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壳郎最爱哪种粪便——51个不正经的科学实验

屎壳郎最爱哪种粪便——51个不正经的科学实验
ISBN: 
978-7-5428-6292-1/N·952
出版日期: 
2015-08
开本: 
16开
页码: 
156
定价(元): 
25.00
作者: 
(法)皮埃尔·巴泰勒米(Pierre Barthélémy)
译者: 
刘曦等
  

目录

第一部分 滑稽搞笑的科学实验

从脱衣舞娘的小费看她们的排卵期

怎样以最快的速度登机

乌龟打哈欠会传染吗

哪种巧克力棒代表着更好的骨质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上厕所看书对身体有好处吗

老虎·伍兹,为我们推球吧

旁边车道的车真的开得更快吗

牛群感应磁场之谜

试吃猫粮的勇士

死神的步伐有多快

女人把男人变蠢了吗

肉体的痛苦可以净化心灵吗

当权者认为自己更高大吗

探寻玛丽·安托瓦内特综合征之谜

 

第二部分 异想天开的科学实验

吞剑者的痛

为科学,甘受那绞刑苦

找酒鬼做醉酒试验

情人节的“编外”婴儿

来来去去的阴毛

获奥斯卡奖,为长寿保驾

电视机前如何瘦身

如何在助产离心机上分娩

啤酒瓶变成开颅凶器

抽签选举可行吗

手指咯咯五十载

博若莱葡萄酒———超导电性冠军

为什么迷路的人会在原地打转

死亡选举路

人们会对姓氏产生偏见吗

屎壳郎最爱哪种粪便

地球生命能征服宇宙吗

如何爆破冰冻的奶牛

抢车位攻心战

 

第三部分 英勇无畏的科学实验

用耳朵评判薯片

在火星上如何踢足球

女性搭车攻略

老年人的体味真不错

遍撒黄金的已婚者

鸭子的同性恋尸癖

警察测酒驾的经验可靠吗

为科学贡献睾丸

粉笔和黑板也危险

巴塔哥尼亚人向哪个方向旋转

运动员观看色情视频等于服用兴奋剂吗

吞咽黑色呕吐物的医生

天堂和地狱,哪里更热

救命神器———圆珠笔

死于交配的苍蝇

吃下去的骨头能消化吗

内容提要

前言

        早餐时,如果你的面包片掉在了地上,那么肯定是抹了黄油的那一面贴在地板上。即使是这样,也请不要怨天尤人。其实,你应该知道,宇宙法则总是不尽如人意。抹了黄油那一面贴在地板上的面包片就是最有力的证明。你还应该知道,研究人员早就验证了这一点,并对此作了解释。但如果你还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么,你应该阅读一下这本书。因为它刚好可以让你了解这些看起来“不正经”的科学。

        那么,所谓的不正经科学究竟是什么呢?人们通常用两种不同的方式来定义这个非常特殊的领域。第一种说法比较尖刻,甚至有些恶意。它认为不正经的科学是一些人们从来就不应该从事的研究或者不应该发表的成果,因为它们看上去总是那样的荒诞可笑。不仅如此,任何情况下这些研究都不应该重复进行。似乎这种研究不仅浪费时间,更是对科学的亵渎。它认为科学就应该回答严肃的问题。不,不,不,研究人员不应该到脱衣舞俱乐部去研究女性是否跟其他动物一样有发情期,也不应该妄图解释为什么杜邦兄弟要在沙漠里绕圈,更不应该浪费精力去计算天堂与地狱的温度。总之,就是不应该!

        不过,我们也可以说,所有的问题,即便是那些看起来很愚蠢的问题,都是值得被提出来的。而不正经科学正是用于解答这些问题。如果说掉落的面包片常常以涂了黄油的那一面贴地,那么其中必有原因。而这个原因往往比你想象的更具深意……因此,我个人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把不正经科学看作是对科学研究方法的一种幽默演绎。

        搞笑诺贝尔奖始创于1991年。每年,它对于不正经科学来说,就正如龚古尔奖之于法国文学,它们都是令后者声名大噪的机会。搞笑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桑德剧院举行,该剧院位于著名的哈佛大学校园的中央。一开始,很多人排斥搞笑诺贝尔奖,害怕获得这个奖项。后来,这种富有幽默感的科学得到了人们的认可,获得搞笑诺贝尔奖反而成为一种荣耀(当然,这个奖项有时候也考虑到研究的深远意义)。2012年这一年设立了许多看似乱七八糟的奖项:搞笑物理学奖颁给了人类马尾辫中的物理学原理的研究;搞笑声学奖颁发给了“沉默枪”的研发者,这是一台能打断人说话的机器,其原理是让说话者听到自己稍有延迟的说话声音;搞笑流体力学奖获得者研究的是为什么人端着咖啡走动时,咖啡会洒出来;搞笑解剖学奖获得者的研究课题是训练黑猩猩如何根据同伴的屁股的照片来识别它们的同伴;而搞笑心理学奖获得者的研究课题则是为什么向左倚靠看埃菲尔铁塔会觉得它更小一些。

        这些神经科学领域的获奖者成功地阐释了什么是“诗意的诙谐”,而这,也正是我在不正经科学中最喜欢的。2010年,《偶然与意外结果》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讲述一个美国团队对一条死去的鲑鱼进行了磁共振成像检查。实验目的是通过测量鲑鱼在实验中脑部血流量的变化以检测其脑部活动的区域。一般地说,在活人身上做这种实验比在死鱼身上做更具说服力。尽管如此,这并不影响研究成果的有效性。实验中,研究人员向死鲑鱼展示了人类的照片,并观察其大脑对这些表达不同情绪的脸庞作何反应。结果,根据死鲑鱼的脑部成像来看,其脑中确实有一部分被“激活”了!

        该文作者从中得出以下结论:要么这个团队的努力将会使鱼类学的研究,甚至是整个生物界的研究,发生重大的变革;要么,他们所使用的一般性统计方法并不能消除实际实验中的误差。

        这一结论乍一看令人发笑(要知道研究人员的白色工作服下总是藏着一个搞怪的小丑),再一看却引人深思———这便是不正经科学所散发的无穷魅力。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表面上看起来荒诞愚蠢的实验背后,首先是一个研究者深入研究的决心与热忱。

        2011年以来,我每周都会在《世界报》的科学专栏发表文章,并将它作为开拓不正经科学这一领域的平台。本书中,大家将会看到这些文章的汇总。最后,我对致力于此专栏的全体同仁,尤其是埃尔维·莫翰先生,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他们允许我每周在这样一版完美无缺的刊物上播散一颗颗荒诞的种子。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