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勒多彩的科学世界

相关丛书: 

哲人石丛书

丛书内容提要: 

立足当代科学前沿,彰显当代科技名家,绍介当代科学思潮,激扬科技创新精神。

丛书书评作者: 
钟华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当1998年底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刚刚推出高级科普丛书“哲人石丛书”的时候,大家对“哲人石”的概念可能还只是中世纪被人们假想为具有点铁成金之功、祛病延年之效的魔法石。对于这种魔法石的追求,促使了近代化学的诞生。策划者著名科普作家卞毓麟、科学史博士潘涛将这套丛书以“哲人石”冠名,正是想让它既象征着科学技术对人类社会的推动作用,也隐喻着科普图书对科学文化的促进效应。

        到2009年年初,“哲人石丛书”已经出版了3辑86种,封面也由深蓝色的压膜纸变为更时尚更有书卷气息的淡黄色布纹纸。出版十年来,丛书在“上海图书奖”、“上海市优秀科普作品”、“文津图书奖”等奖项的评选中频频获奖。更重要的也许并不是奖项,而是当提到“哲人石”,人们想到的已经不再是古时的魔法石,而是在“立足当代科学前沿,彰显当代科技名家,绍介当代科学思想,激扬科技创新精神”的主旨下,为读者勾勒出一个多彩科学世界的“哲人石丛书”。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总编助理王世平介绍,于岁末年初推出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原子弹秘史——历史上最致命武器的孕育》、《天才的拓荒者——冯·诺伊曼传》、《素数之恋——黎曼和数学中最大的未解之谜》、《爱因斯坦年谱》等十多种新品,无论在内容还是影响力方面都是十分有分量的作品。

        非常有文化的科普书

        在“哲人石丛书”刚刚推出的时候,科学文化学者、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刘兵教授就曾经用“在科学与人文之间架起桥梁”形容过这套丛书。到如今,谈到这套丛书,他依然是赞不绝口:“这么长时间,做这么大的规模是非常不容易的,到目前为止,在国内科普出版界也是空前绝后的。当然,其他出版社做科普书很大量的还是有,但是做这种高端科普、文化的,而且以这种方式做到这么大量的,也确实没有。”

        而当记者再次让他总结“哲人石丛书”的特点时,刘兵说:“我愿意用这样的说法来概括:做得很文化。因为科普书也可以按传统的做法传播科学知识,而这套丛书则非常有文化。”在今年北京图书订货会的专家荐书会上,他就推荐了“哲人石丛书”中的新作品《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

        《精神病学史——从收容院到百忧解》是加拿大皇家学会会员、精神病学教授爱德华·肖特的作品。在这本书中,作者向我们展示了社会对精神疾病不断变化的态度,有苛刻的,有无情的,也有令人鼓舞的。同时,他还描述了好几代科学家与精神病医师为缓解这些疾病所带来的痛苦而作出的努力。作为一本科学史著作,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同时考察了决定精神病学发展的那些科学因素和文化因素,他不仅揭示了推动18和19世纪德国精神病学空前进步的力量,而且究明了美国成为精神分析世界首府背后的因素,因而更具有深厚的人文关怀和社会意义。

        作者爱德华·肖特在专门为该书的中文版作的序言中写道:“正当中国这片辽阔而受人尊敬的大地准备在医学上实现巨大飞跃的时候,她也下决心要在精神病学和精神药理学领域取得重要进展。但是,这样一种冒险既存在希望,也存在危险。本书或许能提供一个向导。”

        “这本书对于中国读者的现实关注来看,也很重要。据说,现在中国抑郁症患者有2000多万人,由此可以说它跟我们的日常生活相关。”刘兵说,“这本书做的就是广义的科学文化,首先它做的就是科学史,但是又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硬科普,而是有文化层面的内容。”

        其实,科学人文是“哲人石丛书”一直以来的定位标准。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科普编辑室主任侯慧菊说:“高端的科普不是纯粹从具体的学科方面来进行学科知识的普及,更多的是从科学的素养上、精神上进行科普,因此我们也是更强调科学精神的培养。所以这套丛书更多的是偏于科学人文,甚至是人文这一块的。”

        因此,“有时候,书中的一些内容只要你能静下心看,就会不由自主地想看下去。‘哲人石丛书’是那种使你能静下心来看的书,看完以后你会有很多思考和反思,而不仅仅是科学知识方面的普及。”王世平说。

        畅销与常销

        此次推出的几本新书,都可以说是科学图书中的畅销书。

        《原子弹秘史——历史上最致命武器的孕育》着眼于大量的历史细节,描述了原子弹研制的过程,以及与原子弹研制相关的20世纪上半叶原子物理学的一系列进展。作者以爱因斯坦、玻尔、齐拉、费米、奥本海默等主要历史人物的传奇经历为主线,不仅栩栩如生地描述了他们的生平和科学活动,而且从社会的、政治的角度,全面反映了原子弹研制的时代背景,科学和政治的相互作用,以及科学家与政治家的对话和冲突。《原子弹秘史》是以小说般的行文写成的科学技术史,英文原版曾获“普利策奖”、“美国国家图书奖”,以及“美国国家书评奖”,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世纪80年代十佳著作”之一,并被译成十余种其他文字出版。

        “曼哈顿工程”是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大科学工程之一。相关的科学发现、技术创新,科学家的个人探索活动和科学团体的行为,最终都聚集到这个大科学工程旗下。“曼哈顿工程对于项目管理是非常有启发性的一个案例,作管理的人也是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的。因此该书原版作为项目管理类著作,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向商务人士推荐的75本必读书’之一。”侯慧菊说,“这本书部头比较大,分上下册,引进翻译这本书以及以后的市场操作对于我们来说挑战都比较大,但是我们还是决定把它做出来。我觉得这是应该向大家推荐的一本书,不论是想了解物理学还是想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可以从这本书里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

        2003年肆虐中国大地的SARS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阴影,因而在我们阅读《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这本书的时候会有很多地方感同身受。书中所说的大流感指的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流感大流行,最新的权威估计死亡人数为0.5亿~1亿。本书作者多线索展开论述,纵横交错地记述了这场最具毁灭性的流感故事,以及20世纪科学与医学发展的历史。这本书被美国科学院评为2005年度最佳科学/医学类图书。

        尽管不是《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的责编,但王世平依然饶有兴趣地把这本书通读了一遍,“仔细看这本书你会发现,到现在依然没搞清楚这个流感病毒究竟是不是人的流感病毒,也许是禽流感的病毒。作者写到,如果美国现在再次发生这样的大流感,那么美国公共医疗机构的床位还是不够的,防患于未然的前期工作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不仅仅是一般的大众可以看这本书,政府官员也是应该看看的。比如说这本书也为卫生部和各级疾病控制中心提供了一些好的应对措施,1908年已经有了这样一个经验教训,100年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哲人石丛书”按内容分为四个系列:当代科普名著系列、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当代科学思潮系列、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系列。给刘兵印象最深的是当代科技名家传记系列,“尤其是有些我们看起来是比较偏的科学家传记,实际上只是因为我们以往重视不够,反而更有补缺的意义。比如《旷世奇才——巴丁传》,我们做科学史的普及往往更重视相对论、量子力学,而巴丁的领域是凝聚态物理,但他又是特别重要的一个物理学家,获得过两次诺贝尔物理学奖。一般出版社可能不太会做这样的选题,而他们则能做。可以说‘哲人石丛书’的最大意义是它对中国科普事业发展的基础理论作用。这些书中有些与学术性著作有很大的交叉,很多学生在专业学习的时候也会读这些相关的作品,因此这套丛书中很多都是常销书,而不是那种昙花一现的泡沫读物”。

        比如此次出版的《天才的拓荒者——冯·诺伊曼传》、《素数之恋——黎曼和数学中最大的未解之谜》、《爱因斯坦年谱》等,都属于十分有学术意义的常销书。“这些图书的选取都很有眼光,目标也很有特色。真正的好书是常销的作品,而‘哲人石丛书’中的大部分选题都具有摆在书架上长期销售的潜力。”事实也证明了刘兵的判断。在已经出版的86本图书中,有一半重印,总码洋超过了1000万元,这对于科普图书来说还是十分可观的。

        十年科普引进之路

        “哲人石丛书”创始之初,就确定了一条走引进、翻译国外优秀科普作品的路。王世平说:“我们做这套书的初衷就是想在科普领域做一些更加有力度的事情。从国情来说,原创科普的难度是相当大的,科学家、科研工作者的工作非常忙,可以给他们做科普创作的空间非常小。如果我们转换一个角度,让他们把国外一些非常经典的科普作品翻译引进过来,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便捷的途径。实际上,十年来,这套丛书的影响比较大,受众面也相对比较宽泛一些,我们觉得引进比原创图书更能实现我们的科普理想。原创这块我们也做,但是哲人石这一个系列我们走的是引进的路子。”

        然而做引进科普图书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刘兵感慨道:“从版权联系到找译者,有时候找译者比找作者还难。而且,到目前为止,虽然引进类图书经常有很多翻译方面的问题遭到批评和非议,但是对于这套书还没有很明显的严厉指责,这也很不容易。要花很大的力气这么坚持地严谨地把这套书做下来。”

        除了在翻译上的严格把关,作为一套立足于介绍当代科普前沿思潮的图书,在时效性方面也是十分重要的。侯慧菊说:“以后我们的书可能会越来越有时效性,新书的推出在与国外同步方面会做得更多。今年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我们发现了几本2008年出版的相关图书,我们会很快推出来。”

        在不知不觉中,“哲人石丛书”培养了一批忠实的读者,互联网上常常可以看到有些执着的读者在求购“哲人石丛书”某年某书的某个版本。这些读者也常常令出版者感动,侯慧菊说:“比如说在上海书展上,有的读者只要是哲人石的品种,不管是什么内容他们都会买,在他们的心目中‘哲人石’代表的就是精品。这么多年,‘哲人石丛书’经受了市场的考验,在质量方面得到了读者的认可。这些老的读者我们已经固定下来了;作为高端图书,要得到新读者的认可,我们也要注重市场推广,我们以后也会请作者、译者在书展上作报告,在大型的售书网站上发布这些图书的推荐,结合新的读者在阅读方式和购书方式上的改变,我们也会有一些新的动作。”

        十年来,“哲人石丛书”的编辑队伍也在不断地发展着,谈到未来,王世平说:“我们还是想把哲人石的传统保持下去,等到出满100本的时候会有一个纪念性的活动。翁经义总编辑是‘哲人石丛书’最早的策划人之一,他给我们的社训是‘甘做科教兴国马前卒’,做‘哲人石丛书’实际上体现了这么一种精神,10年了,我们把这套书坚持做下来,更主要的是想为社会作一些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