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思考和精辟的理解:《技术史》座谈会发言摘要

相关丛书: 

技术史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孙琛辉

        李伯谦(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这套书非常全面,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涉及到了。从远古一直到20世纪,也是特别系统,对每种技术发展的传承关系交代得非常清楚,我觉得它是一部全面系统的科学技术著作。无论从事哪方面工作的人,读后都会有收益的。它会启发创新精神,培养创新意识。对考古学这个学科的发展我觉得也有促进意义。某种意义上考古学是发现的科学,通过考古学挖掘出来的东西绝大部分和技术有关,无论动物的驯养,植物的培育,还是盖房子等各个方面。这套书对提高广大考古工作者的素养,发现更多信息,很有帮助。 

        张开逊(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教授):这套书有很高的学术水平,谈的都是人们过去谈过很多次的话题,但是它深刻的思考和精辟的理解使我们耳目一新。 

        它谈技术史的时候特别注意环境,在人类进步的过程中,环境既是一个限制性的因素,又是一个推动性的因素,在撰稿的时候对每个话题都是在环境的背景中讲述的,环境的因素是指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环境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这些观念实际上都是很深的见解,为我们理解技术,研究技术的历程提供了很重要的指导。 

        还有一点,就是它讨论技术的社会影响,几乎每一章都会谈到,由于这些技术的发展,人类的生存状况,政治的趋势和哲学的倾向,人类的经济活动特征有哪些变化。本书第二个特点是史料非常翔实。第三个特点就是学术见解的包容性。 

        这套书有三方面的价值,第一可以成为很多领域研究学问的基础文献,通过技术史的理解,可以更准确地更深刻地理解人类在一切领域的活动,因此这本书应该成为自然科学、工程技术和学术界必读的,必备的书。 

        第二为每门基础学科的发展历程和知识产生的过程,提供了真实的准确的资料和深刻的人文社会背景的分析。可以成为大学讲述基础学科的序言部分和知识发展历程的最好的教材。 

        第三点我觉得这本书能够影响人们的治学理念,影响人们观察事物的方法。 

        柯俊(北京科技大学科学冶金及材料室研究所顾问 中国科学院院士):这套书的贡献不只是在科技史的研究方面,同时对促进我们如何创新会起很大作用。 

        这套书翻译很困难,英国出版的书很难翻译。这套书翻译得很好,是非常重要的一本书。这套书出版对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启发,不但在科学技术史的研究上,而且在教育方面和促进科学界得到创新和启发都有重要作用。 

        我还有一个建议,把缩写本争取翻译了,因为现在很难期望大家都看完一套,所以缩写本应该会更广泛普及。 

        刘庆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个人感觉,这套书真正说史的是前两卷,最后两卷更多的是和科普相结合。 

        这套书的价值是它的范例作用,要怎么出技术史,它提供了一种模式。这部书最大的特点是把无形的东西也作为技术处理,比如语言,作者非常高明,把语言当成技术,而且当成基础性的交往工具。古代文化的交换和交流,导致技术的交流,这对我们中国技术史的再版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如果出缩写版,我们应该讨论一下哪些部分是科学史的,哪些是技术史的,分几类。图要加大一些。简本对学者使用和推广都是当务之急。 

        傅熹年(中国工程院院士):这套书基本讲的是技术,而且是在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基本生产条件的基础上讲技术,跟大的时代相结合,这是比较好的。这套书我主要看的是讲建筑技术发展的问题,跟我国对照,发现有很多地方类似,而且越到前期,相近的东西越多。我们可以对照它那个相应的时代,考查我国做到什么程度。中国科学技术,十五世纪以后就逐渐比西方差了,原因值得研究。这套书对研究我们自己的技术史,对我们吸取经验,都有重要作用。同时也刺激了我们对科学技术史做更实在的研究。 

        刘钝(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所长):这本书准确定位应该叫以英国为中心的西方技术史,因为在那个时代没有足够的世界性眼光,也没有足够的资料引用,加上我们自己的对外宣传不够,使得我们的技术史不太为西方所知道。其实作者也尽可能照顾到,但确实不知道更多的线索。 

        在今天这个时代,科学和技术的功能在中国的语境里被混淆、科学精神被忽视时,我们有必要更多地强调两者的区别。《技术史》的作者和编者主导意识里应该是想写一个全人类的,世界眼光范围内的《技术史》。 

        汪广仁(清华大学科学技术史暨文献研究所教授):我觉得《技术史》这部书是学习科学技术史必读的书。其内容涉及到从古代到现代几乎所有的技术门类,对提高人的素质必不可少。套书还会给人很多技术方法史的有益启示。书中引证了大量的历史文献,文字史料的运用和实物的引证相结合,大大提高了权威性和可读性。在介绍各种技术发展的历史的同时,也普及了相关的专业技术知识。 

        欧阳自远(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导致这套书的翻译出版,但是这部原书的出版,是得到英国的帝国化学有限工业公司全程的支持。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家们就缺乏这种远见,没有想到在这些方面开辟一个新的领域。我们的企业家应该要从对人类有更大贡献的角度上考虑投入。 

        我们的国民素质也需要提高。这七本巨著,是高水平的研究成果,我觉得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可以使更多的中国人了解西方的技术史,非常难得。我看了一下摘要和目录,它不只是把技术和社会紧密地结合起来的技术史,而且是一个整个技术和社会的发展的通史。我们今后的科学技术史的研究,包括以后我们自己也一定要写技术史,这是一个很好的典范。 

        陈运泰(中国科学院院士):无论是编写还是翻译,我觉得都是非常不简单的一件事情。我是做地球物理方面的工作的,从这个小小事情上我就感觉到研究自然科学史、研究技术史的困难。写这本书不容易,翻译这套书也很不容易,我想借这个机会,表示要认真地读这套书,向更多的人介绍这套书,使大家更多地分享劳动成果,传播文化,传播科学技术知识。 

        陈难先(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我们国家能出这样一套技术史,非常了不起。这套技术史,我来回翻了目录和序言,在经济社会文化包括宗教的背景下,而且在通讯极不发达,战争和语言的壁垒下发展这些的这段历史。咱们的历史一般都讲进步历史,讲成绩,实际上也有一些失败,我想曲折和不断失误是不一样的,我们有了这个历史应该少一些失误,曲折是必然的,我们短短五十几年的历史中我想曲折是不少的,但是不吸取历史教训的事情也是比较多的,在我们国家蓬勃发展的时候,这个技术史的出版特别值得祝贺。 

        刘则渊(大连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从八十年代后期,我开始参与翻译工作,翻译后三卷,第七卷由于出版经费等种种原因,出版的时间是最长的,这次我们其他卷都出来了,确实令人感慨。上海科教出版社干这样一件事,功德无量。 

        牛津版《技术史》上有一个特点,文献分析特别详细,还有一些实物展品照片,应该说这部著作是技术历史的文献分析和工业考古、技术考古成果的一个结合。我们可以借鉴《技术史》的方法来开展科学史的研究。 

        伍杰(中宣部出版局原局长、中国书评学会会长):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出版这样一套有价值的书太不容易了。翻译家们如果没有一个认真的追求,是不可能历尽艰辛出版这套书的。我们的出版社也确实有胆识,能够投资200万元出版这套书很不容易。这套书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它是从实际的东西得出结论,不会使人怀疑。 

        另外,我感觉这套书应该有中国的东西,因为我们中国的技术发展得非常早。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书中介绍英国、法国、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技术比较多。我们的建筑,在世界上是有名的,化学、天文也是我们的强项,这里反映得不多。希望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技术史。 

        翁经义(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社长兼总编):现在出版业竞争很厉害,压力很大。我们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的一些骨干,在沉重的压力之下,一直在思,我们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在我国的出版业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在我们的文化建设事业中应该起什么作用,我们应该为国家文化建设做些什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得到了各方面人士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