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泉医学生涯

史玉泉医学生涯
ISBN: 
978-7-5428-4401-9/K.21
出版日期: 
2007-05
开本: 
16开
页码: 
118
定价(元): 
80.00
作者: 
史玉泉等编著
  

目录

我的恩师史玉泉教授
代序

回忆录 / 1

家庭背景 / 3
童年时代 / 4
少年时期 / 5
大学阶段 / 7
 1. 立志读医的由来 / 7
 2. 国难时期的国立上海医学院 / 7
 3. 学校迁移 / 9
 4. 抗战中的“上医” / 9
 5. 山上的生活作息 / 10
 6. 经费的来源 / 11
 7. 重庆期间的医学课程 / 12
 8. 神经病学教授程玉麐给我的终身启发 / 13
 9. 重庆“上医”的扩大 / 13
 10. 医院实习 / 13
服从国家的统一征调 / 14
李科长突然失踪 / 15
教育部下达“延长征调期限令” / 15
征调期满后的去路 / 16
二战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 17
抗战八年终于结束,全国上下渴望和平 / 17
回上海老家 / 17
回中国红十字会第一医院工作 / 18
工作岗位调动,进中山医院当外科高年住院医师 / 18
在重庆市民医院时的恋爱 / 19
中山医院举办整形外科班 / 19
上海解放 / 20
外科住院总医师的工作 / 20
有情人终成眷属 / 21
初任中山医院外科主治医师 / 21
新中国建立后的首例开颅脑肿瘤切除术 / 22
抗美援朝开始 / 24
安徽成立荣誉军人学校 / 24
“一面倒,向苏联学习” / 25
医院的改制失败 / 26
再次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 / 26
开始接收神经外科进修医师 / 28
浙江省成立肺吸虫病防治委员会 / 29
研制明胶海绵 / 33
苏联专家来京举办神经外科学习班 / 34
我的入党申请 / 35
创新手术填补空白 / 35
协助浙医二院建立神经外科 / 37
三叉神经痛的研究 / 39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插曲 / 43
医学教学改革的“尝试” / 43
海峡两岸 / 44
开始培养研究生 / 44
陈公白医师留学苏联归来 / 45
“四清”运动期间 / 45
“文革”初期的局面 / 46
下乡做“赤脚医生” / 47
华山医院创造的“医护工一条龙” / 48
云南玉溪地区大地震 / 48
试制国内首批显微神经外科手术设备 / 49
试制手术显微镜 / 50
努力改进临床神经病学检查 / 51
编写《实用神经病学》 / 52
社会上刮起“办大学”风 / 53
埃及神经外科代表团来华访问 / 53
抢救支援缅甸的工人 / 54
是真理应坚持 / 54
“文化大革命”接近尾声 / 55
迎接科学的春天 / 57
脑血管疾病的研究 / 60
协助上海第二纺织职工医院建立神经外科 / 62
WHO访华团来访 / 62
分子生物学的兴起 / 65
1989年我退休 / 66
结束语 / 67
生平事迹 / 69
成长历程 / 71
投身事业 / 72
桃李满天下 / 74
硕果累累 / 74
盛名远扬 / 75
重要荣誉称号 / 76
代表著作 / 76
证书汇编 / 77
论著 / 89
主要英文论著 / 91
   Experience in Anterior Temporal Lobectomy for Temporal Lobe Epilepsy / 91
   Preliminary Report on Clinical Monitoring of In tracranial Pressure / 95
   Long-term Results of Cerebral Hemispherectomy Follow up Study
 of 4 Cases with Observation of a 22 Year Survivor / 99
   A Proposed Scheme for Grading Intracranial 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s / 103
   Surgical Treatment of 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s of the Striatothalamocapsular Region / 108
   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 of Corpus Callosum, Results of Surgical Treatment in 5 Cases / 112
论文题录 / 115
专著题录 / 118
其他论著题录 / 118

内容提要

前言

我的恩师史玉泉教授

      在我从事神经外科临床工作的经历中,有幸成为史玉泉教授的一名学生,那是1957年我在华山医院进修神经外科的时候。当时我国神经外科正处在萌芽时期,很少医院有独立的神经外科,而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已有30余张病床,有史玉泉、朱桢卿、蒋大介、杨德泰、殷晓东等医师。在我去华山医院进修之前张天锡教授刚刚完成一年的进修,和我一起进修的有福建医学院的刘俊翰医师,在我之后有史教授的第一位研究生臧人和医师。
      那时还没有CT、MRI等影像设备,对颅内疾病的诊断只能靠详细的神经系统定位检查和气脑造影、脑室造影以及脑血管造影。史教授查房时非常重视神经系统检查,而他作出的诊断非常准确。记得有一位年纪较轻的三叉神经痛的病人,史教授检查了病人后认为小脑桥脑角胆脂瘤的可能性大,后来手术证实了史教授的判断。令我非常钦佩的是史教授的手术功力,每一步操作都是那样准确和精致。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手术室设备简陋,没有手术显微镜,没有明胶海绵,没有双极电凝,没有动脉瘤夹,但是要完成很多复杂困难的手术。在处理颅内动脉瘤时他就戴着放大镜用丝线结扎瘤颈,每一步操作都是那样轻柔和精确,令人叹为观止。他还将完整切除下来的脑动静脉畸形的标本,用红、蓝色分别充盈固定动、静脉,使它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制成一个个教学标本,就像是美丽的艺术品。他还创立了脑动静脉畸形的“史玉泉分级法”,作为处理这种疾病的依据。他还自制骨蜡和明胶海绵,并应用到手术中。他的手术操作细致而准确,没有多余动作,手术也很干净,手术时成竹在胸,从不慌乱,从不责怪助手。观摩他的手术或是当他的助手,不仅获益很多,而且是一种享受。
      史教授学识渊博,著作等身,但他始终虚怀若谷,从不炫耀自己和贬低他人。他从不把功名利禄放在心上。在“文革”期间,他曾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他总是一笑置之,不屑与之计较。史教授又是一位感情敦厚的丈夫,他和师母互敬互爱、相濡以沫,堪称夫妻和谐的典范。
      我虽然只在史教授的教导下进修一年,但是受益一生,我一直以他为治学和做人的榜样。
      在史教授九十华诞之际,我衷心地祝愿我国神经外科的医学大师史玉泉教授健康长寿,阖家幸福。
                                           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教授      
                                                            2007年5月

作者简介

精彩片段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