,当地人保护秃鹫的意识已大大加强。

        1991年,珍在坦桑尼亚成立第一个“根与芽”小组,20年后,来自114个国家的数十万年轻人加入了这个组织。珍引领着他们,汇成一股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我们的世界,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这就是《希望——拯救濒危动植物的故事》所讲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