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进贝壳的历史

相关图书: 

贝壳的自然史(普林斯顿科学文库)

ISBN: 
7-5428-2878-9/N.470
出版日期: 
2002-10
开本: 
32开
页码: 
241
定价(元): 
18.00
作者: 
[美]海尔特·J·弗尔迈伊
译者: 
陈再忠 刘利平
  

书评作者: 
《中国教育报》
发布媒体: 
中国教育报

        《贝壳的自然史》样书刚刚领到,就在面前。油墨的香味尚未散去,飘荡在偌大的办公室。封面印着一只鸟蛤,是海尔特·弗尔迈伊在巴拿马太平洋沿岸的普拉亚贝拉多采集到的。蛤瓣呈土黄色,螺环从中心散开去,如同从蓝天白云罅隙间俯瞰到的梯田,又如冥冥宇宙中紧紧缠在一起的双子座。

        我从小就喜爱贝壳,喜爱它优雅的外表和生命的顽强。当我接手编辑这本书时,心情异常矛盾。我很想亲手做,却又怕干不好,因为我对贝壳——还只是“贝壳”,而不是软体动物——的了解非常肤浅,更不要说那些歪歪扭扭的拉丁学名了。但既然接了这个细活,也只能尽力而为了。随着加工的深入,恐惧感慢慢变淡了,对贝壳的热爱逐步加深了。弗尔迈伊写书的时候,似乎已考虑到我们这些编辑的感受,他用一种优美简洁的语言把贝壳的里里外外表达得淋漓尽致。

        记得还在学生时代,就认真地看过弗尔迈伊的自传——《无与伦比的手》。当时,内心就曾涌现出层层波浪,不知为什么,亦不知来自何方,有时怀疑自己是被弗尔迈伊的真情所动,可未必全是。只记得他对科研和学习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他认为,无论学习抑或科研,自由都是最重要的,要有独立性和自主性,只要是能在书本上轻易找到答案的,就不应在它上面浪费时间。弗尔迈伊的观点加深了我对教育的理解,并深深影响了我此后的求学经历。

        弗尔迈伊是一位生物学家,也是一位不幸的盲人。我这样说并不是想把他和“盲人”联系在一起,这只不过是一种客观陈述。也许,其中还有对他运用自己独特触角发现真理的钦佩。当他用自己粗糙的双手抚摸沙滩上的贝壳时,我想,他一定知道它很美,可他只能发挥自己的想象,听着身旁的涛声,揣摩迷人的贝壳。弗尔迈伊欣赏贝壳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抑制自己运用视觉的冲动。对这种独特的审美方式,他已经习惯了。

        弗尔迈伊的生命力无疑是旺盛的,他对贝壳的激情引导他前行。弗尔迈伊描写贝壳的每一本书均是激情之作。他从不进行枯燥的说教,也不故作高深状。他只是以自己“无与伦比的手”触摸着贝壳,用自己的心灵讲述着发生在软体动物身上的每一个故事。他也从来不像其他人那样只注重对贝壳进行分类,而是把贝壳当作一种“生物信息之源”,从各种角度对其进行审视,进而引发对生物学主要观念的探讨,力图揭示寓于其中的深意。他的书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现存贝壳的生存空间和地理分布,亦可使我们体会到远古软体动物生活的艰辛。他的书不仅展现了美,而且揭示了美之所以为美。

        可以说,它是对贝壳的一首颂歌,是对贝壳的建筑、适应、分布和历史的一种热颂。软体动物的贝壳异常精美,琳琅满目,人类的任何建筑作品都无法与其相比。它的美,足以惊天地泣鬼神,足以让人有充分的理由对其加以欣赏和研究。但是,相信世人(和我一样)对贝壳的日常行为和生儿育女的生存状态尚一无所知。正是基于此点,弗尔迈伊遂奋笔疾成此书。如若本书对贝壳所揭示的诸种道理以及作者、译者和编辑所持的这份热情,能够加深读者对自然界的精美艺术进行鉴赏的话,我们心意已达。

        随着软体动物的生长,贝壳在不断壮大,同时,生命中的各种日常活动和反常情况也都详细地刻在了贝壳上。在记载生命历史的化石中,有大量因灭绝而留下的贝壳。通过对贝壳化石以及现存软体动物生死状况的研究,我们不仅可以知道贝壳是如何形成的,还可以知道贝壳的构造特征和作用方式。最终,我们还可以剖析出贝壳与周围环境的种种复杂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对人类有何教益。如同弗尔迈伊所言,贝壳是“生物信息之源”,贝壳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整个生命的历史,它对人类的启示是多方面的。其中,既有真,也有美,更有善。相信读者定能从中读到些什么!?

       (《贝壳的自然史》,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年9月版;《无与伦比的手——弗尔迈伊自传》,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9年11月版)

《中国教育报》2003年3月27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