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八面风文丛)

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八面风文丛)
ISBN: 
7-5428-3313-8/K.8
出版日期: 
2005-08
开本: 
20开
页码: 
434
定价(元): 
42.00
作者: 
[美]罗伯特·马克·弗里德曼
译者: 
杨建军
  

目录

前言 v

 

作者说明及致谢 ix

引言  非凡的优异 1
1 诺贝尔奖和它的历史 2
2 作为一种建制的科学 3
3 访问外国:一个介绍 5
第一篇  每一次颁奖都会引起无休止的争端 

1897—1914年,诺贝尔奖的开始 13 
 
第一章  我所能想得出来的使用一份遗产的最愚蠢方式!
    保持诺贝尔的理想 15
1.1 诺贝尔的遗产 15
1.2 帮助梦想者还是阴谋者? 19
1.3 把零星碎片拼起来 23
1.4 谈判的遗产 27
1.5 谁在负责? 29 

第二章  分崩离析

    不顾一切地追求化学上的共识 31
2.1 “团结就是力量” 33
2.2 摆平老前辈 37
2.3 “干掉彼此的候选人” 41 

第三章  与我自己专业密切相关者优先

     诺贝尔物理学奖中的偏见 49
3.1 物理学中的实验主义偏见 51
3.2 “烦恼和悲伤”:一种斗争文化 60 

第四章  每个诺贝尔奖都可比拟为一面瑞典国旗

     皇科院的特权——选优 67
4.1  “把标准降到……连我们自己的人……都能得奖” 68 
4.2 “皇家瑞典的皇室”和“大排档的国家” 72

第二篇  难道瑞典科学院……对一切都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浑然不知吗?
    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偏向的中立和诺贝尔梦想的终结 87 

第五章  诺贝尔奖在战时应该照常颁发吗?

    1914—1915年,中立之文化政治 89
5.1 1914年:利己的中立? 91
5.2 1915年:一个立场的选定 101 

第六章  伤口仍在滴血的时候!

    诺贝尔的激情:1916—1919年,保卫文化 116
6.1 确定诺贝尔的新角色 116
6.2 1917年:拭目以待 120
6.3 1918年:为战后作准备 123
6.4 1919年:开始的终了 134
6.5 诺贝尔奖和皇科院蒙羞 141

第三篇  乌普萨拉的小教皇们
1920?—1933年,傲慢和盘算:物理学奖 145 

第七章  绝不能让爱因斯坦得诺贝尔奖

    让物理学为瑞典保平安 147
7.1 前奏:两次世界大战间的物理学 147
7.2 世界舞台上的爱因斯坦 152
7.3 爱因斯坦与诺贝尔地方主义 156
7.4 爱因斯坦的胜利 171 

第八章  坐在诺贝尔委员会上,犹如坐在流沙上

    纪律和不满 175
8.1 两位求变的物理学家 175
8.2 1923年:从诺贝尔物理学中取消天体物理学 179
8.3 既省钱又救了西格班 188
8.4 反叛 197 

第九章  皇科院中的喧嚣

    接管委员会 203  
9.1 反暴动行动 203
9.2 肆无忌惮的奥森 212
第四篇  别杀弹钢琴的,他正尽力而为
   1920—1940年,寻求诺贝尔化学奖的标准 221 

 

第十章  十足心胸狭窄之人进入委员会
    无知,无能:一个昏乱的化学委员会 223
10.1 克服阿伦尼乌斯:能斯特的奋斗 224
10.2 寻找够格的候选人 229
10.3 针锋相对 231
10.4 外交和偏见 234 

第十一章  三思而行

     委员会的更新与生物化学的偏见 238
11.1 斯维德贝里的成名 239
11.2 委员会的牛头犬:冯·奥伊勒切尔平 249
11.3  另外的声音,另外的选择:界定化学的挑战 257  

第五篇  可耻的交易

     以科学之名义败坏诺贝尔遗产 265 

第十二章  让人眩惑的方言

     停止发奖,保留判断 267
12.1 人各一所诺贝尔研究院 268
12.2 保密、信任和欺骗 272 

第十三章  完全缺乏一个明晰而客观的标准

     大科学和低道德:奖的权威 283
13.1 世界回旋加速器工作者大团结 284
13.2 不让迈特纳得奖:瑞典的核赌注 292 

第十四章 圣殿骑士们

     进入诺贝尔“天才”和“优异”平庸的时代 315
14.1 非常时期中的例行公事 316
14.2 峰回路转? 328 

结语  深入的反思 335

1 信念之根据 335
2 竞争的文化 336
3 拯救诺贝尔的遗产 342 

附录一 1901—200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与化学奖获奖人 349

附录二 1900—1951年委员会成员 353
附录三  奖金金额 355 
注释 358
译后记 433

内容提要

前言

      关于诺贝尔奖(Nobel Prize),我们究竟知道些什么呢?作为优异的象征和天才的指标,它在大众文化和科学文化(scientific culture)中占据着突出的地位。每年获奖人的宣布都会引起相当数量媒体的关注,它们描述获奖人的成就,统计他的国家的得奖次数。诺贝尔奖也经常出现在广告上,用在瑞典外交关系中;它被用来界定一个超级精英阶层,甚至为加州一所精子库做推销。有些大学愿出钱“买”诺贝尔奖获奖人;拥有诺贝尔奖获奖人的学校则大肆鼓吹。诺贝尔奖获奖人的传记辞典一部接着一部上市,造就了一群科学界的英雄。对某些研究者来说,诺贝尔奖不仅是最重要的奖,也是科学成功的唯一衡量。
      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诺贝尔庆典上,工业界、政府、科学界和文化界的领袖们与瑞典皇室一起,欢宴、跳舞,通宵达旦。在家中,我们这些人在电视上看着这些盛典,听获奖人大谈如何解决世界上的难题。游客们在斯德哥尔摩花钱就可以参加一个复制的诺贝尔晚宴。就像好莱坞的奥斯卡金像奖,或欧洲的音乐大奖一样,无论多么使人眼花缭乱还是令人讨厌,每年都会有一次。
      本书旨在打破这样一个幻像:诺贝尔奖公正而客观地将桂冠加在物理学和化学界“最佳”的科学家头上。作为偶像、神话和仪式,诺贝尔奖已经深入人心。但它的提名、评审和选择的程序却鲜为人知。本书旨在打破这样一个幻像:诺贝尔奖公正而客观地将桂冠加在物理学和化学界“最佳”的科学家头上。基于对诺贝尔物理学委员会和化学委员会以及瑞典皇家科学院的档案资料的广泛研究,本书探索了这段历史,以期了解为什么有各种人利用诺贝尔奖来谋求他们自己在科学上、文化上以及个人的企图,他们又是怎样进行的。“优异”即使在科学上也不是一个很清楚的概念。
      诺贝尔奖虽然是个国际性的奖,可是自从1901年开始颁奖以来,瑞典皇家科学院就一直掌握着最后结果的决定权。诺贝尔物理学委员会和化学委员会各自的五位委员按照他们自己的判断评审候选人。提名人的推荐很少能够分出候选人的先后。即使他们能够,委员会也很少接受一致提名,甚至多数人所推荐的候选人。有些明显受大多数提名人拥护的候选人,例如庞加莱(Henri Poincaré)和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因为相对论),却遭委员会否决。而另一些获奖人如哈登(Arthur Harden)和尤里(Harold Urey),都仅仅得到一个提名人的推荐。无论用什么统计——数据、获奖频率或获奖者的国籍——都不能解释诺贝尔奖的分配。得奖之成败并不依靠永恒不变的优异标准。关键的是委员们自己那些变化多端的优先次序,以及他们对科学成就的了解。
      诺贝尔奖史不仅是获奖者的历史。诺贝尔奖机构也经历了它的发展和演变,尤其在对规章的解释,委员会的程序和优先次序,甄选获奖者的标准,对提名人意见的采纳,以及委员会与瑞典皇家科学院的关系等方面。瑞典科学界不同的派系对物理学和化学领域的界定、研究的方法和优先次序上有不同的意见,而这时常与诺贝尔奖的讨论发生纠缠。诺贝尔奖影响着这些专业在瑞典和国外的发展。有些委员处事很冷静;有些则公开或暗中致力于自己的野心。
      这种公众形象和科学界的自我认同,通常并不代表现代科学的实际状况。巅峰角逐(politics of excellence)此处暗示本书英文书名:The Politics of Excellence。——译者
      不仅仅是挑选得奖的人。一年一度的庆典上的演讲和仪式都具有一定的吸引力,研究的领域、国家的传统、科学的理想和诺贝尔奖的本身都在这个场合受到颂扬,科学的天才们普遍被看作英雄。然而,这种公众形象和科学界的自我认同,通常并不代表现代科学的实际状况。
      笼罩在神秘和传奇中的诺贝尔奖第一次被学者们认真研究,是在1976年诺贝尔基金会公开了它的五十多年的档案之后。虽然可看到的只限于1950年以前的档案,但这个限制并没有阻碍对较近的诺贝尔奖史的讨论。查明了委员会和瑞典皇家科学院幕后的操作,我们才能了解诺贝尔奖的实际运作。另外牵涉到的还有一些更大的问题。通过察看甄选获奖者的程序,我们也可以考察现代社会中科学价值体系的变化以及诺贝尔奖的地位。诺贝尔(Alfred Nobel)要求他的奖应该颁给那些“对人类的最大福祉”作出贡献的人。他所指的究竟是什么?委员会的成员们如何解释他的意愿?对此我们今天又应该怎样理解?虽然本书包括了许多评论,但目的并不是攻击科学或瑞典皇家科学院,而是要我们在这个竞争激烈、商业至上和浮夸盛行的文化中,反省诺贝尔奖的意义。在一个新世纪开始时,科学界在适应后冷战时代(post cold war era),我们应该如何重新认识和挽救诺贝尔的遗志?

作者简介

      罗伯特·马克·弗里德曼(Robert Marc Friedman,1949- ),科学史家,首屈一指的诺贝尔科学奖史研究权威学者。1978年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科学史博士学位。1989-1997年,执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担任历史系和科学研究计划教授;1994年,任职于瑞典大学研究理事会和瑞典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执行管理委员会,担任高等教育历史与社会学的托尼·瑟格斯戴特(Torgny Segerstedt)访问教席;1997-2000年,在奥斯陆大学的大学史论坛任高级研究员;2001年至今,在奥斯陆大学人文学院担任科学史跨学科教授。自1980年开始,潜心研究诺贝尔奖档案20余年,通过发掘与评奖当事人有关的大量书信、日记、评审报告等素材,撰著了《权谋》这部“将诺贝尔奖请下神坛”的惊世之作。

精彩片段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