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客观的名义

相关图书: 

背叛真理的人们——科学殿堂中的弄虚作假(八面风文丛)

ISBN: 
7-5428-3726-5/N.637
出版日期: 
2004-12
开本: 
20开
页码: 
214
定价(元): 
22.00
作者: 
[美]威廉·布罗德 [美]尼古拉斯·韦德
译者: 
朱进宁 方玉珍
  

书评作者: 
李正伟
发布媒体: 
中国图书商报

        科学,几乎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至高无上的。虽然多年前就有学者斯诺的“两种文化”阐明了人文主义者对科学的偏见,也虽然还有众多人并不喜欢科学,然而科学在社会中的地位却一直居高不下。不论是西方世界,还是第三世界的国家,长期以来,科学就是世界各国提高国家经济实力,提高竞争力的最重要的手段。而在中国也不例外,君不见很多广告都会加上这样的一个修饰词“科学配方”吗?不论这到底是真的“科学配方”,还是“假的科学配方”。好像有了“科学”来做招牌,其产品必然会升值,这足以说明了科学对社会产生的诱惑力。
        然而看过了《背叛真理的人们》,我们忽然发现,上述中的“科学”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处于一种非常理想状态下的。实际上,长期以来,我们并不知道真正的科学是什么。一方面,由于非科学工作者自身的局限性使他们无法判断科学过程,科学成果;另一方面,他们的同行,即其他科学工作者也不会闲来无事,去检验他们的成果。当然,同行评议要求同行对其同事的科研成果做出评议。 可是据本书的观点,同行评议其实并未真正发挥其作用,如同虚设。不可否认,作者们的言辞有些激烈,可是不得不相信,科研体制中存在的弊端,让某些弄虚作假分子钻了空子。如译者所说,围绕书中有些事以及所涉及的人的评价,在学术界都是有争议的。作者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可能也过于偏激,但他们对科学中舞弊现象产生根源的分析还是很有见地的。
        本书对科研体制本身弊端的描述提醒我们,科学研究中存在着猫腻行为。我们也早已发现,传统观念中的“科学家所具备的品质”本来并不是科学家本身所真实具备的,而只是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不太现实的要求而已。因为一旦不这样要求他们,代表真理的科学就无从谈起。如果本书中所讲述的天方夜谭般的事情以及某些科学工作者的种种劣迹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还能认为科学研究成果,就真的是真理吗?辩证唯物论告诉我们,真理没有相对的,只有绝对的,可是现在让人怀疑的是:这样的工作还能称之为“相对”的吗?它根本就是错误的!——我说的是利用虚假的数据获得自己想得到的结论的人的所谓科研成果。
        这也说明,科学活动中的确存在非理性因素。只有承认科学中存在着非理性因素,才能认识科研中的舞弊现象。逻辑思维在科学研究中固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因素。科学家获得新知识,并不单纯靠逻辑性和客观性,巧辩、宣传、个人成见之类的非理性因素也起了作用。在知识产生的过程中,创造力或个人欲望等非理性因素起了突出的作用。费耶阿本德不仅认为科学过程中存在非理性因素,而且认为这些因素占据着统治地位。他还认为,既然不存在一种科学方法,科学上的成功就不但取决于合理的论证,而且取决于花言巧语,诡辩和宣传的结合。如果科学是一个以逻辑性为准绳,以事实证据为指南的理性过程的话,那么,一旦有证据证明某种新思想更令人信服时,科学家们就应该马上接受新思想而摒弃旧思想。但事实往往是:即使旧思想早已破产,科学家们仍然死死抱着它不放。科学家们抗拒新思想的原因很多,在许多方面与一般人不肯放弃自己所依赖或已经习惯了的思想是一样的道理。
        科学工作中是存在问题的。
        存在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承认这些问题、不承认这些错误。科学工作中的弄虚作假的严重性被提出的时候,有人这样辩护:科研中的舞弊根本不是个问题,现存的科研机制完全能够妥善地处理。而事实是,现在的科研机制严重存在问题。即使作者的报道确实有争议,但是应该相信的是,正是现存的科研机制的问题才导致了科学中的种种舞弊现象。科学作家古德菲尔德(June Goodfield)说,有专职的音乐批评家、美术批评家、诗歌和文学批评家,但就是没有专职的科学批评家,因为科学家自己就可以胜任这一角色。所以科学就需要一套自我管制机制。构成所谓科学自我管制系统有三大机制,包括:同行评议,论文审查制,重复实验。
        所谓的科学自我管制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科学家自己的自觉性。然而,科学家是人,首先是一个普通人。尤其是在科学成为一种谋生手段的职业之后,科学家肯定要考虑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名,或利。当然,不排除有科学家为了科学事业而献身,但是如同所有职业一样,科学家需要得到他想得到的。科学研究中所受到的发表论文的压力以及对利益的渴求都有可能让作为人的某些科学家不顾及科学本身的利益名誉,而铤而走险。或许这些不可告人的行为最终可能得逞,但一般来说这都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他们的行为最终会暴露。这也正是科学的优势所在,大概也体现出了科学的自我纠正错误的作用。但是如果科研体制比较完善,这样一个等待的时间可能会很短,否则,这种等待可能要几千年。这也是有历史可以证明的。然而,如果在最初就有一套完备的体制,这样的弄虚作假可能就不致发生。
        所以笔者也同样认为,科学研究中的舞弊现象并不是简单的坏苹果。如果现行机制不改,舞弊现象会愈演愈烈。作为职业,科学同其他谋生的手段几乎没有什么大差异。科学工作者同样需要利益,需要利润养家糊口,只不过这种利润在这里更多的体现为从课题经费中获得更大的回报。在现有的这种机制下,若想争取到课题,争取到研究经费,研究成果的质量已经不再占优势,因为高质量的成果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这是现行机制所不允许的。虽然向来质量都是第一位的,但是我们发现,在实际的运行中,高质量往往要让位于高数量。这必然为一些投机取巧的人提供了便捷的渠道获取最大利润。因为“他们只需作一点小小的手脚,就可以得到更大程度的承认”。因为他们的成果快,而且好。
        在此基础上,称科学工作为一项烹调工作也不为过。为了获取第一发现的权利,一些所谓的科学工作者不惜改动数据,之后就像厨师调和自己的调料那样把这些虚假数据调和成自己想要的数据,然后得出自己想要的结论。这无异于一名厨师的行为。压力和野心成为这些弄虚作假者之所以这样做的两个根本因素。这仍然说明了科学同其他活动的区别不大,现有科研机制的确有问题。如果机制不改变,舞弊行为就会愈演愈烈。如同行评议。在斯佩克特案例中,那么多被其理论所吸引的生物学家中,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先去重复做出一些基本结果。原因是:他们确实想要去做。但是他们做不出斯佩克特的结果,这本来是应该使那个理论胎死腹中的,但实际上却没有。“如果你重复不出来,又没有试剂,你能说什么呢?很多情况下人们不能重复做出东西来,就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对。” 
        科学研究是20世纪西方文明一项独特的事业,但也许又是人们了解最少的一项事业。虽然多年来,世界各国都在积极开展科普活动(在西方一些国家,这样的活动也被称为“公众理解科学”或者“科学传播”),可是看完了这本关于科学的书之后却发现,“科学不过如此”。这并不是否认科学的存在。只是,应该明白的是,科学同其他事物一样是有血有肉的。它也存在种种弊端,如其他事物一样。如果我们要真正地理解科学,当然应该理解科学的诸多方面。而事实上,如作者们所说,科学却总是掩藏那些错误的、有瑕疵的东西,仅仅展示给人们那些完美无暇。这如男女相亲之前,双方都要把自己上上下下修饰一遍有点类似。可是,其实,科学原本同其他事物没有本质差异,也是有它的缺点的。如果时时刻刻都在隐藏着什么,反倒让人觉得不真实,对它除了“敬”,就只有“畏”了。这是科学工作者愿意看到的吗?
        当然这样做,并不是诚心让人们了解科学的黑暗之处,而是应该让人们了解科学的真实的一面,也只有这样,人们才不会对科学产生的只有敬畏。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公众才能够真正走近科学,感觉到科学的亲近。做科学如同做人一样,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人。我们都说,做人应该诚实。当然,现在随着社会的进步,做人并不一定时时要诚实,不一定非得暴露出自己所有的缺点,但这并不就等于要虚伪。如果要想让人了解他,当然要适时地让人了解他的各个方面。作为科学,也不例外。
        把它从神堂上拉回到人间,有什么不好?

                                                     摘自《中国图书商报》
                                                        2005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