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学与人文之间架起桥梁——刘兵教授谈“哲人石丛书·当代科学思潮系列”

相关丛书: 

哲人石丛书

丛书内容提要: 

立足当代科学前沿,彰显当代科技名家,绍介当代科学思潮,激扬科技创新精神。

丛书书评作者: 
刘兵

        Q:您能否概要介绍一下当代西方科普出版的发展趋势和我国科普出版状况,并在这个背景下谈一谈“哲人石丛书·当代科学思潮系列”的特色之所在? 

        A:在我们国家,科普出版中的"科普"这一概念始终处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在很长时间以来,我国的科普出版所主要关注的,是那种被称为“传统科普”的类型,即主要侧重对于具体科学知识的介绍和传播,至多在“普”的意义上,努力让语言更加通俗易懂而已。但近些年来,在国际上,虽然这种“传统科普”仍是一种科普的类型,但人们开始更加注重像“公众理解科学”之类的出版理念,也有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将“科学人文”或“科学文化”之类的理念体现于广义科普出版的努力。但总体来看,国内出版界在从事科普出版工作的相关人员中,持"传统科普"观念的人仍占绝大多数。“哲人石丛书·当代哲学思潮系列”引进的应当说是一些佳作,也是与国际背景中科普观念的转变相适应的。 

        高要求的科普创作对作者除科学知识之外的人文修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我国教育体制长期存在的缺陷,使得合乎这样要求的策划组织者和作者人数非常之少。经常遇到的情况是,即使在有了较好的出版创意之后,寻找合格的作者也几乎成为一个难以克服的困难。因此引进翻译国外优秀科普著作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办法。 

        近年来由于国内对科学的重视,科普书出版得越来越多,虽然一般而言远不能说非常畅销,但作为一类出版物,与过去相比,也确实越来越成为一个有潜力的新的热点。但在这种局部热点形成的同时,我们不应回避的现状是,在各种科普类的著作和丛书中,从选题、观念和形式上来看,质量平平者居多,重复的选题居多,而且传统的、纯粹知识性的读物仍占据了其中的绝大多数。往往出版者更加关注的是科普著作内容是否准确,作者是否权威,再就是更关注写作技巧,即是否具有通俗性,是否吸引人、可读等。从传统观念上,所有科学知识都很重要。可知识是永远学不完的,今天学会了,明天又有一个新的发展。但是和科学相关,还是有许多内容是涉及到人文的、精神的东西,它们是相对稳定的,虽然不是那么具体,那么直接,但又和知识紧密结合在一起。 

        “哲人石丛书·当代哲学思潮系列”中的《生物技术世纪》、《隐秩序》、《从界面到网络空间》、《何为科学真理》、《混沌与秩序》几本书稍微偏重理论性一些,显得深一些,这是一个好趋势,它拓宽了对科普单纯单一的理解,让人们不会偏食。就是说不只让人们只轻松地读一些好玩的东西,还要促使人们深入思考。另外这类书对于研究、创作者科学素养的提高非常有意义,因为任何浅显的著作都要以艰深的学术积淀为基础。原来我国的一些科普读物较少人文关怀,即与这种学术背景欠缺有关。 

        Q:《混沌与秩序》作者说虽然他的思考基于科学的成果,但他写的不是一本纯粹的科学著作,他希望跨越科技与人文“两种文化”之间的鸿沟。您是否觉得我国科学、技术与哲学、人文“两种文化”之间存在着更深的隔膜?也就是说一些当代科技思潮更需要为大众为社会所理解? 

        A:自从50年代末60年代初C·P·斯诺提出两种文化的问题以来,试图沟通两种文化、减少其间之分裂的努力一直延续到今天。这种努力表现在各个领域中,除了在科普(或称公众理解科学)的领域以外,甚至于在教育普及的领域,整个的改革方向也一直是如此。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将科学哲学、科学史、科学社会学的思想体现在其中的科普著作越来越多地问世。相应于此,也因为国内在科学哲学、科学史和科学社会学等方面研究力量的薄弱和积累的贫乏,国内一些不同层次的学术性著作近来也常常被归入一种广义的科普的范畴。对于这种范围广的出版物,人们时常冠以不同的名称,如公众理解科学,或科学人文等。但笔者以为,用科学文化这一称呼似乎要更确切一些。当然,这种粗略的分类也可能还只是过渡性的。 

        相对来说,在国外有关科普著作的出版要领先一些,这种领先主要反映在写作和出版的观念上。例如,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很早就从纯粹知识性的科普著作发展到思想性更强、更多地将社会和文化的内容渗透到科普著作,并提出了公众理解科学的新观念。“哲人石丛书·当代科学思潮系列”就是在科学文化出版物这种概念下,选题意识有所创新的著作。 

        所谓人文关怀,现在人们讲得很多,在我的理解中,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或具体到对某些具体的问题如科学的历史和传播来说,我们是否有一种人文立场,是否跳出纯粹技术性的科学知识之外,关系到你是否以一种更本质、更照顾到人性的立场来考虑问题。比如一种具体的科学发现或技术的发明,它有一些直接或间接的应用,会带来对社会的影响,随着核物理的研究,导致了原子能的发现,会带来核电站,也会带来原子弹;随着遗传学的研究,涉及到后来的基因工程,可能会带来基因的种种商业、医疗应用,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很多影响。那么,对于这些东西,我们纯粹只站在一个科学家的立场上,只要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什么是前沿就做什么呢,还是有一种更历史性的、伦理的、文化的、哲学的反思和思考?后者,就构成某种人文的关怀。这在本质上就是两种文化的一种融合。所以曾有人说,就文化而言,科学文化一开始就是人文的。在近代科学创立初期,那些大科学家,那些先驱人物,如达·芬奇等都是文理兼通的,在诸如像文学、艺术、工程、科学、哲学等各个领域无所不能。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人们确实注重交融。但随着科学不断发展、不断专门化,也就是按C·P·斯诺的分析,两种文化逐渐分离,出现了分裂,形成了鸿沟。现在到了一定阶段,反过头来需要一种在更高层次上回归,也就是说,对科学,还是有必要站在人文立场上进行一些考察、思考的。 

        不管从写作水平、文化意义,还是从科学精神的角度考虑,国外在科学文化出版方面确实比我们要领先得多,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在合格的作者的储备和学术的积累方面与国外差距较大。 

        因此,实事求是地讲,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在科学文化出版领域,我们还不得不对引进的、积累性的东西予以更多的关注。 

        Q:《生物技术世纪》一书的导论中说,“生物技术世纪”很像是浮士德与魔鬼签订的协约。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光明的充满希望的日新月异的未来。但是,每当我们向这个“勇敢新世界”迈进一步,“我们会为此付出什么代价”这个恼人的问题就会警告我们一次。《从界面到网络空间》一书也谈到计算机的“阴暗面”……或许科技的确是一柄双刃剑,我们与我们的下一代所承受的不只是科技带来的福音,国人没有丝毫理由盲目乐观。您认为,这套书中提到的哪些思想和教训值得我国借鉴? 

        A:在20世纪后半叶,与网络相比,确实再没有什么别的发明曾给人们的生活和观念带来如此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对于网络带来的好处与弊端,对于网络是应该大力发展还是严加限制,人们的看法是如此不一致。这些争议其实已经涉及到了许多关于权利、自由以及对之的社会控制之类在科学技术及其应用本身以外的更深层次的问题。 

        随着计算机的普及,特别是网络的普及,相应地带来了许许多多的新问题。而这些正在变得日益尖锐的问题在此之前或是并不存在,或是并不那么尖锐,最多也只是以很不相同的方式存在而已。对于每个上网者,都会不同程度地亲身体会到这些问题,像在网络中传播的形形色色的计算机病毒、像每个上网者都可以比在任何其它媒体中都更容易接触到的色情材料和其它通常会受到极大限制的信息,如此等等。近几年来,在各种媒体中,关于网上犯罪、黑客横行和色情信息的泛滥的报道与讨论已经有了许多。至少其中许多的报道和讨论带给人们的印象是:网络简直就是一个毫无秩序、充满垃圾、混乱不堪的世界。尤其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相关的讨论大多就事论事,只限于对具体的事例简单地做出轻率的判断和结论,而没有去发掘网络给人们和社会带来的新问题背后隐含的更深刻的含义。 

        网络,天然地就具有一种自由的天性。相当一部分人迷恋网络,也是与网上的自由有关。但我们偏偏可能就忽视了,被众多正人君子所痛斥的网上色情信息传播的问题,其实也是可以从言论自由和人的权利的角度来思考的。与黑客的问题相比,网上色情问题可能要更微妙、更复杂,也更易于成为热门话题。其实,每个网络的使用者,只要稍微有心,都可能会注意到网上色情信息的问题,但对这个微妙而复杂的问题,却绝不是通过诸如过滤技术等简单的方法就能解决的,甚至于相关的立法和执法,也会带来一系列新的问题。 

        Q:当代科学技术、科学思潮从哪些方面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和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科学思潮在整个社会发展中起了什么作用? 

        A:关于第一个问题的第一个部分,我想不必更多地解释。只要我们回顾一下人类文明的历史,回顾一下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再看一看我们身边的情形,自然就会对当代科学技术对我们的世界和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的重大影响有很深刻的理解。关键的问题在于怎样理解"科学思潮"。如果仅就科学的前沿发展来说,那可以说除了对我们未来生活方式潜在地具有影响之外,也对现在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有很重要的影响。但如果更加广义理解科学思潮,把与科学前沿发展相关的、我们前面所讲的那些对于科学和技术的人文理解也包括在其中,那可能就意义更加重大了,尤其是在文化方面。它可以影响我们对于科学本身、对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对于如何应用科学技术的成果的看法,甚至于可能会影响到我们对于人类自身的理解和对生活的目的与生活态度的看法。我更愿意在这样一种广义的理解中来看待"科学思潮"及其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