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与玻恩的科学情谊 ——读《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1916-1955)》

相关图书: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世纪人文丛书:开放人文)

ISBN: 
978-7-5428-5067-6/N.793
出版日期: 
2010-12
开本: 
16开
页码: 
286
定价(元): 
36.00
作者: 
[德] 马克斯·玻恩 [美]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译者: 
范岱年

        本书为马克斯·玻恩和海德维希·玻恩同爱因斯坦在1916—1955年间来往书信集的新版,由伊雷妮·玻恩译成英文,海森伯作序,罗素撰写前言,古斯塔夫·玻恩、布赫瓦尔德和索恩提供了新的资料。

书评作者: 
殷晓岚
发布媒体: 
文汇读书周报

        爱因斯坦和马克斯·玻恩都是物理学的伟人,也是真挚的朋友,他们的友谊持续了40多年,历经了两次世界大战、两次大战之间欧洲社会的动荡,以及二战后东西方的冷战时代。

        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新近引进出版的《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1916-1955)——动荡时代的友谊、政治和物理学》一书,收录了爱因斯坦和玻恩夫妇 40年间的100多封通信。这些书信不但见证了量子力学开创的历史,也见证了他们彼此之间相互关怀的情谊。在书信集中,爱因斯坦与玻恩夫妇讨论科学、哲学、政治、社会、宗教、人生和文学,用罗素的话说:“这些书信,显然不是为公开出版而写的,它们记录了爱因斯坦和玻恩在战争与和平时期的希望和忧虑,他们对自己和其同行的工作进展的个人想法,以及许多将成为科学史中的无价之宝的原始资料。”作为两位旷世物理学家,玻恩与爱因斯坦的书信集不但包含了极大量会给人带来启发的思想财富,也展示了两颗伟大的心灵在凡尘中令人心动的真挚友情。

        玻恩在1965年编辑了这部书信集,并就几乎每一封信写了评述、说明和自述性评论,介绍该信的历史背景和有关细节,反映了他对科学的、社会的和政治的事件的反思。该书在1969年出版了德文的第一版,上有玻恩学生、物理学家海森伯写的序,以及英国数学家和哲学家罗素写的前言。玻恩的女儿伊雷妮翻译的英文版在1971年出版。本次出版的中译本是根据2005年出版的英译本翻译的,前面增加了玻恩的儿子古斯塔夫写的《新版说明》和物理学史家黛安娜·布赫瓦尔德(现任《爱因斯坦全集》的主编)和物理学家基普·索恩合作撰写的《序言》,新版《序言》论述了本书出版后近40年来相对论和量子论的进展,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爱因斯坦不但是20世纪物理学革命的旗手,也是近代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该书在扉页上介绍爱因斯坦时,说他曾在德国、瑞士和美国工作,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认识。他对自己所处时代的重大政治和社会问题持直言不讳的态度。虽然他是相对论之父,也是量子论的重要构建者,但他总能抽出时间从事与其关系密切的政治活动。

        马克斯·玻恩也是伟大的物理学家,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之一,他不但本人是诺贝尔奖得主,还是9位诺贝尔奖得主的老师。该书在介绍玻恩时,说他曾和泡利、海森伯、费米、狄拉克、拉曼和奥本海默等人共事,还时常就科学家的社会责任撰文和演讲。

        这部书信集的内容十分丰富,读者可以在阅读中追踪出不同的主题,遇到一大批当代赫赫有名的科学家,并了解到爱因斯坦和玻恩对他们的许多看法。

        除了在玻恩和爱因斯坦一生中所涉及的范围广泛的科学方面的主题(例如他们关于相对论和量子论的通信)之外,还有大量极富个人特性的主题,包括爱因斯坦的人生哲学,爱因斯坦对其科学工作中的错误不太在意的态度,以及玻恩对较晚承认他对量子论贡献的可以理解的失望情绪。更大的社会和政治主题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的赔款,俄国、共产主义和它们对科学家生活的影响,犹太复国主义和对以色列的态度,玻恩和爱因斯坦在希特勒掌权之后帮助犹太科学家的大量工作,大屠杀,原子弹,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二战后德国的变化,战后的国际和平与合作,以及如何解除核子武器的竞赛等。爱因斯坦从认识论的观点出发,始终拒绝接受量子力学的统计诠释作为客观世界的基本规律。玻恩不同意爱因斯坦对物理规律概率解释的反感。

        这本书信集生动地记载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长达近30年的论战。直到1953-1954年,爱因斯坦、玻恩和泡利还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他们有关这些问题的通信、探讨,是20世纪物理学思想史的经典文献,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尽管他们对量子力学,对他们共同的犹太传统,对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以及后来对二战后的德国,都有根本的分歧,但爱因斯坦和玻恩从未动摇他们之间的友谊。值得一提的是,爱因斯坦从来不写详尽的自传。

        最接近的是他的《自述》——一篇他自称为“我的讣告”的文章。这是为纪念他的70寿辰的文集而在1946年下笔的一篇文章,几乎只讨论科学问题。在这篇文章中几乎完全没有他私人生活的细节,除了简单地提到一些变革性的事件和科学灵感,这篇文章重述了一个他长期坚持的关于私人问题的观点——后人不应当关心各个科学家的日常工作,而应当只关注他的智力贡献。因此,这部书信集,将是我们了解神秘的爱因斯坦本人的最原始信息。

        罗素的《前言》仅半页长,但却令人回想:“我深深珍视他们维持多年的友谊。他们两人都很卓越和谦虚,而且无所畏惧地说出他们认为该说的话。在一个平庸和道德沦丧的时代,他们的生命闪现出一种强烈的美。这些已多少从他们的书信中反映出来,世界将因为这本书信集的出版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