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林效应的智力开发原理

相关图书: 

超负荷的大脑——信息过载与工作记忆的极限(哲人石丛书第三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978-7-5428-5208-3/N·804
出版日期: 
2011-07
开本: 
大32开
页码: 
152
定价(元): 
17.00
作者: 
[瑞典]托克尔·克林贝里
译者: 
周建国 周东

        这是一个被称为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为了在这个时代中生活和工作,人们开始边走路边打手机,边开会边收发电子邮件,边看电视新闻边浏览电脑网页,还要在纷乱嘈杂的环境中一心一意地与人对话、完成手头的工作。对此,许多人有力不从心之感。

书评作者: 
龙玉平
发布媒体: 
中国图书商报

        好的科学普及工作者往往是好的科学家,需要普及的往往是比较新、比较复杂没有统一意见的东西;好的科学家往往是好的科学普及工作者,再复杂的科学问题实际上也是可以被公众正确理解的。

        我们身处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计算机、互联网、电视、移动通信等传媒提供的信息越来越多地锁定、左右着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从互联网到微博、从电话到手机、从台式机到上网笔记本、从普通电视到网络电视,信息的送达能力让你无处可逃。老板、客户可以方便地把你从私人生活中拉回到移动虚拟办公室中。即使在写字楼或者实验室里,传统的墙壁也早已被打破了,开放式办公使你早晨一坐到办公桌前就要面对电话、电子邮件、QQ、手机、周围的同事或同学无尽的骚扰,还要阅读、处理大量的文件、资料、文章、数据、公式、图像等。我们的注意力随时会被其他信息打断。信息湍流使我们要接受更多的信息,也使我们屏蔽、遗忘更多的信息。刚刚读过的一句想记住的和有意思的话,转眼就想不起来了。我们时常会觉得自己老了,脑子不够用了,无法同时做几件事情,无法保存更多的信息等等。我们的脑力是不是有极限的呢?

        1983年新西兰科学家詹姆斯·弗林发现了一个重要的趋势:在过去半个世纪中所有发达国家年轻人的IQ 指数(智商测试分数)都出现了持续增长,从1932年至1978年,美国年轻人的IQ平均指数提高了14点,这被称作弗林效应。弗林效应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主流理论认为,IQ指数主要是由遗传基因决定的,而人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获得如此快的“进化”。

        认知神经科学家为了解开这些关于人脑的谜团,在过去二十几年的时间里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弥散张量成像以及神经网络建模等多项尖端科技的应用和巧妙的实验设计,认识到了工作记忆和智力的关系以及修复认知功能的方法。这些成果集中体现在克林贝里教授的《超负荷的大脑》一书中。

        1974年,心理学家巴德利在模拟短时记忆障碍的实验基础上,提出用“工作记忆”替代原来的“短时记忆”概念。工作记忆是一种对信息进行暂时加工和贮存的能量有限的记忆系统,在许多复杂的认知活动中起重要作用。从认知神经科学家的角度看,工作记忆是一种基于持续性神经元活动的短期储存信息的能力。我们在办公室或实验室里,每天不断地制定工作计划,不断地面对诸多不同事情和干扰的时候,就会用到这种工作记忆。而且,工作记忆与IQ 指数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下棋的时候、玩翻牌配对游戏的时候,都是使用工作记忆很多的时候。克林贝里等科学家通过实验发现,人脑的顶叶和额叶中的部分脑区决定了我们工作记忆的容量,而不是整个大脑的各个区域。顶叶和额叶间的神经联系的髓鞘形成也与工作记忆的发展有关。这也是当前认知神经科学的主要工作,绘制大脑图谱,将不同的功能定位到各个不同的脑区。

        克林贝里等人发现人的大脑图谱是会发生变化的,也就是说通过药物或者一定强度的训练可以使某种功能得到改善。通过许多科学家的研究,为期5周的认知训练可以改善人们的注意力控制,因为注意力控制与工作记忆密切相关。大脑图谱可以重绘,认知训练后工作记忆可改善18%,解决问题可改善8%。我们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改善自己的脑力,比如多做阅读、下棋、弹奏乐器和跳舞等活动,这些活动可以改善后期认知能力、降低痴呆症风险。许多研究都表明,电脑游戏对注意力没有损害,相反设计得当的游戏可以提高人们的智力。

        按照这样的思路,克林贝里认为,工作记忆就是弗林效应的基础。也就是说,信息社会中的游戏、媒体、信息技术都在不断地增加着我们工作记忆的负荷,提升人群的工作记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反过来又提升了负荷和复杂性。(第140页)弗林效应让人们看到了开发大脑潜力的巨大前景,当然这会产生认同的心理学问题和道德责任的哲学问题。比如既然利他林可以提高反应速度、提升工作记忆容量10%,就有很多复习考试的大学生使用,社会上攀比性地使用这些药物最终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在日本,对利他林的非处方使用极度泛滥,以至于政府最终决定将利他林禁用。(第142页)克林贝里更看好通过训练改善功能的道路。

        《超负荷的大脑》一书的作者托克尔·克林贝里,是著名的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以及斯德哥尔摩脑研究院的认知神经科学教授,他不仅在工作记忆能力领域有突破性研究成果,在《科学》、《自然神经科学》、《美国科学院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病学杂志》等专业学术期刊上发表许多科研论文,而且是非常优秀的科学普及者。他可以以非常通俗而不失严谨的方式向一般公众讲述非常前沿的科学问题,并且把科学问题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感知和经验联系起来,把科学原理转化为开发人们智力的技术。克林贝里的例子表明,好的科学普及工作者往往是好的科学家,需要普及的往往是比较新、比较复杂、比较没有统一意见的东西;好的科学家往往是好的科学普及工作者,再复杂的科学问题实际上也是可以被公众正确理解的。科学家在接手一个又一个项目的时候,其实应该拿出些时间写些类似《超负荷的大脑》这样的著作,这非常有助于科学家对于自己研究意义在更广阔层面的认知,而不是迷失在无穷的数据和实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