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西班牙女郎”再次光临

相关图书: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哲人石丛书第三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978-7-5428-4722-5/N.759
出版日期: 
2008-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636
定价(元): 
49.80
作者: 
[美]约翰·M·巴里 (Barry.J.M)
译者: 
钟扬 赵佳媛 刘念
  

        大流感指的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流行,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约2000万,最新的权威估计数字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 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中世纪二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书评作者: 
侯慧菊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2003年,SARS(非典型性肺炎)疫情震动中国,波及全球。

        2006年,一个新名词——禽流感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再度引起恐慌。

        2009年,突如其来的猪流感再次令世人惊诧,而这场后来被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的疾病仍在蔓延之中,全世界又投入到一场与病毒的战争中……

        这三场流行性疾病,使人们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也给科学家们提出了挑战。就在它们蠢蠢欲动之时,全世界的科学家都绷紧了神经,他们在实验室忙碌之时,不约而同地,他们将之与历史上1918年的那场世纪瘟疫联系在一起……

        在现代人眼里,1918年已是久远模糊的岁月。但在历史上,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这一年结束,造成1000多万人死亡,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在经历了4年的惨烈战争后,人们盼望着和平宁静的生活。然而就在此刻,一场更大规模的灾难使得一战相形见绌,这就是当时被称为“西班牙女郎”的流感大流行。

        1918年流感具有很多特殊性。

        首先,它在一年之内暴发了3波,史上绝无仅有。1918年流感发源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哈斯克尔县,由回家探亲的士兵带入附近的福士顿军营。此时一战正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美国国内的兵力调动以及向前线战场的增兵步署,加快了流感的传染步伐,使这场传染病迅速波及全世界。流感第一波发生在1918年3月(春季);接着是9月(秋季),11月退潮;然后在1919年初(冬季)再一次升温。春季那波似乎只是序幕,感染率很高,但死亡率较低,没有出现异常。以后两波在全球各地同步进行。秋季暴发的那次死亡人数奇高。由于当时战局未定,正处于非常时期,新闻媒体为鼓舞士气,对负面的消息都不作报道。西班牙因为是中立国,而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患上了严重的流感,因此西班牙的报纸充斥着关于疾病的报道。也正因如此,许多人误以为这场流感始于西班牙,冠之以“西班牙女郎”的雅号。事实上,这场流感所展现出的残暴程度,绝对无法与这个柔情的名称相匹配。

        其次,1918年的大流感致死率极高。普通流感的“死亡率—年龄关系曲线图”总是以一个代表幼儿死亡率的波峰开始,然后进入波谷,随即再上升,在65岁出头的地方出现第二个波峰。以死亡率为纵坐标、年龄为横坐标,死亡率曲线图会呈U字形。然而1918年流感是一个例外。当年最大的峰值却位于年龄的中段。曲线图就像字母W。1918年流感总的死亡率为2.5%,其中青壮年占一半,年龄大多在24~35岁!

        1918年大流感在肆虐全球、屠杀万千生灵之后,很快就销声匿迹,变得无影无踪。是什么导致了这场致命疾病的流行?如何找到这些病原?这场疾病的克制之法是什么?大流感过去了将近一个世纪,可是,科学家们对这场大流感流行的原因、对它如此高的致死率仍在苦苦寻觅。虽然在这个追觅的过程之中科学家们付出了辛勤的努力,也取得了许多重大的成果,然而,时至今日,这个过程远没有结束。我们现在知道,引起1918年大流感的是一种叫“H1N1”的病毒,这种病毒到底是人流感病毒,还是禽流感病毒?是人流感病毒与禽流感病毒的结合体,还是由禽流感病毒进化成人流感病毒?……至今,科学家尚未有明确的定论。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以美国为重心,全方位再现这场惨绝人寰的世纪瘟疫发生、发展直至肆虐全球的过程。不仅如此,作者还将疾病置于特定的政治体制下进行思考。作者认为,不了解美国的全面战争体制,就无法看清那次大疫的真相。简言之,战争创造非常时代,非常时代滋生非常大疫。

        全面战争体制与这次大疫的关系,以费城为例,看得最清楚。1918年9月上旬,美国波士顿的军营首先暴发流感。9月7日,由波士顿调到费城海军基地的水兵,将病毒带了过去。4天后,基地中有19名水兵出现流感症状,第2天增加到87名,到了15日,已有600人入院,几分钟就增加一名新病号。海军医院爆满后,病患被送到民间医院。17日,那家民间医院有5名医师、14名护士突然病倒,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这时费城卫生局长仍然不觉得应该采取任何行动,他甚至告诉市民“疫情已得到控制”。他更关心的是9月28日的大游行,那将是费城史上最大的游行,目的在聚集人气,推销联邦政府的战争公债。各地都有销售责任额,历史名城费城当然不能落于人后。游行后,3天内费城31家医院全部住满病患。10月1日,117人死亡。不久,单日流感死亡人数超过过去平均每周死亡总数。卫生局长到10月5日下令禁止集会,关闭教堂、学校、戏院,但为时已晚。

        费城的例子,无法证实作者的假说,可坐实了作者认为当年流感大疫有“人祸”的指控。《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说明了即使是世纪大疫,杀害生命也需要人祸推波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