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拯救动植物到拯救自己

相关图书: 

希望——拯救濒危动植物的故事

ISBN: 
978-7-5428-5088-1/Q.47
出版日期: 
2011-01
开本: 
16开
页码: 
384
定价(元): 
42.00
作者: 
[英]珍·古道尔
译者: 
黄乘明等

        当动物从地球的一片片大陆上消失、我们每天都被环境恶化的坏消息所包围时,珍•古道尔博士给我们带来有关动物王国未来的新希望。为了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共同未来,古道尔博士走遍世界各地。如今,古道尔博士已经成为畅销书作家。

书评作者: 
李芸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我们每天都被环境恶化的坏消息所包围。珍·古道尔,这位为保护动植物而奔走于世界各地的和平使者,按理说看到的令人悲哀的消息应该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可她却总是乐观的,“希望”,是她说得最多的词。在《希望的理由》、《希望的收获》被陆续引进中国后,古道尔的新书《希望——拯救濒危动植物的故事》中译本前不久面世。这次,她将鼓励自己多年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将那些曾经濒危的物种,在人类的努力下数量不断回升的故事告诉读者,她要将希望的火种传播开去。

        人是动物吗?作为动物的一员,人对地球的贡献有哪些?1月23日,在《希望——拯救濒危动植物的故事》新书首发式上,环保专家、北京麋鹿苑博物馆副馆长郭耕用独幕剧“动物联合国大会”对这两个问题进行了诙谐的解答。

        相比于小鸟消灭虫害、给世界带来美妙歌声,猴子吃果子、拉种子、为植物扩散作贡献,而人类却发明了成千上万种化学产品,制造成百上千颗核弹头,利用先进的技术把海中鱼儿捕捞得所剩无几,灭绝数千个物种,每年杀死上百亿头的野生动物……在郭耕演绎的“动物联合国大会”上,人类还遭到众动物的控诉:老虎说,都说老虎吃人,地球上的老虎却被人吃光了;狐狸说,人比狐狸还狡猾,只有人类会设陷阱、下毒药;天鹅认为真正想吃天鹅肉的不是癞蛤蟆,而是人类……

        这部自编自导自演的独角剧,郭耕在很多场合表演过,他说:“编这个独角剧是希望人类能扪心自问——我们到底给地球带来了什么,给动物带来了什么。”不同于郭耕的反讽与激将,古道尔促使人们走上动植物保护的道路是鼓励与感召,在《希望》一书中,古道尔给我们讲述了人类的关爱与善良。

        他们在创造奇迹

        美洲鹤是北美唯一的本地鹤,由于遭到猎人的捕杀及其他原因,在20世纪30年代,美洲鹤的数量从一万只锐减到十多只。后来,经过科学家不懈的努力,数量才有所上升。人工繁育是抢救濒危物种最基本的手段之一,但科研人员乔治为人工繁育却采取了“非传统”的方式,他和一只名为德克斯的美洲鹤谈起了“恋爱”。

        德克斯1966年出生,由人类亲手养育长大,并视人类为同类。她是一只携带独特基因、稀有而珍贵的鸟,让她繁育很重要。但10年中引进合适的雄性鹤都没有成功。德克斯更喜欢男性白种人。当乔治了解到,如果人工饲养的鹤与人类关系密切就会产蛋时,他便主动“追求”德克斯。1976年,乔治与德克斯住进了一座住所。他学着鹤类跳求爱舞蹈,包括低头、跳跃、奔跑以及将物体抛向天空。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乔治每天多次进行这种复杂的表演。

        第二年春天,德克斯产出第一个蛋。不幸的是,虽然通过了人工授精,这个蛋仍然不育。又过了一年,德克斯孵出的雏鹤死了。直到1982年,才终于孵出一只名为吉·威兹的雏鹤。德克斯的基因至今依旧活着,在美洲鹤种群中保存完好。

        美洲鹤成功繁育后,人们在20世纪90年代又实施了野外放生。但是,考虑到一个种群太脆弱,科学家便想帮助美洲鹤开辟一条新的迁徙路线。他们想做一个新的尝试——让人工繁育的美洲鹤把超轻型飞机当做父母,跟随迁徙。为了防止美洲鹤把人类当父母,饲养和训练的人员都穿着白色的长袍类服装,黑色橡胶靴,戴上能遮住眼睛的舌头盔。他们携带录音机,播放美洲鹤父母育雏的声音和它们将要跟随的超轻型飞机的声音。

        2006年,古道尔体验了一次迁徙,坐在超轻型飞机里的她说:“和那些美丽而又年轻的美洲鹤一起在天地间翱翔,我感觉我和它们心意相通,我相信我自己就是一只鹤。”

        美洲鹤的故事只是人类拯救濒危动植物故事中普通的一个,本书主译、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黄乘明说:“在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一直为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执著、耐心与奉献精神而感动,他们的工作成绩着实令人欢欣鼓舞,他们创造了大多数人都认为不可能的奇迹!”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古道尔对中国有深厚的感情。自1998年以来,她几乎每年都访问中国,因此,在《希望》一书中,她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讲述了她所了解的中国故事,如大熊猫、扬子鳄、麋鹿、朱鹮等珍稀动物的保护,黄土高原水土流失现象的控制,草海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的恢复……

        不只是拯救它们

        读了《希望》中的故事,不少人在感动之余不免会有些疑惑。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不惜代价、不惜金钱地来拯救濒危动植物?书中也提到,当盐溪虎甲虫列入美国联邦濒危动物名录,美国联邦政府拨出经费用于拯救这些特殊的虫子和它们的栖息地时,许多人感到吃惊、震撼和迷惑。有人甚至说:“当数百万人还处于流离失所、忍饥挨饿的状态时,用50万美元去拯救一只甲虫,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拯救动植物“值不值”的问题黄乘明不是第一次被问到,他说:“有一点认识很重要,动物与我们人类共同生存在地球上,它们有权利得到这样的待遇。生态系统中的每一个物种都非常重要,无论是我们人类,还是珍贵的大熊猫,或是不起眼的虫子。一个物种的灭绝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续影响。”

        郭耕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动物保护实际上并不需要花钱和代价,因为动物原本有天地自然去养护。他在印度生活过3个月。就他所见,印度人几乎都信教、有信仰,相信众生有灵,很多人不吃肉。所以,在印度不管走到哪儿,几乎都能看到牛、孔雀、猕猴等动物,而人们能与动物和平相处。

        “现在我们一些人却要偷猎野生动物,要吃它们的肉、扒它们的皮,要抢占它们的地盘,我们保护动物的很多费用都花在这些方面了。”郭耕说,“所以我常讲,动物保护要做的不是把动物关起来,而是把人类管起来。圣雄甘地说过,‘地球能满足人类的需要,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欲’。如果人类的需求能少一点,动物生存的机会就多一点,我们不能让人类的非生存需要去侵犯非人类的生存需要。”

        在动物保护主义者看来,原本就是我们人类把世界搞得这么糟糕,现在理应由我们来把一切理顺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赎罪。古道尔曾说自己满世界奔走呼唤,是因为“唯有帮助,它们才能被拯救”,后来她的这句话变成了“唯有帮助,我们才能都被拯救”。一字之差,道出了境界的变化。

        黄乘明还认为,动物保护不被所有人认同的原因,在于他们把动物的发展和人类的发展对立起来。“很多濒危动物生活在边远山区,那些地区比较贫穷。在那里建自然保护区,森林不让砍,土地不让做耕地,当地老百姓当然会有反对意见。单纯靠国家的强制措施来执行还是会大打折扣。但如果考虑到老百姓砍伐森林是为了找能源,而代之以建沼气池,给他们一定的经济补贴,我想他们也就不大会冒风险砍伐森林了。所以,要把他们的利益与保护动物结合起来,譬如《希望》中介绍的草海自然保护区的做法就很值得提倡。”

        改变世界,改变自己

        “我可以改变世界、改变自己、改变隔膜、改变小气,要一直努力努力,永不放弃”。歌手王力宏这首为环保所写的歌《改变自己》道出了环保的真谛——从小做起,永不放弃。如果你看到《希望》一书中的科学家所做的工作,而感叹“非不为也,实不能也”,那就大可不必了。其实,保护动植物完全可以贯穿于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之中。

        书中讲到了保罗·罗奇的故事。保罗的父亲在奥科尔山脉脚下的一个大铜矿工作。1938年他6岁时,曾与父亲一起站在山顶上,亲眼目睹了如下一幕:由于伐木、大规模的放牧、冶炼操作排放有毒物质,曾在书本上展现的美丽的森林渐渐地消失了,留下光秃秃的一片。这促使保罗暗下决心,总有一天他会进山,重新种上树。20年后,他开始兑现自己的诺言。每天晚上、每个周末,年复一年,他带着成袋的草种上山,驱车到达他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然后下车,一边走一边播种。

        15年来,保罗单枪匹马用自己的钱购买草籽,植树造林。尽管在此过程中有无数的挫折和失望,但他从未放弃。终于,肯尼科特铜业公司出于内疚,花费数百万美元来清理因其冶炼操作而产生的有毒废物,并聘请保罗来帮助他们执行迟来的恢复项目。今天,奥科尔山脉被绿色环绕,覆盖着原生草坪,还有保罗播种的植物以及他亲手种下的树苗,动物也已返回山中!

        当郭耕、黄乘明被问到我们普通人能为生物保护做点什么时,他们的回答人们其实都耳熟能详:“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管住自己的嘴”;“如您爱鸟,请去观鸟,切勿关鸟”;“只有野兽有权穿裘皮”……是的,让我们以《希望》中的人物为榜样,改变世界,从自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