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丽奥眼中的科学——科学编史学初论(增订版)

克丽奥眼中的科学——科学编史学初论(增订版)
ISBN: 
978-7-5428-4854-3/N.775
出版日期: 
2009-09
开本: 
16开
页码: 
238
定价(元): 
39.00
作者: 
刘兵
  

目录

序言
初版序言:欢迎无用的理论
导言:何为科学编史学
1.编史学
2.科学史
3.科学编史学
4.关于科学编史学的某些偏见
5.科学编史学的“用处”
第一章 科学史的历史概述
1.讨论范围的限定
2.科学史的起源
3.科学史的早期发展
4.从学科史到综合科学史
5.独立的科学史学科的形成
6.库恩的重要性
第二章 内史与外史
1.背景
2.内史与外史
3.内史与外史关系之争
4.科学知识社会学对内史与外史之划分的消解
第三章 科学史的功能
1.克拉的总结
2.科学史之功能的进一步归并
3.进一步的分析讨论
第四章 历史的辉格解释与科学史
1.概念的提出
2.历史的辉格解释与科学史
3.问题与争论
4.小结
第五章 科学哲学与科学史
1.“权宜的婚姻”
2.历史的回顾
3.科学哲学家对科学史的关注
4.法国传统
5.科学史家的态度
6.科学哲学与科学史的关系
7.“划界问题”与科学观
第六章 科学史的客观性问题
1.历史学中的客观性问题之争
2.史料、史实与观察渗透理论
3.科学史的特殊性
4.相对主义、一元或多元的科学观与科学史
5.客观性、主观性与历史学家的研究规范
第七章 科学史中的“科学革命”
1.“科学革命”的概念及其确立
……
第八章 女性主义与科学史
第九章 科学史研究中的计量方法
第十章 格/群分析理论与科学史研究
第十一章 科学史研究的传记方法(I):一般传记
第十二章 科学史研究中的传记方法(II):心理传记
第十三章 科学史研究中的传记方法(III)集体传记
第十四章 科学史教学
附录 李约瑟与“李约瑟问题”
参考文献
后记

内容提要

        不少科学史研究者早就问过:科学哲学或是科学编史学,对科学史研究有什么用?确实,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刘兵在他的书里虽然提供了一些答案,但是没有任何一 个答案能够像“笔有什么用?可以写字”那样简洁明了,令人满意。然而我们为何不可以反过来问:科学史对我们有什么用?历史学对我们又有什么用呢?很多人会 说:其实没用。没有历史学,地球照样转动,社会照样运作,生活照样进行。同样的,没有科学哲学或科学编史学,科学史的论文也照样一篇篇写成,科学史的书籍 也照样一本本出版。不过,人类是有文明的,人类总需要一些没有“用”的东西,历史学就是其中的一种——至少,历史会使我们变得更聪明些。同样的道理,科学 哲学,或是科学编史学,也会使得科学史研究者变得更聪明些。那些形形色色的哲学思考和理论探索,对于只知道急功近利、“立竿见影”的人们当然无用,但是对 于真正的史学研究,却是有益的滋养。中国古代史学家讲培养“史识”,或许也隐约有这方面的意思。

前言

作者简介

        刘兵,1958年生,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85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科学史、科学文化传播。出版有 《克丽奥眼中的科学》等专著9种,《刘兵自选集》等个人文集8种,《超导史话》等科学史与科学文化普及著作5种,译著7种;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其他 文章300余篇;主编有《科学大师传记丛书》等多种丛书、教材和读物。

精彩片段

        3.科学史的早期发展
        一般认为,16—17世纪的科学革命,就是哥白尼、哈维、伽利略和牛顿的科学成就取代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以及盖伦医学等古代 学说的过程。由于杜布斯。等人的工作,我们现在知道,这个时期的科学革命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方面,即围绕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学派的观点所 引起的一场持续的、场面更大的论战。(狄博斯.2000.136—152)在这场论战中,帕拉塞尔苏斯信徒们的武器就是科学史。 帕拉塞尔苏斯原名Philipus Theophrastus Bombastus yon Hohenheim,自称帕拉塞尔苏斯,取超过罗马最伟大的医生塞尔苏斯之意。他第一个打破传统,四处奔波,与盖伦理论的信徒论战。他提出了崭新的世界 观,认为炼金术是重新理解宇宙的基础。由于旧传统势力强大,树敌过多,他的大部分著作在他去世约20年后才陆续出版,赢得了许多读者,并且引起了历史上罕 见的大规模争论。实际上,由于帕拉塞尔苏斯学说对科学各领域产生了普遍影响,我们甚至可以说,它几乎从根本上改变了当时整个科学发展的道路。
        博斯托克(R.Bostocke)是帕拉塞尔苏斯学说理论的捍卫者。他的论著中几乎有一半是关于化学史和医学史的。他认为,追求真理的人应当向上帝而不是 向古人的著作学习。博斯托克进而提出,帕拉塞尔苏斯的功绩在于他恢复了古人就知道的真理的本来面貌。博斯托克的这种历史论证,只是为了宣传帕拉塞尔苏斯学 说的正当性。
        另一位著名学者居恩特(Guinter of Andernach)对帕拉塞尔苏斯学派的思想和态度极为反感,但他同时又认为这个学派所采用的化学药品的作用不可否认。

书评

资料下载

丛书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