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女郎·伽莫夫——发现双螺旋之后(金羊毛书系)

基因·女郎·伽莫夫——发现双螺旋之后(金羊毛书系)
ISBN: 
7-5428-3132-1/N.507
出版日期: 
1999-12
开本: 
24开
页码: 
263
定价(元): 
23.50
作者: 
[美]詹姆斯·D·沃森
译者: 
钟扬 沈玮 赵琼 王旭
  

目录

序xv
前言xvii
致谢xxi
人物表xxiii

序幕1

剑桥(英国):1953年4月  5
剑桥(英国):1953年4~5月  10
冷泉港:1953年6月  16
剑桥(英国):1953年7~8月   24
纽黑文、北印第安纳和帕萨迪纳:1953年9月   31   
帕萨迪纳、北印第安纳和东海岸:1953年10月~1954年1月   39   
贝塞斯达、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和帕萨迪纳:1954年1~2月   46   
帕萨迪纳:1954年2月   53
帕萨迪纳、伯克利、厄巴纳、加特林堡和东海岸:1954年3~4月   58 
帕萨迪纳:1954年5月   64
伍兹霍尔:1954年6月   68
伍兹霍尔:1954年7月   73
伍兹霍尔:1954年8月   78
伍兹霍尔、新罕布什尔和马萨诸塞的剑桥:1954年8月   83   
北印第安纳和帕萨迪纳:1954年9月   88
帕萨迪纳:1954年10月   93
帕萨迪纳和伯克利:1954年11~12月   99
北印第安纳、马萨诸塞的剑桥和华盛顿:1954年12月~1955年1月   107
帕萨迪纳和伯克利:1955年2~3月   112
东海岸、帕萨迪纳和伍兹霍尔:1955年3~6月   119   
剑桥(英国):1955年7月   128
欧洲大陆:1955年8月   137
剑桥(英国)和苏格兰:1955年9月   144
剑桥(英国):1955年10月   152
蒂宾根、慕尼黑和剑桥(英国):1955年11~12月   159   
英格兰湖区和苏格兰:1955年12月~ 1956年1月   166   
剑桥(英国):1956年1~2月   172
剑桥(英国):1956年2月   180
剑桥(英国)、以色列和埃及:1956年3~4月   184   
剑桥(英国):1956年5~6月   191
巴尔的摩、冷泉港和马萨诸塞的剑桥:1956年6~9月   196   
尾声 1956年10月~1968年3月   203
附录 伽莫夫手稿   223

内容提要

        紧随着1953年吉姆·沃森和弗朗西斯·克立克在进化领域DNA结构的发现,分子生物学界卷入了淘金热潮中。目的就是要揭示新阐明的分子所预示的生命之迷。《基因·女郎·伽莫夫》是吉姆·沃森有关DNA突破后令人惊异的后果的报告,补充了他的经典论文集《双螺旋》所遗漏的部分。
        书中伟人的合作与冲突,不仅有沃森和克立克之间的,还有许多其他人之间的,包括莱纳斯·鲍林(当时最伟大的化学家),理查德·费曼(加州理工玩小鼓的焦点人物),尤其是乔治·伽莫夫,长得像熊一样嗜饮威士忌的俄国物理学家,他将他那惊人的智慧转到了遗传学领域;和伽莫夫——此外还是一个无法抑制的恶作剧者——沃森成立了传奇性的RNA领带俱乐部。
        但是沃森——二十五岁已经中了遗传学研究的头奖——同样为另一个目标而困惑:寻找爱情,以及一个能和他非凡名声相匹配的妻子。在他和一群来自全世界的调皮的年青同事一起做着重要研究时,他们也攀比金钱,并相互抱怨缺乏合格的配偶。在狂热的寻找当时还很神秘的RNA分子的作用中,沃森的想法几乎不曾远离他所追寻的最终目标,一个迷人的斯沃斯莫尔女生,她刚巧也是哈佛最杰出生物学家的女儿。
        半科学实习,半感情教育,《基因·女郎·伽莫夫》深刻地揭示了伟大的科学是如何完成的。同时,它也是一本有趣的一个年青男子关于全部野心的自我剖析。

前言

        一个人观察周边世界并报道其所见所闻是很自然的,毕竟无数的记者和通讯员都在为媒体干 这些事。况且,科学方法的第一步也是观察以及报告所观察的结果。
        心理的诠释、动机和意愿就很危险了。
        正如化学家克罗托(Harry Kroto)一年前向我明确指出的——“万事万物都是主观的”, 本书的主体就是吉姆·沃森。书中还有许多其他角色,他们都是真人,其中相当多的 人(受害者)会因这本书而不快。然而,没有他们,也就没有这本书。
        我所能得到的信息表明,本书的一个“卖点”是女孩们,尤其是克丽斯塔·迈尔。尽管有许 多迹象,但作为一个迟钝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我可没有意识到浪漫的吉姆和女孩子们会 有那么大的问题。我自己的问题可是恰恰相反。
        如果用作真实事件的参考书,这本书并不可靠。书中存在许多事实错误和偏差,一些与所述 有出入的事实吉姆并未直接看到。
        我建议每张咖啡桌和每位发型师都应备有此书,对那些等待烫头发的女士来说,这是一本很 好的消遣读物。
        作为受害者们并未指定的领头人,我希望他们能原谅或者至少宽容我和吉姆。
彼得·鲍林

作者简介

        詹姆斯·D·沃森,纽约冷泉港实验室主任,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者之一。1928年4月6日生于芝加哥,1947年获得芝加哥大学动物学学士学位,1950年获得印第安纳大学动物学博士学位,此后转向遗传学研究,1953年与弗朗西斯·克里克共同发现DNA双螺旋结构。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和英国皇家学会会员,曾获得总统自由勋章和美国科学勋章,并与弗朗西斯·克里克以及莫里斯·威尔金斯分享了1962年度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精彩片段

书评

行走于科学和爱情之间
斯平

        距今50年前即1953年2月,两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靠着自己优美的科学直觉,在剑桥大学的卡文迪什实验室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1953年4月25日,权威科学期刊《自然》杂志发表了他们措辞谨慎的短文,向全世界宣告了这一发现,引起举世瞩目,掀起了一场发掘遗传学“金矿”的科学风暴。这奠定了现代分子生物学的基础,并被认定为20世纪生命科学领域最伟大的科学发现。而这两位后生小辈就是詹姆斯·沃森(James D. Watson,《基因·女郎·伽莫夫》一书作者)和弗朗西斯·克里克(Fancis Crick),从此沃森和克里克这两个名字形影相随。

        围绕双螺旋结构的发现有桩历史公案,因为除了沃森和克里克,还有两个与此关系密切之人:威尔金斯,当年伦敦大学国王学院DNA X射线衍射研究小组的负责人;富兰克林(女),DNA X射线衍射研究的具体执行者(这两个人之间有着剧烈的摩擦)。正是在富兰克林那精美的X射线衍射照片的基础上,沃森和克里克才构建出简单、美观的双螺旋模型。1962年,沃森、克里克和威尔金斯凭借双螺旋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而富兰克林却在1959年因为卵巢癌不幸辞世,年仅37岁,如若不然,恐怕诺奖的名分如何分配将是一个恼人的问题。其间的恩怨是非暂且不论,沃森和克里克则绝对是奇才:沃森15岁就读芝加哥大学,22岁获得动物学博士学位,23岁时由于一场学术报告而疯狂迷恋上DNA,仅仅26岁就揭开了双螺旋结构之谜;克里克当年也只有37岁,此前是物理学出身,1947年改投生物学师门,6年以后就和沃森来了个“大满贯”。遥想当年,两人正值意气风发,青春年少,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凭借天才的头脑和无与伦比的科学直觉,提出DNA是双链互补结构,并且呈螺旋状延展。就连当时最伟大的化学家莱纳斯·鲍林在这场角逐中也败在他们手下,所以沃森也惊异于自己的成功,“不时真的拧自己一把,以证明我不是身处美梦之中”。
        DNA双螺旋的发现,不是一个句号,而是吹响了遗传学大进军的号角。此后50年,遗传学、分子生物学的发展是“爆炸式”的,遗传信息的编码、复制、转录、翻译过程陆续揭秘,不久前人类基因组30亿个碱基对的全序列测定也是它的延伸事件。所以正如沃森所言,“无论好歹,我和我的朋友们在双螺旋诞生之时就在场——按任何标准,它都是科学史上的重大时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一出大型戏剧惟一的演员。”1953年发现双螺旋前后,这些演员的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后面对遗传学的淘金热潮,这些人身上又发生了哪些传奇事件?沃森这个颇有争议的科学大家究竟是怎样的个性?《基因·女郎·伽莫夫》(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应该可以提供答案。这本书的英文版2001年才与读者见面(在他另一本脍炙人口的自传《双螺旋》出版之后33年,关于此书,后文还会述及),从1953年4月写起,中止于1956年9月,详详细细记录了这三年半中沃森从事科学研究和情感历程的点点滴滴,而且更加侧重于内心世界的剖析和告白。“故事开始的时候我25岁,还没有结婚,考虑女孩子(girls)多于基因(genes)。它堪称思想、爱情双城记。”
        书名是“两竖一横”的线索,两竖是“基因”和“女郎”,一横是“伽莫夫”。
        “基因”是沃森一生无法割舍的挚爱追求,从英伦的剑桥到新大陆的加州理工、伍兹霍尔、哈佛和冷泉港,沃森探求遗传学宝藏的脚步从未停止,他不断以各种方式保持头脑的兴奋状态——登山、野营、远足、参加聚会等等,最终目标是让自己的大脑轻松运作!(也许对科学工作者有所启发?)他曾经和克里克再次并肩前进,德尔布吕克、费恩曼、鲍林、雅各布、肯德鲁、圣捷尔吉等等科学巨匠也在这三年半中如数家珍般出现,而且以最纯粹、最质朴的面目,不再是常人眼中高山仰止的神话,而是脆弱、敏感的血肉之躯,沿着这条线,有合作,有冲突,就作者而言,是力求把他眼中众人的真实一面呈现给读者,虽然“其中相当多的人(受害者)会因为这本书而不快”(引自彼得·鲍林为本书所作“序”)。
        此书的重头戏是“女郎”。虽然此三年半间令沃森心动的女孩有不下十位,有些还是“名花有主”,但他自始至终念念不忘的女神只有一位,那就是哈佛大学著名生物学家恩斯特·迈尔的长女克丽斯塔。自到剑桥,沃森就在暗暗寻找一个完美的女朋友,在哈佛邂逅克丽斯塔之后,梦萦魂牵,再难忘怀。堂堂一位科学名人,会不惜每天去门房的信架上搜寻17岁少女的来信,并且喜怒哀乐如风向标一般随克丽斯塔情绪和态度的起落而变化,甚至在克丽斯塔正式表示一刀两断之后还诚心诚意给女孩的父亲写信,表示“您可以想象,这对我是多么大的打击,不仅因为我爱他,而且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我们彼此合适。”“有时,她让我觉得她还太年轻,并不清楚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想要获得长大的权力和自己生活的权力。”沃森的感情是炽烈的,也许正是数十年后仍难以忘怀这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才促使他以自己珍藏的60封在1953年7月至1955年12月写给克丽斯塔的信件为指引,重拾往日的温馨情怀吧。书中有克丽斯塔的小像一帧,果然颇似高更画中的塔希提美女,欣赏如此姣好容颜并为沃森惋惜之时,令人不免暗想:如今的克丽斯塔,是否会为自己当年选择离开而有一丝遗憾?
        “伽莫夫”是书中的隐线,正如令DNA两条单链密合的氢键一般,他的出现使全书的种种事件契合在一起。伽莫夫是鼎鼎大名的,伽莫夫是令人着迷的,伽莫夫是绝无仅有的,伽莫夫是让许多人无可奈何的。首先,他是苏联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不满于“铁幕”而携妻逃往西方,令斯大林一怒之下禁止苏联科学家参加任何国际科学会议。到了美国他依然我行我素,好好地做着物理学家,突然对遗传密码极感兴趣,花费大量精力成为一名兼职生物学家,而且还有模有样:与沃森一起牵头成立了富有传奇色彩的“RNA领带俱乐部”,设计了领带的草图,并且从海军军需部拉来了赞助。伽莫夫最可爱也是最“可恨”之处是他的恶作剧,完全不分时间和场合,只要自己高兴就好。他曾经为了让一片学术文章作者的名字发音符合“αβγ”,说服一位与此完全无关的朋友署名,并且把发表时间设定为4月1日愚人节,搞得大家均摸不着头脑;他曾经一见面就骗沃森从正面打开自己赠送的日文版新作,然后在里面落款“骗你的——打开另一边”;他甚至把玩笑开到了美国科学院头上,在投送一篇学术论文时,在作者名字中加上了“汤普金斯先生”(他科普著作中的虚构人物),在遭到退稿并警告之后,就换一个信封,寄到丹麦皇家科学院发表(他也是丹麦科学院院士),并把抽印本寄给美国科学院的每一位生物学家……伽莫夫总是端着威士忌出现,也总是让旁边的人尽可能地多灌一些威士忌,也许这是他觉得让自己和大家都快乐一些的方式。他是一个大顽童,从原子跳到基因,又跳到空间旅行(他后来在天体物理学方面也有所建树),从不肯安分,他以自己的方式自由地生活,令沃森“如今回首自己的人生,才明白乔(伽莫夫的呢称)的睿智远远超出了我最初对他的评价”。
        沃森曾在1968年出版了他经典的自传《双螺旋》,而对《基因·女郎·伽莫夫》一书,他自己的定位是——从《双螺旋》停笔之处开始。当年《双螺旋》出版曾破费周折,最初书名定为《诚实的吉姆》,哈佛大学出版社希望出版。但是书中所写的东西令许多人感到恼火(包括克里克和威尔金斯),于是哈佛大学校长下令不能出版这本书,后来青睐此书的编辑携书一起“跳槽”到阿森纽出版社,更名为《双螺旋》后出版,结果成为最畅销的科普书,有多种语言版本,卖出一百万册。
        通过《双螺旋》,仅仅知晓双螺旋的发现过程,而要了解发现双螺旋以后的故事,解读沃森的内心世界,还需要这一半是科学、一半是情思的《基因·女郎·伽莫夫》。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