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竺可桢日记探究顾准生平的一个盲区

相关丛书: 

竺可桢全集

丛书内容提要: 

丛书书评作者: 
樊洪业
发布媒体: 
中华读书报

        顾准的传记,迄今有两本。一本是高建国的《拆下肋骨当火把——顾准全传》,一本是罗银胜的《顾准传》。涉及顾准在中国科学院综合考察委员会工作的这段经历,两本传记都有所记述,其内容大多采用顾准于1969年写的历史交代材料(2002年收于《顾准自述》,中国青年出版社),一小部分是依据当事人的访谈。这种史料有相当的局限性,使得这段经历成为顾准生平的一个盲区。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第一个五年计划掀起了第一个经济建设高潮,也使得全国性或地方性的资源考察任务日益增多。1955年11月15日,中国科学院在给陈毅副总理的报告中,提出要建立专门机构以加强对考察工作的管理,不久即得国务院批准,1956年1月1日成立了以竺可桢为主任的“综合考察工作委员会”(后于1957年6月正式成立“综合考察委员会”,皆简称“综考会”),初期在文津街3号的院部大楼内办公。 

        在当时的院机关中,综考会与刚刚成立半年的各个“学部”是平起平坐的局级单位,竺可桢以副院长兼主任职,但他是党外科学家,照常规,还要有一位党员高干来操持党政要务。第一人选原是要从农垦部调何康来的,但何康想继续专门从事热带植物资源方面的工作,不肯来科学院。当时在科学院主政的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张劲夫,决心动员自己在救国会时期的老战友顾准来充任此职。顾准此时已在院内经济研究所工作,他提出以继续兼任经济所的研究员为前提条件,方肯履新就职,张劲夫答应了他。1956年11月14日,顾准正式来院办公。他们家搬进了中关村的特级楼,那里住着钱三强、钱学森、赵九章等一批顶尖的中国科学家。 

        时值“1956-1967年中国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拟订之初,资源考察任务很重,但机构初建,人力薄弱。竺可桢和顾准,综考会的正副主任,开始了密切合作。因此,顾准的名字,就以极高的频率出现在竺可桢的日记中。而竺可桢日记中的有关记述,很可以为顾准履历中的这片盲区提供难得的补充或佐证。 

        顾准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竺老日记中,是1956年11月12日: 

        午后至院,和席泽宗谈,又和张[劲夫]副院长谈为综合考察委员会事。据云顾准同志已到院,十四日可来办公,明日可以会见云。 

        这一天是张劲夫把顾准来院的消息告诉竺老的,竺并没有见到顾。其后的日记中,经常出现“与顾主任谈综合考察委员会事”。按竺所记,顾准到院外打交道的部门,最多的是水电部,其次是地质部和计委。除了眼前必须处理的急务外,还有1957年的考察计划,更长远的是如何安排全面落实十二年规划中的各项任务。这里将有关日记内容例举一二。 

 

        1956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晨九点至院。约水利部冯仲云及赵锋、顾主任谈黑龙江流域资源研究会事,决定于明年一月八日起开会,谈了议事日程以及存在问题。关于额尔古纳河探勘事,电力部要的是水文地质人才以及沿江的测量。此事交由顾主任去和地质部测量局谈,计有水库区域、矿藏、淹没损失、地质工程、坝址打钻、长白山新的地质队,哈尔滨设计院所提问题和地质填图。测绘局有库区航测、松辽运河航测沿国境25公里磁测问题。李[富春]副总理最好能请其到会指示方针,因现在分工并不明确云。 

 

        1957年1月10日 星期四 

        晨六点起,上午未出,二点至院和朱济凡及顾准谈至三点。至军委会俱乐部,聂荣臻副总理听取黑龙江流域综合研究委员会报告。到地质部宋应,水利部冯仲云,电力部王力和田院长忠,计委杨英杰,科学院张副院长、朱济藩、顾准及规划委员会武[衡]副秘书长、范长江同志。 

        由上述可见,顾准此时承担任务的“全貌”和参与领导的“层次”。 

        1957年元宵节过后的2月16日,竺可桢偕顾准等人南下广东,到海南岛和雷州半岛考察,费时22天,然后在广州主持华南热带资源开发科学讨论会。会后又到武昌参加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成立大会,3月19日回到北京。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竺、顾二人可以说是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 

        回京后,竺于3月20日记:“午后开始看顾准同志所总结的考察队诸人意见,包括郑万钧[林学家]、李庆逵[土壤学家]、侯学煜[植物生态学家]等,吴征镒[植物学家]意见尚未寄来,待补入。”翌日又记:“晨,着手改顾准同志所草至海南岛雷州半岛考察意见书。至中午十二点改竣,约七八千字。” 

        成稿之后,竺可桢在4月29日召开的院务常务会议上做了《雷琼地区考察报告》,刊于1957年的《中国科学院年报》中。竺在报告的结尾处声明“以上所述,虽大部采取自综合考察队其二同人书面和口头意见,但主观片面之处仍应由个人负责”。此报告的缩写稿曾以《要开发自然必须了解自然》为题,刊于《中国农垦》1957年第2期(8月20日)。 

        《雷琼地区考察报告》这篇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文献,收在《竺可桢全集》第Ⅲ卷中。这篇报告面对的,是前几年在苏联老大哥指挥下大规模盲目垦荒种植橡胶带来的土壤沙化恶果。由多学科专家组成的这一队人马,到雷琼地区走了20多天,亲眼目睹一处处的“荒”状。说来话长,于此不赘。 

        竺可桢在考察途中从“学术”角度分析了雷琼地区大面积沙化的现状,顾准从“党政”角度支持了竺老据实向上报告。考察报告中采用了郑万钧、李庆逵、侯学煜、吴征镒等专家的意见,顾准在这些分报告的基础上写出初稿,最后由竺老修改定稿。顾准是这篇报告成稿过程中的“二传手”。 

        顾准在苏共召开二十大以后,本来就在思考苏联的问题。雷琼地区考察,加深了他对苏联党的本质的认识,时不时地就吐噜几句“反苏”言论。及至3个月后的黑龙江流域考察,当他以队中党政领导的身份直接面对一位蛮横无理的“大俄罗斯主义”专家的时候,“反苏”的言论和行为就更是“天天向上”了。 

        顾准的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竺可桢的日记中,是1958年6月21日: 

        下午2点半开院务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撤消右派分子曾昭抡、钱伟长、盛彤笙、刘思职、谢家荣、沈志远、袁翰青、余瑞璜、雷天觉、向达、孟昭英11人学部委员和顾准、杨肇燫、吴承禧(经济所)职务。

 

摘自《中华读书报》
2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