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与普及交相辉映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章道义

        科技进步,一日千;/提高普及,并进不弃;/犹鸟两翼,缺一则替;/齐头并进,万众所企。 

        这是1956年,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和中华全国科学技术普及协会副主席的竺可桢先生,对一次全国科普展览的题词。这则题词,不仅表述了竺老对发展我国科技事业的两翼:“提高与普及”的相辅相成、缺不可的正确认识,也是他一生为推动我国科技进步,奔走呼号,身体力行的两个重要方面。对于这一点,凡是熟悉竺可桢这个名字的科教界的朋友都会有所耳闻和体会,几次纪念竺老的重要活动,也都安排有这两方面的发言。作为老院部(中国科学院院部)、老普、老科协一分子的我,长期在竺老的领导和熏陶下工作,感受就更深。但真正深入了解竺老在这两方面的所作所为及其影响贡献的全部内容,是在读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今年出版的《竺可桢全集》1~4卷之后。这4卷文集,共收录了700多篇竺老的文稿。为便于学习研究竺老的思想风范和道德文章,笔者将它作了一个粗略的分类。 

        学术论文、学术讲演、研究报告、学术专著和学科教材有近40篇(种)。 

        如1916年发表的《中国之雨量及风暴说》是作者在留学代发表的第一篇气象学论文,《地理与文化之关系》是作者留学时代发表的第一篇地理学论文。这是由于作者学习研究气象学是从地理学进入的,因此在这两方面都很有造诣,回国后不久,就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即后来的东南大)开出地理学与气象学两门课程,并于1920年撰写出《地理学通论》和《气象学》两部奠基性学科教材,由此开始,成为我国气象学和地理学的一代宗师。又如1929年发表的《中国气候区域论》,1934年发表的《中国气流之运行》、《东南季风与中国之雨量》,1935年印行的《中国之雨量》,1936年发表的《中气候概论》,1940年印行的《中国之温度》等研究著作是我国气象学研究的奠基性成果。而1963年初版的《物候学》和1973年发表的《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则是他半个世纪来心血结晶。前者同时也是一部提高与普及并进之作。他在1963年11月宣读的另一篇学术论文:《论我国气候的几个特点及其与粮食作物生产的关系,在当时来说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热点问题。 

        科学考察与参观视察的综述、报告和工作总结等有十几篇。 

        其中既有研究性的科学考察报告与学术成果、学术见解、学术总结,如《参加黄河勘察队考察西北水土保持工作纪》、《晋西北地区水土保持工作视察报告》、《雷琼地区考察报告》、《中苏合作的黑龙江流域综合考察工作》、《中国东北地区的气候特征和气候区域》、《中国的亚热带》、《综合考察是建设计划的计划》以及《十年来中国科学─综合考察(1949-1959)总论》,是他具有表性的科学考察著述;也有传播普及性的见闻、观感、纪行与谈话,如《海南岛橡胶种植大有前途》、《橡胶树在华南亚热带地区是可以推广种植的》、《要开发自然必须了解自然》和《开发黑龙江的第一步》等。这时竺老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其足迹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他的一些前瞻性的学术见解,如要开发自然必须了解自然,经济与社会发展要与自然环境相协调的科学发展观,如今才成为人们的共识。 

        为发展我国科教事业而提出的呐喊、呼唤、提案、建议、意见、计划与请示报告等有30多篇。 

        这不仅是由于他所处的科教界的领导地位使然,更多的是出于一位老科学家的良知和使命感与责任感。如他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发表的《我国地学家的责任》、《论我国应多设气象台》、《普通中学应设混合地理一门》、《取消学术上的不平等》、《希望科学也能说中话》和《论不科学之害》等是对当时政府和社会的呐喊与呼唤,而五六十年代提出的《就广东视察所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报告》、《关于自然资源破坏情况及今后加强合理利用与保护的意见》、《开展自然保护工作》、《关于开展西藏科学考察的建议》和《在首都建立全国生物资源博物院,以促进生物资源研究,普及生物资源知识》等则是向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和有关领导方面反映的意见、建议与提案。 

        在科技学术会议和科技工作会议上的致辞、讲话、工作报告和工作总结等有70多篇。

        这是由于他长期担任多个学术团体、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和中国科院领导的必然结果,对指、推动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学术水平的提高则是不可或缺的。如自1930年到1962年在中国气象学会及中央研究院等分别或联合召开的历次代表大会、学术年会、工作会议和国气象会议上的致辞、讲演,1935年到1965年在中国地理学会、中国科学院以及后来的国科委地学组别或联合召开的历次代表会议、学术会议和工作会议上的致辞、讲话和学术报告,对指导推动这两门学科的发展,团结壮这两支科技队伍都起了积极的作用,并发挥着深远的影响。1955年及1957年在中国科学院学部成立大会及学部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所作的《中国科学院生物学地学部工作报告》影响面就更宽了。 

        国际科技合作、学术交流与交往中的致辞、讲话以及对内对外宣传介绍一些学科进展方面的文章、概述、纪要、感言等有40来篇。 

        从30年代初的《第四次太平洋科学会议概况》、《第七次国际气象台台长会议记略》、《美国哈佛大学三百周年纪念感言》,到五六十年代的《欧三月的见闻与感想》,《国际地球物理年的组织和国际科技合作》,在意大利召开的第八次国际科学史大会上的致辞,以及在黑龙江流域综合考察中苏联合学术委员会上的多次致辞与考察工作概述,在多位世界文化名人纪念会上的致辞、报告等,留下了他几十年来驰骋在国科技舞台上的身影和足迹,是我国一位颇有国际影响的科学先驱。 

        此外,他还为众多学术书刊撰近40篇序跋、弁言、说明与评介文章;为我国的科技进展和科技团体的学术活动写过不少述评、纪要、感言与报道,并对某些学术理论、见解主张,提出过一些争鸣和商榷的意见;对大学教育的认识、见解、纪事、感言和对大学生的谈话、训词,更多达七十几篇,这是由于他担任多年的大学教授和13年的大学校长留下的印迹,其中不见解今天也仍然很有价值;他还对各个时期的时政与社会热点问题,提出了30来篇自己的认识、见解与评说,闪烁着他的睿智、品格和情怀;在写给社会各有关方面和同事、朋友、学生、属下以及外国友人的近200来件信函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发展我国科教事业的磋商、沟通、安排与托付。 

        竺老对发展我国技事业的另一翼:普及科学技术和推进科普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 

        除上述作品外,竺老还专门为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宣传科技成果,发展科普事业,讲述和撰写了120多篇科普讲稿、文章和书稿。 

        既有面向高层领导的汇报性质的诠释、见解、论述与评说,以争取高层领导的理解与支持。如《中国生物学地学的发展状况与途》是竺老1956年1月在怀仁堂向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所作的报告。 

        也有武装科普积极分子的动员性引导性报告。如《向科学进军的途径》是竺老1956年11月在全国职工科普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上向普及科学技术的积极分子和学习科学技术的积极分子的讲话。 

        有向社会各界讲述为什么要提倡科学、科学的精髓及开展某项科学研究的意义作用,以争取社会的理解与支持的。如20年代发表的《何谓地理学》、《气象与农业之关系》,30年代发表的《科学对于物质文明的三大贡献》、《近代科学与发明》、《气候与人生及其他生物之关系》、《气象与航空之关系》,40年代发表的《科学与革命》、《科学与社会》、《科学与国防》、科学与世界和平》,50年代发表的《为什么要研究我国古代科学史》、《黑龙江流域综合考察内容广泛意义重大》,60年代发表的《一门丰产的科学──物候学》、《物候学与农业生产》等。 

        有宣讲新中国的科学工作和科技成就的。如1951年发表的《新中国的科学工作》是作者为中国新闻社撰写的面向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同胞的新年特稿;1954年发表的《五年来的新中国科学研究工作》是为全国普协会主办的《科学大众》月刊撰写的向广大干部群众宣讲新中国科技成就的专稿;1962年发表的《喜看祖国的科学蓬勃发展》是在三年困难时期为强干部群众信心应《红旗》杂志之约撰写的。 

        有针对当时人们普遍关注、议论或困惑不解或不以为然或很想知道的社会热点问题。如他在美国留学时期发表的《论早婚及姻属嫁娶之害》、《食素与食荤之利害论》、《学生之卫生》,20年代发表的《说飓》、《论祈雨禁赌与旱灾》、《地理对于人生之影响》,30年代发表的《长江流域三十年未有之大雨量及其影响》、《天时对于战争之影响》、《解决中国民生问题的几条途径》、《中国实验科学不发达的原因》,40年代发表的《说台风》,50年代发表的《人力能克服冰雹吗?》等都是很有针对性的。如关于控制中国人口问题,他早在1926年《论江浙两省人口之密度》一文中就提出要进行研究,并认为是“不可缓之举”,1935年又进一步在《解决中国民生问题的几条途径》中明确提出要限制农村人口。再就是身为一名大学校长、全国知名的大科学家,还亲书面回答了一些报刊转来的读者提问,更是令人肃然起敬。

        有讲述中外科技史与纪念介绍中国与世界科技名人的。如早年发表的《空中航行之历史》、《气象发达之历史》、《北宋沈括对于地学之贡献与记述》,30年代发表的《近代科学先驱徐光启》,50年代发表的《中国古代在天文学上的伟大贡献》、《哥白尼在近代科学上的贡献》、《纪念卡尔·林内诞生250周年》、《纪念德国地理学家和博物学家亚历山大·洪堡逝世100年》等。 

        竺老的科普文章大多是应邀在广播电台和一些学校、培训班、会议所作的通俗科学讲演,由他的学生或助手整理发表,因此在体裁上多为讲述和论说体,但也有一些是用小品、随笔、散文、诗歌、趣谈、诠释、浅说、史话、纪实等多种文体表述的。如科学小品有《五岳》、《钱塘江怒潮》、《卫生与习尚》、《杭州西湖生之原因》、《徐霞客之时代》,科学随笔与散文有《南京的天气》、《测天》、《中秋月》、《向沙漠进军》,科学诗歌有《新疆是个好地方》、《南国风光无限好》、《冷门地理显才能》、《歌颂我国人造卫星上天》和《辛亥元旦抒怀》,趣谈有《二童争日解》《彗星》、《说云》、《天气和人生》、《沙漠里的奇怪现象》,诠释有《古谚今日观》,浅说有《气象浅说》,史话有《空中航行之历史》、《中国古代在天文学上的伟大贡献》,纪实有《欧游三月的见闻与感想》《中国科学院综合考察工作的发展》、《新疆纪行》等。 

        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对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倡导科学方法,提高人的科学素质的高度重视以及思想观念的超前和将提高与普及结合得如此水乳交融,令人叹服。他不仅早在30年代就多次发表了《科学研究的精神》、《求是精神与牺牲精神》、《科学之方法精神》等强调科学态度、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的演讲,还在《利害与是非》、《常识之重要》、《科学与革命》等讲演中,一再倡导要努力“造成一种爱真理求真知的风气”,扬“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科学精神。要像史学家那样秉笔直书,要坚持真理,就要有奋斗精神、求是精神,牺牲精神,不仅要能安贫乐道,还要提高人的科学素质。 

        他的思想观念的超前,主要是表现在他对一些学科的发展和生产建设中重大课题的研究具有前瞻性,如早在50年代中后期,他就着手推动研究“南水北调”、“改造沙漠”、“开发海洋”、“保护自然”等国民经济和社会与科技发展中面临的重大课题,并在《论南水北调》、《改造沙漠是我们的历史任务》、《海洋更好地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和《开展自然保护工作》等讲话和发言中,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意见,限于当时的条件,只能小规模地探索,如今已成为我国经济建设中受到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 

        这就我学习竺可桢全集1~4卷的一点体会与感受,愿与读者共享。 

 

        (本文作者是一位从事科普工作已半个多世纪的科普作家评论家,曾任中国科普研究所首任所长,中国科技报研究会理事长,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常务副理事长、首席顾问,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委、科技著作评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编著和主编科普书刊多种。)

 

来源:易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