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在路上——科学偶像的旅行日记

爱因斯坦在路上——科学偶像的旅行日记
ISBN: 
978-7-5428-6107-8/N·1013
出版日期: 
2017-08
开本: 
16开
页码: 
272
定价(元): 
45.00
作者: 
约瑟夫·艾辛格
译者: 
杨建邺
  

目录

第一章  时代背景 / 1

第二章  远东旅程(1922) / 23

第三章  回程:巴勒斯坦与西班牙(1923) / 53

第四章  南美洲(1925) / 77

第五章  纽约和帕萨迪纳(1930—1931) / 101

第六章  柏林和牛津(1931) / 125

第七章  回到帕萨迪纳(1931—1932) / 143

第八章  牛津、帕萨迪纳和在欧洲最后的日子(1932—1933) / 159

尾  声  普林斯顿的隐士(1933—1955) / 179

 

注释 / 187

参考文献 / 227

译后记 / 229

内容提要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他的名声达到最顶峰的时候,到世界各地旅游,这其中包括日本、南美,以及它们之间的许多地方。在这些旅行中,从1922年到1933年他保持了记旅行日记的习惯,记录了一些他对人物和事件的感想,以及对各种事物的思考,其中包括音乐、政治、量子力学乃至精神分析等等。《爱因斯坦在路上》(Einstein on the Road)是一本引人入胜的爱因斯坦个人传记,它就是以这些从未完整出版的、非常吸引人的记录为基础编写而成的。

        本书作者艾辛格使用生动有趣的叙述,代爱因斯坦发声。在爱因斯坦的世界旅行中,他见过皇室、总统、明星和艺术家,如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和埃莉诺·罗斯福(Eleanor Roosevelt)、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卓别林(Charlie Chaplin)、克赖斯勒(Fritz Kreisler),以及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等人,同时还见到著名的科学家,例如玻尔(Niels Bohr)、普朗克(Max Planck)、薛定谔(Erwin Schr?觟dinger)和哈勃(Edwin Hubble)等人。

        在他1922年到日本的长途航行所记录的日记中,可以看到他对远东的一些直率的印象。在日本,爱因斯坦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还在一次皇家宴会上出尽了风头。爱因斯坦和埃尔莎(Elsa Einstein)到过并且考察过日本很多城市,还去了新加坡、斯里兰卡、香港、上海、巴塞罗那、马德里和耶路撒冷。他在耶路撒冷看到了犹太复国主义正付诸行动,并且对此还有一番思考。

        1931年,爱因斯坦夫妇在帕萨迪纳住了八周,与加州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和威尔逊山天文台的天文学家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科学交流。这一部分日记里,还有他对美国、科学,以及遇到的好莱坞名人的精辟思考。他后来又两次来到加州理工学院,还在科学圣殿牛津大学逗留过两次。

        从回到柏林以后的日记中,可以看出他与这座德国首府的学术、社会和文化圈有很深的交往,还与魏玛共和国的政治有很深的牵扯。他在日记中,讨论了书籍、晚宴、戏剧、音乐会和航海。但是除了物理学之外,他最大的爱好是音乐,没什么比演奏室内乐更让他高兴的了,莫扎特的乐曲更是几乎每次都少不了。

        他一生都是一名和平主义者,焦虑地看着纳粹兴起,1933年希特勒上台时,他放弃了和平主义,并且寻找避难的场所。最后,他来到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加入了新创建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获得了美国国籍,再也没到其他地方去游荡。

        这本书有许多重要时刻的记录和描述,为我们提供了一扇窗口,让我们得以看到这位20世纪最著名的科学家的思想和见解,也让我们能够分享他那令人兴奋的经历。

前言

        经常有人问我:怎么会想到整理爱因斯坦的旅行日记,又是什么原因激发我用旅途见闻的形式,把这些日记重现在读者的面前。与大多数物理学家一样,长久以来我就对爱因斯坦十分着迷。但是我之所以最终能够创作出这本书,那是因为我与爱因斯坦有着一种十分微弱的私人联系。

        事情得从几年前说起,那一年安多尔·卡里乌斯(An?鄄dor Carius)先生给我打来一个电话。他是一位学者、艺术家,当时我们并不认识,此后我们才成为朋友。安多尔那时正在研究孟加拉文化与音乐,他对爱因斯坦与孟加拉知名艺术家、哲学家、诗人和作曲家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1861—1941)之间两段正式的对话很感兴趣。这两段对话发生在1930年的柏林,当时欧洲学术界正对东方艺术与文化很有兴趣,并常常把泰戈尔和爱因斯坦分别视为东西方文化出类拔萃的代表。在他们的对话中,他们对东西方的艺术、科学、音乐和宗教的观念做了一些比较,但是最后没有发现什么共识。1

        安多尔在研究中发现,爱因斯坦和泰戈尔之间的会面,是布鲁诺·门德尔(Bruno Mendel)博士安排的,其中一次会面地点是位于万湖的豪宅,布鲁诺·门德尔与妻子赫莎(Hertha)、他们的三个孩子,以及丧偶的赫莎母亲托妮·门德尔(Toni Mendel)太太都住在这儿。2当爱因斯坦从1914年到1933年居住在柏林的时候,门德尔一家人一直都与爱因斯坦和埃尔莎保持交往,托妮·门德尔更是爱因斯坦的亲密好友,常常往来。无论是政治还是音乐,她与爱因斯坦有很多共同的爱好;他们有时也会乘爱因斯坦的豪华帆船“海豚号”到河上漫游。布鲁诺·门德尔的政治嗅觉非常灵敏,很早就发觉了希特勒带来的威胁,因此纳粹上台后不久,他很快就带着家人离开了德国。他在法国和荷兰工作了不长的时间,发觉整个欧洲都不安全,就带着全家横渡大西洋,来到多伦多定居。在这儿他从事医学研究工作。

        安多尔跟踪了门德尔一家此后的迁徙,虽然布鲁诺和赫莎已经去世,但是他仍然找到了他们的两位在世的子女,露丝(Ruth)和格拉尔德(Gerald),而且得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在多伦多的家接纳了两位从奥地利逃到多伦多的学生。这两位逃难的学生被当局拘押在拘留营里,由于门德尔夫妇的担保才被释放出来。这两位学生中的一位是我的朋友科恩(Walter Kohn,1923—2016,1998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另一个就是我。

        1939年4月,希特勒并吞奥地利一年后,我从奥地利逃到英国,那时我才刚过15岁。法国沦陷之后,英国人害怕德国人不久将入侵英国,因此丘吉尔下令把所有住在海岸附近的“敌侨”都拘禁起来。我那时在布赖顿一家饭店洗碗,马上被逮捕并拘禁,科恩与我一样被拘禁。我和科恩曾在维也纳同一所高中读书,那时在马恩岛的拘留营重逢。此后我们被船运往位于加拿大的各个拘留营,其中拘留时间最长的是在新不伦瑞克省的大森林深处,在那里我们干伐木的活。被拘留的人多半是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他们在拘留营里组建了一个学校。学校的规模虽小,却号称拥有一流的师资,他们招收了十几个学生———其中就包括科恩和我,打算让我们参加麦吉尔大学的入学考试。我们在拘留期间参加了这个考试。不久,加拿大政府确认这些被拘留的平民对加拿大根本没有敌意,就批准释放没有敌意的学生,但是要有加拿大人担保才行。

        当我还在新不伦瑞克拘留营的时候,就收到了多伦多的赫莎·门德尔夫人寄来的信,说他们夫妇愿意为科恩和我做担保,并邀请我们在获释以后与他们家人住在一起。他们之所以选择为我们担保,是因为从此前一位拘留者那儿得知,我们在拘留营里曾经表演过一种八孔直笛二重奏。门德尔一家人喜欢音乐,他们多少有些相信喜欢音乐的人一定不会很坏。

        多次延误之后,我终于获得了自由,并且与门德尔一家人住在他们多伦多可爱的家里。他们房子里的家具大都从柏林以前的家里运来,各处都显示他们对艺术和音乐的热爱。当时对希特勒的作战并不顺利,这使得一切事物都笼罩在一层阴影里,但是我真的感到不可能找到更温暖的家和国度了。我以门德尔家中成员的身份度过了愉快的一年半时间。之后,我加入了加拿大军队。

        门德尔家里最年长的奶奶我们都称她为“托妮奶奶”,她的家在多伦多附近的奥克维尔,里面堆满了从柏林带来的书和艺术品。她对政治仍然保持着强烈的兴趣,继续与住在普林斯顿的老朋友爱因斯坦保持着通信联系。不幸的是,托妮奶奶死后,这些爱因斯坦写给她的信件几乎全都销毁了,但在保留下来的一封信(写于1948年)中可以看到,爱因斯坦悲叹当时令人沮丧的政治形势。在另一封写于1954年的信里,他感谢托妮赞扬他公开谴责麦卡锡听证会,并回忆起多年以前的魏玛共和国年代,他们一起进行的政治活动和反战斗争。3

        战后我完成了学业,并最终在美国安顿下来。我曾经试图与门德尔家保持联系,但是不久我们就天各一方。布鲁诺和赫莎回到他们热爱的荷兰,住在比瑟姆附近一条运河边的小房子里。我和妻子只要有机会访问欧洲,就一定会去拜访他们。我还记得在20世纪60年代时,有一次我们与赫莎坐在她的花园里,享受着宁静的田园乐趣,同时又哀叹冷战时期令人气馁的政治氛围。爱因斯坦和门德尔一家在魏玛共和国时期如此期许的开明时代,至今仍未实现。

        距我住在门德尔家那段时间的70年后,我接到了安多尔的电话,他希望从我这儿得到对门德尔家往事的回忆,而且他还使我得知普林斯顿大学拥有丰富的爱因斯坦文献资料,其中最吸引我的是爱因斯坦旅行时记下的日记。它们在我眼前呈现的不仅仅是这位不同寻常的日记作者,还包括写日记时那个动荡的时代。它们也带回了有关托妮奶奶的一些回忆。例如爱因斯坦乘坐在去纽约的船上时,感谢托妮奶奶送给他在路上吃的甘草蜜饯。这些事谁会知道?

作者简介

        约瑟夫·艾辛格(Josef Eisinger)博士1924年出生于维也纳,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他的研究范围很广,从核物理学到分子生物学,从医学史到音乐史。他是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结构和化学生物学系的荣誉退休教授,在专业期刊和书籍里发表文章200篇左右,并且两次获得古根海姆学者奖。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