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秘密——阿西莫夫谈科学(阿西莫夫书系)

宇宙秘密——阿西莫夫谈科学(阿西莫夫书系)
ISBN: 
978-7-5428-5347-9/N·837
出版日期: 
2012-03
开本: 
16开
页码: 
350
定价(元): 
35.00
作者: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
译者: 
吴虹桥 苏聚汉 林自新
  

目录

前言 / 1
最短暂的瞬间 / 5
π之点滴 / 14
人间天堂 / 25
从卵子到最小生命单位 / 36
你也会说盖尔语 / 46
缓缓移动的手指 / 56
感叹号! / 66
我正在打量幸运草 / 78
12.369 / 88
敲打塑料 / 99
迟疑,腼腆,难以取悦 / 110
勒克桑墙 / 122
庞培与命运 / 132
丧失于未翻译 / 144
古老与终极 / 155
长时间注视猴子 / 165
关于思维方式的思考 / 176
全速倒退 / 187
最微妙的差别 / 198
漂浮的水晶宫 / 209
噢,科学家也都是人啊! / 219
弥尔顿,此时此刻你应该活着! / 230
质子在许许多多个夏天后死去 / 242
地球的圆圈 / 252
什么卡车? / 264
关于思维方式的再思考 / 274
远至人眼可见的未来 / 285
错误的相对性 / 295
圣诗人 / 306
最长的河 / 318
宇宙秘密 / 329

译后记 / 340
附录:阿西莫夫是个什么“家”? / 343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风格独特、饶有趣味的科学随笔集。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是有着“通才”之誉的世界科普巨匠和科幻小说大师。
        对科学的本质洞察入微,对事物的理解准确深刻,同时辅以广阔的背景、缜密的推理、生动的叙述——这,构成了“阿西莫夫文体”独特的逻辑美。在本书中,作者以其非凡的阐释能力,更是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深奥的科学知识与复杂的社会话题,一经他的生花妙笔点缀,读来便毫无生硬之感,更添余韵无穷之妙。
        在本书中您可以看到,阿西莫夫对奴隶制度和妇女地位的回望与评述,对智商崇拜和非理性的嘲讽与抨击,对迷信和反科学思潮的剖析与批驳,还有他对生与死的探索,对《圣经》的“科学解读”,对思维方式的思考……都可谓新意迭出、论辩精辟、哲理深蕴;加上幽默、亲切、常以自身经历或体验逗乐的开场白,以及画龙点睛的后记,更彰显出本书的盎然情趣,及其背后广阔的人文视野。
        相信您在感悟美妙的“阿西莫夫文体”的同时,更能得到许多知识、智慧和启迪,还有——理性思考的乐趣。

前言

        本随笔集所选各篇均来自于《奇幻和科幻杂志》,篇名与发表年份为:
        《年代久远的尘埃》(1958年11月),《最短暂的瞬间》(1959年9月),《π之点滴》(1960年5月),《人间天堂》(1961年5月),《从卵子到最小生命单位》(1962年6月),《你也会说盖尔语》(1963年5月),《缓缓移动的手指》(1964年2月),《感叹号!》(1965年7月),《我正在打量幸运草》(1966年9月),《12.369》(1967年7月),《敲打塑料》(1967年11月),《迟疑,腼腆,难以取悦》(1969年2月),《勒克桑墙》(1969年12月),《庞培与命运》(1971年5月),《丧失于未翻译》(1972年3月),《古老与终极》(1973年1月),《长时间注视猴子》(1974年9月),《关于思维方式的思考》(1975年1月),《全速倒退》(1975年11月),《最微妙的差别》(1977年10月),《漂浮的水晶宫》(1978年4月),《噢, 科学家也都是人啊!》(1979年6月),《弥尔顿, 此时此刻你应该活着!》(1980年8月),《质子在许许多多个夏天后死去》(1981年9月),《地球的圆圈》(1982年2月),《什么卡车?》(1983年8月),《关于思维方式的再思考》(1983年11月),《远至人眼可见的未来》(1984年11月),《错误的相对性》(1986年10月),《圣诗人》(1987年9月),《最长的河》(1988年7月),《宇宙秘密》(1989年3月)。
 

作者简介

        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享誉全球的美国科普巨匠和科幻大师,一生出版了480多部著作,内容涉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文学艺术等许多领域,在世界各国拥有广泛的读者。他本人则被誉为“百科全书式的科普作家”、“这个时代的伟大阐释者”和“有史以来最杰出的科学教育家”。
        阿西莫夫创造了奇迹,他的一生也是一个传奇。他的职业是写作,他的“业余爱好”还是写作。写作就是他的生命。1985年,在回答法国《解放》杂志的提问“您为什么写作?”时,阿西莫夫答道:“我写作的原因,如同呼吸一样;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我就会死去。”
        阿西莫夫“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在工作中死去,脸埋在键盘上,鼻子夹在打字键中”,可这种情形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生前他曾表示,他不相信有来世。但千千万万喜爱他的读者深知,他的伟大事业和他留下的宝贵遗产,已经让他获得了永生。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