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巨匠——从欧拉到冯·诺伊曼

数学巨匠——从欧拉到冯·诺伊曼
ISBN: 
978-7-5428-6453-6/N·978
出版日期: 
2016-12
开本: 
16开
页码: 
452
定价(元): 
68.00
作者: 
约安·詹姆斯
译者: 
潘澍原等
  

目录

序 / 1

前言 / 3

 

第一章  从欧拉到勒让德 / 1

  欧拉(1707―1783) / 1

  达朗贝尔(1717―1783) / 8

  拉格朗日(1736―1813) / 15

  蒙日(1746―1818) / 21

  拉普拉斯(1749―1827) / 29

  勒让德(1752―1833) / 37

第二章  从傅里叶到柯西 / 42

  傅里叶(1768―1830) / 42

  热尔曼(1776―1831) / 47

  高斯(1777―1855) / 58

  泊松(1781―1840) / 69

  彭赛列(1788―1867) / 76

  柯西(1789―1857) / 81

第三章  从阿贝尔到格拉斯曼 / 90

  阿贝尔(1802―1829) / 90

  雅可比(1804―1851) / 97

  狄利克雷(1805―1859) / 102

  哈密顿(1805―1865) / 108

  刘维尔(1809―1882) / 115

  格拉斯曼(1809―1877) / 122

第四章  从库默尔到凯莱 / 127

  库默尔(1810―1893) / 127

  伽罗瓦(1811―1832) / 132

  西尔维斯特(1814―1897) / 139

  魏尔斯特拉斯(1815—1897) / 148

  切比雪夫(1821—1894) / 157

  凯莱(1821—1895) / 163

第五章  从埃尔米特到李 / 171

  埃尔米特(1822—1901) / 171

  克罗内克(1823—1891) / 175

  黎曼(1826—1866) / 180

  史密斯(1826—1883) / 187

  戴德金(1831—1916) / 193

  李(1842—1899) / 199

第六章  从康托尔到希尔伯特 / 206

  康托尔(1845—1918) / 206

  米塔-列夫勒(1846—1927) / 213

  克莱因(1849—1925) / 218

  柯瓦列夫斯卡娅(1850—1891) / 228

  庞加莱(1854—1912) / 235

  希尔伯特(1862—1943) / 243

第七章  从E·H·穆尔到高木贞治 / 255

  E·H·穆尔(1862—1932) / 255

  阿达马(1865—1963) / 260

  豪斯多夫(1868—1942) / 269

  嘉当(1869—1951) / 277

  博雷尔(1871—1956) / 281

  高木贞治(1875—1960) / 290

第八章  从哈代到莱夫谢茨 / 297

  哈代(1877—1947) / 297

  维布伦(1880—1960) / 304

  布劳威尔(1881—1966) / 312

  诺特(1882—1935) / 319

  R·L·穆尔(1882—1974) / 325

  莱夫谢茨(1884—1972) / 332

第九章  从伯克霍夫到亚历山大 / 338

  伯克霍夫(1884—1944) / 338

  外尔(1885—1955) / 344

  波利亚(1887—1985) / 348

  拉马努金(1887—1920) / 355

  柯朗(1888—1972) / 360

  亚历山大(1888—1971) / 369

第十章  从巴拿赫到冯·诺伊曼 / 378

  巴拿赫(1892—1945) / 378

  维纳(1894—1964) / 385

  亚历山德罗夫(1896—1982) / 391

  扎里斯基(1899—1986) / 399

  柯尔莫戈洛夫(1903—1987) / 405

  冯·诺伊曼(1903—1957) / 410

 

后记 / 417

译后记 / 425

内容提要

        本书介绍了60位数学家,描绘了那个数学不再囿于其古典本源而发展到其现代形式的时代。这些数学家出生于1700到1910年间,来自多个国家,他们通过各自的思想、教学或是其他方式,对数学作出了重要贡献。本书的重点是他们经历多样、命运各异的生平,而非他们的具体成就。本书以数学家们的出生日期为时序排布,分为10章,每章包含6位数学家的生平。这样在顺次阅读时,数学发展的历程就以人物故事的鲜活形式展现出来。

前言

        从1707年欧拉(Euler)诞生到1987年柯尔莫戈洛夫(Kolmogorov)逝世,其间跨越了将近三个世纪。然而,高斯(Gauss)降生之际欧拉尤在,克莱因(Klein)初诞之时高斯未艾,而今世仍有知克莱因者。是故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借数步重返早先的年代,那时,微积分还有几分神秘。17世纪发生了一场宏大的科学革命,主要与牛顿(Newton)的工作相关,亦有笛卡儿(Descartes)、莱布尼茨(Leibniz)和其他人物的贡献。前半个世纪这些伟大的思想者纷涌一时,后半个世纪则光辉略逊而多在巩固,但在那些主要人物如雅各布·伯努利(Jakob Bernoulli)和莫佩尔蒂(Pierre Maupertuis)的推动下也有所进展。

        中世纪的大学通同之处颇多,其课程均基于“四艺”和“三艺”*。然而,尽管拉丁文仍保留作学术语言,宗教改革之后,这些大学在欧洲的不同区域以不同的方式发展。整个18世纪甚至更晚,这些大学都基本专注于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教授的课程有神学、法律和医学,但不包含自然科学的任何内容。除了欧几里得《几何原本》(Elements)的部分内容,数学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开展研究的不是那些大学,而是科学院,特别是柏林、巴黎和圣彼得堡的科学院。这些科学院属于研究机构,并处于国家控制之下,而非诸如伦敦皇家学会那样的独立团体。

        在19世纪以前,刊载新发现以供周知的科学期刊很少,研究通常以书籍的形式发表。这是专著流行的年代,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Principia)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而我们将看到,一流学者之间的通信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个人游访迁移规模惊人,在这一过程中传播着新的思想。19世纪法国和德国之间产生了强烈竞争,但这门学科发展始终超越国界———数学家们的“无形学院”总是国际性的。

        在本书中,其他语言的表达往往被译为英文,并视情形需要附列原文*。直译有时不能令人满意,比如对法语“système du monde”而言,译为“solar system”似乎较“world system”更合适,而对德语“Geheimrat”来说,译为“Excellency”或“Counsellor”比“Privy Councillor”更妥当。另一些表达似乎保留不译为好,如法语里的“Lycée”和“Grande Ecole”**,以及德语里的“Gymnasium”和“Technische Hochschule”***,因为翻译中语义的一致性无法保证。

        知道某个术语的内涵会随着时间和地域发生很大改变非常重要。譬如,在18世纪,“geometer”意即数学家(而非几何学家)。而“professor”一词往往应被理解为讲师(而非教授)———几乎所有的大学职位都是“教授”,如同现今美国那样,通常其薪水欠丰但可以兼职。其他可能难以理解的地方,诸如不同国家教育制度的特点等等,在其首次出现时就予以阐明,看来是最好的做法。

作者简介

        约安·詹姆斯(Ioan James,1928— ),英国牛津大学原几何学萨维尔讲席教授,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与新学院荣誉研究员。詹姆斯在数学研究上成就显赫,曾任伦敦数学学会主席,获该学会颁发的贝里克奖和怀特海奖。他于1968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而且是世界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已出版5本数学专著,新近著作则偏重科学史。

精彩片段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