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着晶体般纯净的心灵:《霍奇金传》译后记

相关图书: 

为世界而生——霍奇金传(哲人石丛书第二辑: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

ISBN: 
7-5428-3511-4
出版日期: 
2004-11
开本: 
大32开
页码: 
422
定价(元): 
30.00
作者: 
[英]乔治娜·费里
译者: 
王艳红 杜磊
  

书评作者: 
王艳红

        去牛津那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秋日。小街非常安静,乔治娜的猫躺在前院里晒太阳,后院的树上结着许多苹果。我喝着茶,向乔治娜请教中的一些文字含义,同她谈论女学家的境遇,以及多萝西的婚姻与爱情——杜磊称这最后一点为“八卦”。但他不能责备我只谈这些科学外围的东西,作为共同译者,他对晶体学与我一样不甚了了。天气很温暖,很不像在译这本书时感到的那个庄重清冷、很少有阳光的牛津。而当时头脑中模糊存在的一种哀伤,此刻更明晰地涌了上来。 

        杜磊和我都是科学爱好者“男女平等主义者”(我们不很喜欢女性主义这个词),都不认为女性在科学方面的能力逊于男性,但都对科学家在科学之外的生活兴趣高。有时候,我们简直无视科学家本身也是人,只注目于他们在理性探索路上的艰难,而不关心金钱、家务、柴米油盐。但恰恰是后者,给我们格外敬慕的女科学家构筑了通往更大就的障碍。当然,这只是包括偏见、歧视、误导和冷遇等许多障碍中的一种。 

        乔治娜和我谈到,多萝西的收入可以请得起人来负责家务,使她得以全心工作,现在的牛津女性就很难做到。洗衣做饭扫地这样看上去完全与事业不搭界的琐事,不知道耗尽了多少女子的青春与梦想,她们不能更专注地前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对一些女性而言,家务是一个妻子和母亲最大的和唯一的事业,这原也是很美的事。但并是所有的女性都愿意这样生活,而社会现实使她们绝大多数必须如此生活。晶体学家凯瑟琳·朗斯代尔与她的丈夫是同行,他与她结婚时,示愿与她分担家务、不希望她的研究为婚姻所误,这样的男人是异类中的异类。连多萝西的丈夫托马斯,也曾考虑过让妻子婚后辞去工作,并不明白她不可能离开晶体。

        我们说起乔斯琳·贝尔,那个发现了脉冲星的温良女子,人为她的导师独得诺贝尔奖而不平,她却一生与导师保持良好关系。乔斯琳屡次随丈夫搬家而换工作,导致自己的事业中断。她没有得到诺贝尔奖,但得到许多其它荣誉,包括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身份,然而这并不能把某些令人怅惘的设变为现实。我们还说起罗莎琳德·富兰克林,DNA 的灰姑娘,孤独的、早凋的英伦玫瑰。我到伦敦市中心的水石书店寻找多萝的传记时,看见新出版的罗莎琳德的传记排在书架上。也许是心情使然,总觉得封面黑白大照片上的罗莎琳德眼中有一种淡淡的哀愁。她在去世许多年后被塑造为男性主导的科研体系下被压制的女英雄,事情并不那样简单,她自己的性格也要负一些责任,但要没有不公正,那也是不公正的…… 

        但从同一时代走过来的多萝西似乎从未觉得自己作为女性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也不喜欢被当成女性的楷模,尽管她热情支持鼓励女性参与科研,希望“女性与男性同等的天赋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用”。我在此絮絮叨叨这个话题,恐怕也是她所不能赞同的事。她有着与她的晶体一般纯净的心灵,对清贫和艰苦不以为意,用一生去探寻晶体的奥妙,促进类相互理解与世界和平。她是一个为世界而生的、超凡脱俗的天使,而我总以为,或许正是因为这般的超脱,再加上她在某些方面的幸运(如父母对她的支持),使她并未完全理解女性和女科学家的困境(此外,与罗莎琳德不同的是,多萝西温柔安静的性格也为她减少了许多麻烦)。是的,在战的苦难与劫后的废墟中,所有的科学家乃至整个人类都处境艰难,但有潜力的女性想要发展事业特别是从事科研,机会的确比男性更少。多萝西走在路上,克服困难而从不抱怨甚至从不谈论它们,这样超凡的特质值得敬慕,却不能成为一般的标准。普通女性即使没有她那样的好资质与好性情,也该有尽量公平的努力机会。在这一方面,世界已经变好了许多,但还不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