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森科时代前俄罗斯遗传学者的成就

李森科时代前俄罗斯遗传学者的成就
ISBN: 
978-7-5428-5934-1/N·908
出版日期: 
2014-07
开本: 
16开
页码: 
220
定价(元): 
34.00
作者: 
庚镇城
  

目录

 

1 前言

1 第一章李森科派产生的政治历史与学术背景

1.1 李森科派产生的政治历史背景1

1.2 李森科派产生的学术背景2

5 第二章苏联曾有过一支相当强大的遗传学队伍

2.1 苏联传统遗传学派被摧毁的历程5

2.2 第一次大规模攻击7

2.3 第二次大规模攻击8

2.4 第三次大规模攻击8

2.5 对李森科的《论生物学界的现状》报告内容的简介与评析9

2.6 苏联生物学明显落伍了19

22 第三章李森科派倒台和苏联遗传学者重新回归国际遗传学界

3.1 苏联为传统遗传学平反23

3.2 苏联派遗传学代表团参加纪念孟德尔的国际会议27

3.3《自然界》杂志陆续刊出李森科时代前遗传学家的成就28

30 第四章瓦维洛夫的科学成就

4.1《自然界》刊出《我们时代的杰出学者》30

4.2 全苏遗传学家和育种学家协会以瓦维洛夫名字冠名38

4.3 纪念瓦维洛夫会议40

4.4 瓦维洛夫的纪念像在萨拉托夫揭幕41

4.5 瓦维洛夫的“遗传变异性的同源系列规律” 43

4.6 纪念瓦维洛夫的同源系列规律发表半个世纪63

4.7 遗传同源性:从瓦维洛夫到基因工程时代70

4.8 栽培植物的起源与地理学80

4.9 瓦维洛夫的不幸遭遇81

83 第五章俄罗斯遗传学的其他奠基者

5.1 俄罗斯遗传学的发端与部分奠基者的成就83

5.2 菲利普琴科的进化思想87

5.3 菲利普琴科和瓦维洛夫的争论88

97 第六章进化遗传学的另一个发祥地——俄罗斯

6.1 切特维利柯夫最早提出综合进化论97

6.2《从现代遗传学观点论进化过程中的某些方面》一文中的“结论” 98

6.3 切特维利柯夫和进化遗传学102

6.4《进化遗传学的莫斯科学派》一书的序言和绪论110

6.5 在苏联独自发展起来的进化综合学说116

6.6 纪念切特维利柯夫的会议125

6.7 杜布赞斯基对切特维利柯夫的赞扬126

131 第七章卡尔别钦科人工合成植物多倍体

7.1 苏联遗传学的大科学家131

7.2 卡尔别钦科的死因143

145 第八章综合进化论的一面旗帜——杜布赞斯基

8.1 他来自俄国,又到了美国145

8.2 杜布赞斯基登上进化学舞台的时代背景——“达尔文主

义的黄昏”阶段的尾声和综合进化论阶段的开始148

8.3 杜布赞斯基来到美国开始其研究生涯的新起点154

8.4 成为进化遗传学领军人物157

165 第九章别尔格父女

9.1 循规进化论165

9.2 莱莎·Л·别尔格作“苏联遗传学史”报告166

9.3“苏联遗传学史” 167

191 附录1 本书重要人名译名对照

198 附录2 本书重要书刊名译名对照

200 结语

内容提要

前言

 

        遗传科学的发展历史,一般是从孟德尔遗传规律再发现的1900年算起的。迄今不过经历113 年,历史不算太长。可是就在这并不算太长的遗传学发展历史中,却曾出现过一股相当强劲且持续时间很长的逆流。那就是在1930 年代中期到1960 年代中期出现在苏联的以李森科为首的“米丘林生物学派”。这个派别所提倡的理论,从今天的科学角度来看,是完全错误的。可是它由于得到斯大林和联共(布)党的支持,曾嚣张一时。在李森科时代之前,俄罗斯的遗传学队伍是仅次于美国的一支劲旅。它的一些研究领域独具特色,如瓦维洛夫的遗传变异性的同源系列规律、栽培植物的起源中心学说,卡尔别钦科的多倍体植物研究等在国际上都是开创性的、领先的,享有盛誉。他们对遗传学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与欧美遗传学家不分伯仲。切特维利柯夫则是最早把达尔文学说与现代遗传学理论结合起来的学者,他所领导的莫斯科进化遗传学派是综合进化论的另一个发源地。杜布赞斯基在研究中继承和发扬了切特维利柯夫的学术思想,运用美国先进的研究技术,才取得重大成就而成为进化遗传学的大师。

        然而欣欣向荣、蓬蓬勃勃向前发展的俄罗斯遗传学却在政治势力的粗暴干预下,被学术上完全错误、道德上非常败坏的李森科派给搞垮了。俄罗斯的生物学、遗传学、农学从而蒙受严重的损失。俄罗斯不少著名的学者与英才遭到杀戮、监禁、流放,铸成许多人间悲剧。“米丘林生物学”这股逆流还借助于政治势力,越过苏联国境,流淌到苏联以外的许多国家。在欧洲有波兰、民主德国、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等8 个前社会主义国家;在亚洲有中国和朝鲜。这股逆流在上述国家延续的时间短则十几年,长则二三十年。所以如此,因为它是被斯大林和苏共中央批准的“真正的科学”。越南和古巴是否贯彻过李森科的“理论”,笔者一直未曾得到调查途径,故不得而知。在我们国家,从1949 年到1950 年代末,教育部明确规定,大学生物学系的课程和高中的生物学及达尔文主义课程都要讲授李森科的米丘林遗传学和创造性达尔文主义,而不准许讲授传统的遗传学即孟德尔、摩尔根的基因、染色体学说。上述决定给我国遗传学、生物学和农学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危害。1960 年代后,在“百家争鸣”的口号下,提倡以毛泽东思想挂帅,批判两个学派,建立中国自己的遗传学。所谓用毛泽东思想批判孟德尔、摩尔根学派,其实用的不过是稍许变了点样的李森科派的见解。1950 年代到1970 年代,是分子遗传学在西方取得长足进步和辉煌成就的时期,而我们还要费时费力地去建立中国自己的遗传学,显然是非科学行径。1976 年“四人帮”倒台,党中央拨乱反正之后,李森科派的阴魂才最终从我国大地上消散。在不算长久的遗传学发展历史中,李森科为代表的这股逆流竟持续了近30 年之久,且曾君临世界的几近半壁江山。对于这样一个曾经给科学造成过莫大危害的反科学派别,应该从政治历史与科学的角度作必要的分析与清算,总结出一些教训,这对于我国今后科学事业的健康发展会有所裨益的。另外,过去由于政治历史原因,我国广大的生物学工作者和科学史工作者对于李森科时代前俄罗斯的一些卓越遗传学家和进化学家的学术思想及学术成就了解很少,甚至可以说几乎全然不知。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笔者通过近半个世纪的文献阅读,认为活跃在20 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俄罗斯的一些卓越学者,如瓦维洛夫、菲利普琴科、切特维利柯夫、卡尔别钦科等人的学术思想与学术成就是值得介绍给国人的。这本小册子对于我国遗传学、进化学、农学、科学史等领域的学者提高教学与科研质量谅必会发挥一定的作用。这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

        这本书得以面世,笔者要深深感谢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与王世平副主编。王世平同志在审阅了这本小册子的原稿之后,认为对于我国一些学术领域的工作者具有参考价值,对于行政领导该如何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于是便置市场效果于不顾而毅然将稿件接受下来并答应努力使之出版。笔者还要深深感谢著名的昆虫学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尹文英教授,生物信息学及进化学领军学者、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兼研究生院院长、西藏大学长江计划特聘教授钟扬院长。两位专家给予这本小册子相当高的评价并极力推荐出版。笔者深深感谢钟扬院长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主任廖文武教授。他们认为这本小册子颇适合作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参考读物而慷慨提供出版资助。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