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夏日阳光灿烂时

相关图书: 

夏日的世界——恩赐的季节

ISBN: 
978-7-5428-5771-2/N·888
出版日期: 
2013-11
开本: 
16开
页码: 
240
定价(元): 
40.00
作者: 
贝恩德·海因里希
译者: 
朱方 刘舒
  

 

书评作者: 
傅勇
发布媒体: 
中华读书报

 

        “我爱森林,城市是不良于生活的。”很多年前,德国哲学家、思想家尼采笔下的查拉图斯特拉曾发出过这样的悲叹。钢筋水泥的牢笼,纸醉金迷的奢华,物欲横流的社会,世人焦虑、彷徨而无奈。放缓匆匆的步伐,给疲惫的心灵放个假,随我轻轻地走入一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吧,它用水光山色净化了城市的浮尘,用鸟语花香隔离了时代的浮躁,用清新柔和唤醒了我们内心深处对绿的渴望。只是,这个魔法世界稍稍有点特别,它其实是一本小书,小书的名字《夏日的世界——恩赐的季节》绝不吸引眼球。施法者海因里希不是一名巫师,而是一位博物学家;至于道具,他用的可不是什么邓布利多的魔水,而是两种传承了千百年的指尖艺术——写与画。

        这是一本低调的书,主角不是叱咤风云的政坛领袖或商界精英,而是一些不起眼的草木鸟兽虫鱼。这是一本平淡的书,没有惊悚小说的悬念迭生,没有好莱坞大片的跌宕起伏,有的只是大自然的柴米油盐。这里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名山大川、冰原极地,而是几片小树林、几个小池塘、几块沼泽地。甚至,作为一个自然小品,连故事发生的时光背景都显得索然无味,为舞文弄墨者所不待见——没有春的莺歌燕舞、百花争妍,没有秋的五谷飘香、红叶漫山,没有冬的粉妆玉砌、雪虐风饕,有的只是夏的骄阳似火、蝉声阵阵。但,这么一本朴素的书,却蕴藏着挚爱的温情,传递着大自然的色泽与奥义。

        如果说梭罗是宁静的瓦尔登湖畔孤寂的沉思者,鲁宾逊是杳无人烟的荒岛上的求生者,那么,在我看来,海因里希就是他们俩的合体。他会跋涉于湿地沼泽,或者手持捕虫网,勇敢地冲向胡蜂巢;他也会拿起笔,在纸上涂涂画画,或者干脆只是坐在门廊上一边品着红酒,一边思索……他就这样“观察生命的智慧,观察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相互作用”。不知不觉中,他笔下的自然界似乎具有了魔力,把我们卷入一种别样的情境之中。

        打开书,我们能听见林蛙的歌声,能触摸到鸟蛋的余温,能分享甲虫的盛宴,甚至能呼吸到一丝草木的味道。在海因里希的眼中,夏日世界的一切生命都是那么的可爱与可亲,于是,拟八哥成了他的朋友,长尾霸鹟成了他的房客,红翅黑鹂和灰蝶成了他的歌舞演员,就连看上去丑陋不堪的蜣螂,也成了他珍爱的 “泛着彩虹光泽的美丽的”宝石……在这位自然艺术家的指引下,文人骚客眼中姿色平庸的大自然化身为夏日女神,顾盼生辉,释放出不羁而又摄人心魄的美,让人不忍离视。

        “大地给予所有人的是物质的精华,而最后,它从人们那里得到的回赠却是这些物质的垃圾。”惠特曼的名言犹在耳边回响。的确,当现代文明中的人们肆意享受着以破坏环境和消耗自然资源为代价的物质便利时,距离自己挖掘的生态坟墓也越来越近。黑格尔对此警告道:“当人类欢呼对自然的胜利之时,也就是自然对人类惩罚的开始。”因此,当海因里希看到沼泽地里“不属于这个自然生态系统”的聚苯乙烯泡沫和其他垃圾时,他“感到震惊、愤怒,但最为强烈的感觉却是害怕”。在他看来,尽管生命顽强得超出想象,但脆弱得也近乎可笑,这些人类产物会给生态系统带来无可估量的危害。在现代文明的渲染下,这幅原本美不胜收的自然画卷似乎被涂抹上了一层萧瑟的暗色,一朵罪恶之花正在孕育摧毁一切美好的种子。但,就是在那儿,我们看到了海因里希,一个大自然的孩子,他在歌唱,他在奔跑,他在用最清澈的心灵发出关爱自然、善待生命的呼唤。于是,希望之光再次闪耀。

        值得一读的书,不多;值得细细品味的书,更少。合上书,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条毛毛虫,它极具艺术感,又充满思想,慢慢地,慢慢地啃噬了每一位读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