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史 第Ⅲ卷 (文艺复兴至工业革命)

技术史 第Ⅲ卷 (文艺复兴至工业革命)
ISBN: 
7-5428-3456-8/N.576
出版日期: 
2004-12
开本: 
16开
页码: 
509
定价(元): 
全套980.00
作者: 
[英]查尔斯·辛格等主编
译者: 
高亮华 戴吾三主译
  

目录

第Ⅲ卷前言 1
第Ⅲ卷撰稿人 5
第Ⅲ卷期刊名称缩写 15
第1编 基本生产
  第1章 食物和饮料 1
  第2章 冶金和检验 19
  第3章 煤的开采与利用 51
  第4章 风车 63
第2编 制造业
  第5章 工匠的工具(约1500—1850年)79
    关于车轮制造的注释 89
    关于制桶的注释 92
  第6章 农具、交通工具和马具(1500—1900年)97
  第7章 纺纱与织布 109
    关于针织及针织品的注释 128
  第8章 显花织物 133
  第9章 玻璃 145
第3编 物质文明
  第10章 建筑构造 171
  第11章 从古代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市规划 187
  第12章 土地排水和改造 209
  第13章 机器和机械 225
  第14章 军事技术 241
  第15章 印刷术 261
    关于造纸技术发展的注释(19世纪前) 281
第4编 交通
  第16章 桥梁 285
  第17章 1750年前的运河与河道航运 299
  第18章 船舶与造船 323
  第19章 1400年前的制图学、测量学和航海学 343
  第20章 制图学、测量学和航海学(1400—1750年) 363
第5编 通向科学的途径
  第21章 历法 383
  第22章 1500年以前的精密仪器 397
  第23章 约1500年至约1700年的科学仪器制造 421
  第24章 机械计时器 439
  第25章 化学工业中的发明 461
    关于来自佛罗伦萨帕拉佐韦基奥油画的注释 481
  第26章 结语:西方的兴起 483
第Ⅲ卷人名索引 491
第Ⅲ卷译后记 509
第Ⅲ卷图版

内容提要

        牛津大学出版社30年才出齐的目前世界上最具权威性、篇幅最大、资料最全的世界技术与社会发展通史之中文版,涵盖自远古至20世纪中叶人类技术的历程。全书800余万字,拥有3000余幅皆为珍贵的照片和专门绘制的插图。全书各章均由相关领域的200余位国际知名学者撰写,内容翔实,材料丰富,观点新颖,富有思想性。本书极具收藏价值。

(人民网连载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49173/49180/index.html)

前言

        与前两卷不同,《技术史》第Ⅲ卷已经能够利用当时的一些印刷资料。随着世纪更替,这些印刷资料已构成了卷帙浩繁的技术文献,且数量仍在不断地迅速增加。于是,在前两卷中举足轻重的考古学证据,在本卷中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然,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仍从那些人工制品、制造业旧址,以及古老的设备中获悉16和17世纪技术实践的很多情形。不过,本卷所研究的这一时期,这种类型的研究并不是很多。然而,在这一时期,几乎每一项生产和制造工艺都拥有大量的文字证据,通常配有大量的插图,就像在我们视野所及的诸如阿格里科拉(Agricola)的《论冶金》(De re metallica,1556年)和伟大的《百科全书》等经典著作中所看到的那样。这样一来,即使一部鸿篇巨著也不足以适当地包罗这些材料。因此,本书编者必定要对所讨论的论题精挑细选,必定要给作者在论述篇幅上施加种种限制,这些限制使得后者的工作远非易事。本书编者寻求的是重点阐述那些技术中变化着的方面,这些方面不仅有着最为重要的社会和经济意义,同时还能反映出科学探究结果对技术创新的逐渐渗透。

        毋庸置疑,在本卷所要讨论的这一时期内,欧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是近代科学的兴起,它富有极大的潜力。对这一意义重大运动的研究,已超出这部《技术史》的范围,然而其影响却充溢于本卷和随后两卷之中。中世纪末,科学与技术的触点极少,且微不足道;其中有些方面将在第19章和第22章中有所讨论。解释自然现象成了哲学家的分内之事,至于其实际运用,则留给了工匠。哲学家更为关心的是书本与观念,而对于事物则留意不多;他在对自然界做笼统的解释时展示了令人敬仰的聪明才智,但在细节上却极大地忽略了它们的实际运用。与此相反,工匠则对他所遵循的生产方法和工艺之外的知识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因为那些生产方法和工艺是代代相传到他手上的,而且它们已经能使他达到所需的效果;对那些解释他行为的理论,他则全然不知。只有在17世纪才有极少数人意识到(尽管这一念头在中世纪已有征兆),原来科学与技艺均与自然现象相关,且可以相互倚重。人们逐渐明白,有关自然的知识赋予了人们控制自然力的力量。自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伽利略(Galileo)和笛卡儿(Descartes)的时代起,在欧洲就一直有人认为科学必须最终指导技术人员的活动,并认为科学性的技术(scientific  technology)将塑造文明的未来进程。

        尽管如此,但若高估此类想法或是纯科学(pure science)的成就对于本卷所涵盖时期的欧洲技术的影响,将是荒唐可笑的。举例来说,有少数几种技术,如航海(第20章)和工业化学(第25章)直接受到了科学思想运用的影响,但很多试图使工艺方法合理化并加以改善的早期尝试都是以惨败收场的。科学方法及科学发现在生产的经济活动中的逐渐渗透,分析和精密测量对工匠们不可捉摸的技艺的取代,是一个要延伸到本书后几卷的冗长故事。但直到17世纪结束后好多年,工业进步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于工艺发明,而不是依赖系统性科学研究的成果。后者的绝对统治地位确立于19世纪末期,这部《技术史》认为,这标志着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因此,尽管纯科学在16和17世纪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技术的基本要素与早期时代没有很大的不同。像前几个世纪一样,这几个世纪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手工工具、自然力或畜力的使用占统治地位;较少使用金属;大量消耗熟练或不熟练的人力;小规模生产。即使在这个创造性的时代,发明和新方法也不以新颖性作为特征,因为循序渐进的工匠和企业仍处于主导地位。

        万事开头难。在三个多世纪的历史视野中,那些被认为是时代奇迹的悠久技术传统的集大成者——庞大的木船(第18章)、粗重的提水机(第13章)、宏伟的石建筑(第10章)以及精巧的编织挂毯(第8章),当与最初的科学研究分支的粗浅成果相比较时,其重要性就不怎么明显了。而我们这一时期科学研究的粗浅成果有摆钟(第24章)、金属性质的探究(第2章),甚至还有科学所发明出来的用以促进其自身研究的那些仪器(第22章和第23章)。前者正如恐龙,是进化过程中无与伦比却注定灭绝的物种;而后者,则昭示着一种新的发展进程,虽然其前途仍不明朗。在本卷中,编者试图对两者都加以适当关注。

        本卷的另一个设计,则是为以工业革命为主题的下一卷先行铺路。第2、3、7和17章揭示了18世纪下半叶怎样为生产和经济关系的重大变化夯实了基础,其主要影响在于金属和煤炭的使用、纺织工业和运输。可以看到,发明创造性在亚伯拉罕·达比第二(Abraham  Darby, the second)、阿克赖特(Richard Arkwright)以及瓦特(James Watt)的时代之前并不是没有影响力的。人们确实长久以来就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它们的解决使得工业化得以首先在西欧发生,然后波及整个世界。

        这部《技术史》在地理上的限制以及接受这种限制的原因,已在第Ⅱ卷的前言中阐述过,无需赘述。遵照前述的设计,本卷主要讨论西欧国家。它们的历史具有双重意义的独特性:因为它同时包含了近代科学和工业主义的诞生。这些国家与近东及全球其余各地的关系都与原先盛行的截然相反,在第Ⅱ卷的跋中对原先的情形专有论述。较之以往,欧洲更加大量利用世界各地的原材料和初级产品(第1章),并反过来出口工业制成品;这块大陆也不再借鉴那些有着古老文明的地区的技术遗产,相反,它在它们中间确立了自己的技术霸权。我们讨论的范围并不涉及这一变化了的关系中的经济方面;这一经济方面的结果是:到19世纪末,欧洲几乎在商业上控制了世界所有其他地区。这一现象所导致的工业制造的新问题,对欧洲技术的发展有着不可避免的影响,将会在本书的后几卷中有所显露。

        有必要对本卷各章的时间跨度之大作些解释。它源于这一时期欧洲新老技术的融合;老技术主要来自古代近东地区,在新技术中,科学成分则日益重要。因此,有些主要说明了新技术变化的论题,比如制图术、航海术(第19章和第20章)或科学仪器的制造(第22章和第23章),是从古时开始追溯的。至于其他例子,譬如在许多世纪里鲜有变化的手工工具的使用(第5章),可以不太费事地讨论下去并得出一个结论。技术的历史本无简单的定例可循。这部《技术史》各卷设定的年限也只能作为其内容的大致指南。本卷主要关注16世纪和17世纪的事件,即关注从意大利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之间的技术。但是业已证明,在两个时限上各有所逾越,不但是合适的,而且实际上也是至关重要的。

        鉴于欧洲和北美的一般历史和地理状况广为人知,而且进一步的信息来源几乎是唾手可得,所以在本卷中附上像前两卷那样的时间年表和地图似乎是不必要的。因为可获知的资料成比例递增,因而本书各卷的时间跨度剧减。第Ⅰ卷是以地质学的标度作为时间跨度的;第Ⅱ卷横跨了大约两千年的时间;至于本卷,则是两百多年的时间。既然时间跨度缩小了,所以就科学史家和技术史家而言,政治历史事件的意义减弱了。在本卷讨论的这一时期内,城邦衰亡而民族国家兴起;经济竞争取代了宗教偏执;法国取代西班牙成为欧洲的霸主。这些事件,尽管就它们本身而言很重要,但对此处讨论的技术变化却鲜有影响。更有意义的也许是返回经济史中,考察一下欧洲大西洋沿岸地区对地中海日益增强的优势地位;研究一下经济组织及经济群体关系的变化;探究一下经济增长的进程。但做如此概观又会将本书写成一部近代工业文明通史,这并不是我们的主旨。

        编者们沉痛悼念本卷的撰稿人之一弗拉纳根(J. F. Flanagan)先生的辞世。他撰写的那章“显花织物”的长条校样由他校过,并且所有插图也得到他的首肯。我们尤其要向福布斯(R. J. Forbes)教授、斯肯普顿(A. W. Skempton)教授、史密斯(Cyril S. Smith)教授和泰勒(E. G. R. Taylor)教授致以谢意。感谢他们在本卷的编纂工作中所给予的帮助。所有的著者在插图的制作方面也都给予了慷慨的支持。

        在编辑人员中,也有变动。我们为雅费(Elsbeth Jaff)博士的辞职感到非常遗憾,她希望能有时间去完成自己的研究工作。她的广博知识、学者风范和不辞劳苦的工作态度,全都无私地奉献给了这部《技术史》前两卷的编纂。里夫(M. Reeve)小姐现已成为编辑中的一员。编者们再一次向他们队伍中的其他成员——克洛(A. Clow)夫人、哈里森(E. Harrison)夫人、皮尔(D. A. Peel)夫人,以及佩蒂(J. R.  Petty)小姐——表示感谢。她们的工作是负责参考书目考证以及一些日常工作,担子很重,但她们却完成得相当好,且毫无怨言。编者们还不断地得到了克拉伦登出版社(Clarendon Press)的职员们在方方面面的热忱帮助。

        这样一部巨著的问世,不求助于大型图书馆是不可能的。编者们再一次向大英博物馆图书馆、剑桥大学图书馆、伦敦图书馆、专利局图书馆、科学图书馆和沃伯格(Warburg)学院的诸位官员致谢。在本卷中,艺术家的工作比起前两卷来已不是太重要;大部分工作还是交由伍德尔(D. E. Woodall)先生来做。我们也很高兴能得到诺曼(E. Norman)先生和扬卡(F. Janca)先生的帮助。索引由亨宁斯(M. A.  Hennings)小姐负责编制。
  
                                           查尔斯·辛格(CHARLES SINGER)
                                           E·J·霍姆亚德(E. J. HOLMYARD)
                                           A·R·霍尔(A. R. HALL)
                                           特雷弗·I·威廉斯(TREVOR I. WILLIAMS)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