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21世纪的大学教育

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21世纪的大学教育
ISBN: 
978-7-5428-6561-8/G·3743
出版日期: 
2017-10
开本: 
16开
页码: 
144
定价(元): 
30.00
作者: 
克利夫顿·康拉德 劳拉·达内克 著
译者: 
卓泽林 译
  

目录

前言   / 1

 

第一部分   大学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 9

   第一章   当前对大学教育目的的论述   / 10

   主流观点:黯然失色的通识教育传统   / 12

   关于大学教育目的的当代理念   / 20

   大学教育基本目的的缺失   / 28

 

第二部分   趋于过时:21世纪的高等教育   / 31

   第二章   瞬息万变的世界以及对其做出回应的必要   / 32

   迅速变化的美国经济:从工业生产到知识与创新   / 34

   货币激励驱动下影响高等教育的四大趋势   / 40

   来自社会其他部门的经验:被同样冲击高等教育的市场力量重塑   / 46

   主动引导外部力量并使学生为崭新的世界做好准备   / 48

 

   第三章?走向陈旧:大学教育的默认目的   / 51

   默认目的的缺点:知识泛滥和职场商品化   / 52

   大学教育基本目标的需要   / 58

 

第三部分?成为一名探究驱动型学习者   / 61

   第四章?探究驱动型学习者的写照   / 62

   探究驱动型学习者的定义   / 63

   思维的核心品质   / 65

   批判思考能力   / 70

   精通不同探究模式的能力   / 73

   表达和交流观念的能力   / 75

   在前人的思想上前进   / 76

 

第四部分?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   / 81

   第五章?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的若干理念   / 82

   八个机构的举措   / 82

   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的机构实践   / 102

   结语   / 106

 

注释   / 109

 

参考文献   / 117

内容提要

前言

        界上有很多人仍然被美国的高校深深吸引着。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录取的学生来自全球各地,同时,我们的大学仍主导着全球排名。2010年上海软科教育信息咨询公司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前20所大学中有17所来自于美国。但是,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还未过去,我们的学院和大学就处于一个极不稳定且快速变化的环境,很大程度上,这个环境与由工业生产驱动的国家经济向知识和创新驱动的全球经济的转变相联系。

        基于这样的背景,过去几十年间有很多试图捕捉大学教育本质的深刻思考,然而,话语权仍然被那些高调的言论支配,没有对21世纪的高等教育提出一个转型的和统一的目的。

        大学教育的首要目的缺失,并且受市场力量的影响,使这种情况不断加剧,很多学院和大学已经回落到了大学教育的默认愿景:培养满腹经纶、由职场导向的“商品”。这种对获取知识的过度重视使我们缺乏对这一事实的清醒认识:在我们居住的无常世界中,个体首先必须为开发思想做好准备,这些思想将有助于他们应对未来生活中始终存在的飞速变化。此外,这个默认目的将大学教育看成一种商品,这种商品实际上只是将个体看作消费者而非人;它强调职业准备而非培养学生的能力以应对未来几十年持续变化的职场;而且几乎很少强调培养人们应对个人生活、集体生活和职场中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挑战以及机遇的能力。

        本书立足于确定大学教育目的的迫切需要,而这个目的应该是首要的、一目了然的,且为我们的院校广泛接受的。我们认为,这个目的应该符合长久以来被视为美国高校学习特点的多样性;应该对21世纪飞速变化的环境作出回应;应该打通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并且涵盖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及专业领域的研究;同时,帮助指导设计本科生教育,更新教学内容。

        本着对W. E. B.杜波依斯(W. E. B. DuBois)和布克·华盛顿(Booker Washington)(Dunn,1993)以及约翰·杜威(John Dewey)和罗伯特·哈钦斯(Robert Hutchihs)(Dewey,1937)对话精神的尊重,在写作本书的时候,我们邀请了来自高等教学领域的重要人物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们要帮助学生充实他们作为人的生活,那21世纪高等教育的基本目的应该是什么?[古希腊人将这种作为人的生活称之为“eudaimonia”(幸福),或者说“人类繁荣”(Bakewell,2010,p.109)。]最后,我们还邀请专家逐页审核本书内容,旨在使他们参与到关于21世纪高等教育目的的对话中,并丰富对这个问题的讨论。

        为了上述目的,我们将本书分成四部分。在第一部分,我们就当下关于大学教育目的的观点进行了反思与回顾,并最终发现,大学教育的基本目的明显缺失。在第二部分,我们以对21世纪全新世界的探索为开端,研究了在全球知识和信息经济背景下左右高等教育的市场力量,得出的结论表明:当代默认的大学教育目的——培养满腹经纶、由职场导向的“商品”——已经使得本科生教育过时了。在第三部分,即本书的核心部分,我们提出了高等教育的基本目的:培养探究驱动型学习者。在第四部分,我们列举了一些院校当下的措施案例,这些院校的课程和教学,或多或少折射出一些我们在第三部分中提出的高等教育的基本目的。

        在介绍本书时,我们回顾了驱使我们进行此项计划并激励我们写作此书的动力。

 

        克利夫顿·康拉德(Clifton Conrad)

        长期以来,我对高等教育的感情是相当复杂的。一方面,我的母亲和祖母都在知名学府接受过大学教育,她们培养了包括我在内的后代的好奇心,以及对学习本身的崇敬之情。另一方面,我的一些家庭成员将高等教育视为一种保障,尤其青睐常青藤联盟的高校,因为获取知识带来的保障将使人一生受益。

        我的难以满足的好奇心以及我争取到的大量机会——例如以本科生的身份分别获得了在政治哲学家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以及英语作家C. P. 斯诺(C. P. Snow)指导下学习的机会——使我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保障”,并最终促使我作出选择,投入到了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的研究中,成为了一名教师和学者。30多年以来,写作通识教育、普通教育、人文科学、美术及专业教育相关的文章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尽管我一生热爱高等教育,且对通识教育大为赞赏,但是很多年来我一直受到这样的困扰:高等教育界对高等教育的目的未曾有一个共同的看法,且没有太多为达成共识进行公开讨论的意愿。为了阐明我的观点,我邀请读者随机地向两名教授提出以下问题:高等教育目的的定义是什么?这个定义又是如何在他们的教学中得到体现的?两名教授对以上一个问题达成共识,或两个问题都达成共识的概率有多大呢?当很多通识教育的倡导者将知识的获取视为高等教育的核心时,我却逐渐对以下观点感到不安:仅仅用基础知识武装一个人,并让其应对未知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中,我们学习的很多知识可能只有几年的有效期。[我曾经在一个座谈小组中与莫蒂默·阿德勒(Mortimer Adler)有过接触,他是名著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他自封的获取“真理”的能力使我相信在西方文明中仅仅“博览群书”是不能达到培养人文素质的目标的,更不用说我作为一个教师或学者对高等教育作出贡献的能力。]

        令我失望的是,在我们的社会中,高等教育越来越多地被视为一个“保障”。不仅大多数家长和学生将毕业视为唯一标准,很多高等教育的研究者也是如此,如果想要使高等教育不仅仅是一个“保障”,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如果要让本科生成为“受过教育的人”,我们该让他们学习什么?

        差不多10年前,我和妻子朱莉娅(Julia)在去往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路上,我正式开始了对于21世纪高等教育目的的探究。自那以后,在我去位于拉丁美洲、欧洲、中东和亚洲不同地方的大学时,我同它们的管理人员、教员和学生就高等教育的目的进行了激烈的讨论。除此之外,我还通过不断阅读研究现有文献以及和全美很多教员、学生和管理人员进行交流互动,得出了本书的主旨。我特别感谢经常与我一起探讨研究的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同事们,如保罗·布雷德森教授(Paul Bredeson),研究生埃琳·范德·卢普(Erin Vander Loop)、杰弗里·马梅罗(Geoffrey Mamerow)及托德·伦德伯格(Todd Lundberg)。此外,我还要特别感谢对写作本书作出贡献的共同作者劳拉·达内克(Laura Dunek)以及我的妻子朱莉娅。

 

        劳拉·达内克(Laura Dunek)

        能够和克利夫顿 · 康拉德一起写作本书实属荣幸。很少有人能提出可能使人类明显受益匪浅的创新思想。目前,我正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育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这个追求预示着我第二段职业生涯的开启:在威斯康星大学系统中做了几年法律顾问之后,我决定攻读教育领导和政策分析的博士学位,以便将来能在高等教育中担当领导角色。我这样做是因为受到了同事的鼓励,他们都是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领导,通过我的长期观察发现,他们的远见和指引不仅能够给各自机构内的团体带来积极的影响,而且使校内的学生受益良多。可以说,我最终发现我的人生理想是为公共利益服务,而除了通过担任高等教育机构领导来实现这一目标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

        我的学术研究关注的是21世纪美国公立高等教育扮演的社会和经济角色,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对于所观察到的发展趋势感到灰心。在整个国家中,为了平衡税收缩减时期的预算,州政府正削减公立高等教育的资金。而社会大众逐渐意识到高等教育学位是一种有益于毕业生的一个私人利益,这是有别于公共利益的,因为公共利益增加税收和社区志愿服务,刺激人们创立新的公司,使得现有的雇主向数量庞大的学生居住区域靠拢。

        在公众对高等教育支持减少的同时,美国的经济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新兴全球经济已经将生产从美国转移到了像印度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一个新的知识和创新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中快速增长的部分。因为大学是美国知识和创新的源头,在我国历史的这一节点,高等教育有可能在经济增长中扮演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使我困惑不解的是,高等教育在新兴知识经济和维持经济增长中扮演了如此重要角色,而获得的美国高等教育公共资金和支持却越来越少。与美国不同,中国和印度正投入大量的资金以支持公立高等教育系统,这给我带来了一个疑问:如果这是知识经济的话,为什么我们要对成功所需的知识和创新的来源减少支持呢?

        我还担忧高等教育机构内的学生以及这些机构本身正不断远离这样一个目标:将人类的发展和为公共服务的准备置于优先位置。现今,很多公立高等院校正向关心稳定税收的企业模式靠拢,这种模式是对缩减公共资金的合理回应,但同时也引出了对公立高等教育基本目的的疑问。而且,我担心我们新一代的毕业生更关心如何负担大学费用以及找到一份高薪职业这样的底层需要,而不是他们自己作为“人”的发展。在人的一生中,没有谁能够一天工作24小时,一周工作7天,每个人都需要自我发展,培养人际关系。我们的学生关注的内容是不是应该超出他们毕业后所从事的职业呢?或者说,他们是否应该扩展他们对于大学的期待,积极推进自己作为人类和全球社会一员的发展呢?

        希望通过向有思想的民众推荐本书和其中的思想,康拉德教授和我能够促进高等教育领导者和学生间的讨论。或许我们的工作能为21世纪高等教育的基本目的是什么这一问题带来曙光,通过帮助揭示未来美国高等教育的轨迹,我们的思想能够为将来高校的活力作出贡献。

        在写作本书时,康拉德教授和我常常受到希沙姆·马塔尔(Hisham Matar)的一句话的鼓励,这句话是:“经过千锤百炼而写成的书籍带给我极大乐趣。你感觉到若不是因为此书的完成,这些作者的世界将不复存在。如果你能遇到一本这样的书,那必将是你的至高荣誉”(2007,p.11)。      这本书就是千锤百炼而成的,至于它是否值得阅读,是否能带来一些思考就由读者自行判断吧。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