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励学者报国、创新、前进的动力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施雅风
发布媒体: 
科学网

        《竺可桢全集》第1卷汇集了竺先生早年即1916~1928年的中文著作,最近通读一遍,联系到1977年我参与编辑《竺可桢文集》时读到过他留美期间发表的英文著作,深深感受到他炽热的科学报国、博大治学、创新、创业、奋进不懈的精神!以下略加申述。 

        1. 创新、创业的开拓精神

        竺先生是20世纪初我国第一代有大成就的大科学家,他在美国学习8年,前3年学农,自称没有发生兴趣,光阴虚度,后5年在哈佛大学研究院地学系学习有大收获,地学系在地理、地质、气象、天文各方面著名学者汇集,他一方面从师华德(R. D. Ward)教授,深入学习气象,另一方面也选修其他教授的课程,培养了宽厚的地学基础,哈佛大学立“真理”(Veritas)为校训,更深印在他的思想里,他选择对我国东南沿海危害很大的台风为博士论文课题,在美国《每月天气评论》发表3篇文章,指出了台风眼中出现的高温是由下沉气流导致,依据247次台风源地运动途径和转向的变化,建立了新的台风分类。论文具有很强的创新内容,奠定了上世纪20年代他在台风研究中的权威性,也因此闻名于国际气象界。 

        1918年竺先生回国时,国内还没有气象单位可以施展他的才能,只能到高等学校去教书,他先到武昌高等师范学校,1920年转到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他不满于当时他所在高师文史地部地理系内容狭窄陈旧,地理学教材罗列现象,科学性低,适逢南京高师要转制和改名东南大学,他乘机建议在新的东南大学设立地学系,加强自然科学基础课程,包括地理、气象、地质、矿物四个专业,目标是培养大批地学家,以振兴中国为己任,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调查清楚全国的自然资源与环境,争取在学术上的独立平等地位,建议迅即得到同意,并被任命为地学系主任,1921年招生,开设了十多门地理、地质各主要领域的课程,竺先生自己教授地学通论、气象学、世界地理、世界气候4门课程,前两门课程编印的讲义在全集第一卷中全文刊出,世界地理用的是他同时学者编的《中外地理大全》,内容庞杂,竺先生在上课时补充了大量新鲜科学资料,指明了原教材的错误,这是我从竺先生第1代学生陈训慈先生保存的原教本空白处的密密麻麻笔记看到的,竺先生亲自带学生到南京郊区进行地质和土地利用考察,他又在校园内建立了设施完备,全国高校中“绝无仅有”的测候所,专人定时观测,每月整理报表发表并和国内外有关台站交流,又积极鼓励和指导学生提高自学与研究能力,如翻译世界名著,推荐学生文章到《科学》、《东方杂志》、《史地学报》上发表,培养了一批在上世纪30年代初期就相当出名的地理、气象、地质人才。由此东大地学系和北大地质系齐名,竺可桢一面教学,一面研究,1921~1926年间发表各种论著达42种之多。以上表明竺可桢学成回国后奋斗多年首次创业的重大贡献。 

        2. 启迪民智、进行科学知识普及工作的热情

        竺先生著作中科学知识普及性文章可能要占一半左右(没有精确统计),他认为科学是人民的科学,人民是科学的主人,科学家有义不容辞的责帮助人民群众掌握科学知识与科学精神。他是留美学生组织中国第一个科学社团──中国科学社的骨干之一,也是第一个学术期刊《科学》的编辑之一《科学》既发表专门论文,也登普及作品。竺先生既担任了编辑,就审察当时国民的文化程度与实际需要,超出专业范围,搜集材料,写了许多科学知识普及性文章,如《卫生与习尚》、《中国人之体格》、《论早婚及姻属嫁娶之害》、《食素与食荤之利害观》、《学生的卫生》等文,显然纯粹出于关心民族健康,为唤醒国人增卫生与体育知识,自觉改进,以洗刷东亚病夫之恶名而写的。若干与地学有关但也不在他专业领域的文章,如《五岳》、《钱塘江怒潮》、《微苏威火山之历史》、《四川自流井盐矿》、《中外茶业略史》、《夏季拔早钟点之利弊》、《阴历阳历优劣异同论》等文都是查阅了有深研究的科学文献,深入浅出写作的,特别是《空航行之历史》一文在《科学》分3期刊出,详细介绍气球、飞船、飞机等空中运载工具的从无到有的构思原理,从简陋到复杂的研制,试验,改进过程及其在军事和商业的应用,具体描写了参与创新者,既要殚精竭虑,有很高智慧,又要冒险升空,有甘愿牺牲自己的勇气,还要争取政府和资本家投资于此项事业的助,读者无疑会受到感染与激励。上述八九十年前竺老的文章今天谈来仍有新鲜、新知,引人入胜的感觉。

        3. 摒弃旧传统,建立和发展科学的地理学深刻思想

        在中国,地理学是一门既古老又新兴的学科,竺可桢回国初到高校教书,看到社会上流行的地理书籍多,着重于人文现象的繁琐记述,科学性不强,学术界存在地学是不是科学的争论。竺先生认为:“地理学的性质介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以自然科学为立足点,或出发点,按汤姆生的科学分类,地理学应列入综合科学”,按创建理循环学说大师谭维斯( W. M. Davis)的话:“地理学是研究地球上各种物质与人类关系的科学”,自然地理学所含的山脉、河流、海洋、气候等是地理学之基本,舍此无所谓地理,人文地理包括生活(Life)与环境(Environment)两方面,二者必须融会贯通,自然地理可以专论地而不及人,人文地必须论人地关系,如专论人而不及地,不能称为地理学,人地关系不仅是人文地理学的主题,也是整个地理学的核心。地理学的科学性,主要取决于研究方法,在于以“客观眼光、测验事实、明其因果、辨其异同、分门别类”,在地理实践中野外观察,特别重要,竺老引德国地理学家雷次尔(Ratzel)的话:“吾旅行、吾记、吾论述”,英国地理学家侯伯生(Herbertson)的话:“地理学惟一有效之训练,当于山、海、平野、天空求之”。之后他又明确地理学的三原则,即因果原则、综合原则和范围原则。以上竺先生所树立的科学地理学观念,即到现在仍然是需要我国地理学者重温而坚持的。

 

来源: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