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相关图书: 

B模式4.0——起来、拯救文明

ISBN: 
978-7-5428-4990-8/N.789
出版日期: 
2010-05
开本: 
32开
页码: 
337
定价(元): 
32.00
作者: 
[美]莱斯特•R•布朗
译者: 
林自新 胡晓梅 李康民

      什么是B模式?我们的文明需要拯救?
      全球变暖、水土流失、水资源短缺、环境危机、食物危机,即便如此,我们可能还是很难想象,文明的基础已经岌岌可危。

书评作者: 
武夷山
发布媒体: 
科学时报

        在谈莱斯特·布朗的新著《B模式4.0》之前,先说说莱斯特·布朗这个人。我于20世纪 80年代和90年代曾两次在中国驻美使馆科技处工作,两次都与著名的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未来学家莱斯特·布朗有多次接触。他几十年来一直为保护环境鼓与 呼,《华盛顿邮报》曾称他为“全世界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之一”。

        很多中国人是因为他1994年写的《谁来养活中国》才知道了他的名字。有些中国人因此而 把他打入制造“中国威胁论”的反华人物阵营,实在是冤枉他了。其实,他对中国特别友好,他是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老所长、本书译者之一林自新的老朋友, 他坚决支持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特别担心中国在环境保护问题上重蹈发达国家的覆辙。凡是世界观察研究所研究人员(包括他本人)署名的著作和研究报告,如果 我们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要将其译为中文出版,他不收一分钱版税,只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接受其环保理念。而其他所有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不向该所付版 税是拿不到翻译许可的,因为其研究所的运行毕竟需要经费支撑。

        他是农民的孩子,父亲是文盲,他却经过刻苦努力获得了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而且著作等身。他曾多次对朋友感慨说:我写了那么多书,这些书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可是我的父亲却读不了我写的书,真是遗憾!

        他名扬世界,即使单靠其著作的版税收入,他也不会是穷人。但是,他不仅不懈地倡导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而且身体力行。比如,他没有买独户房子,而是住在公寓楼里;他不买小汽车,步行上班,出门办事尽量乘公交。他不喜欢打领带,即使在正式场合,他也往往只穿一件便西服。

        上世纪80年代驻美期间,世界观察研究所经常召开研究报告发布会,向新闻界介绍其最新研 究成果的内容。例如,他们在一份报告中提出,不仅战争会产生难民,环境灾难也会产生难民,称为“环境难民”。这个说法被世界观察研究所提出后,不胫而走。 我经常应该所邀请参加这样的发布会,因此与该所好些研究人员都认识。一次,世界观察研究所中研究水资源问题的Sandra Postel女士对我说,想到中国考察水资源状况,能否为她安排一下。我就请科技处中来自农业部的一位同事为她安排了行程。Postel女士访华收获很 大,从中国回来后,布朗先生设家宴感谢我的那位同事和我。这时我才知道,他住在离中国驻美使馆不算很远的一栋普通公寓楼里,很是吃惊,因为我的多数美国朋 友都住的是独立住宅。

        上世纪90年代驻美期间,我仍然与世界观察研究所保持联系。这一次最值得记叙的与布朗先 生有关的一件事,是马里兰大学国际研究中心在布朗《谁来养活中国》报告出版后,要组织一场研讨会,让布朗和我们驻美使馆公使衔科技参赞王曽荣作报告,分别 就中国能否养活自己谈谈看法。一位同事和我参与了王参赞报告稿的准备。开会那天,我们是开车去的(马里兰大学在华盛顿市郊区),布朗却是一个人乘地铁去 的,而且,他还提着一纸箱的世界观察研究所的出版物,准备到会场上出售给感兴趣的人。赶到会场时,他已呼哧带喘。散会后,王参赞提出要用我们的车捎他回 去,他很不好意思地答应了。

        再说说这本书。由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多次参与翻译世界观察研究所的著作与报告,对布朗长期以来的观点相当熟悉。因此,本书的多数内容,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震撼力。但是,我仍然认真阅读了此书。为什么呢?

        布朗过去写的很多报告,讨论问题的严重性多,探讨对策则相对较少,而本书则提出了四项可 操作、可实现的B模式具体目标:到2020年减少二氧化碳净排放80%;世界人口稳定于80亿或者更少;消除贫困;恢复地球的自然体系,包括土壤、地下蓄 水层、森林、草地和渔场。我们每个人作为地球人,都应记住这四项目标,为实现这些目标而“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第二,布朗的“算账”方式很发人深省,他算的账值得好好掂量掂量。如,布朗说,现在,大 家都依赖市场信号来作经济决策,但是,市场给出的信息是不完整的。例如,美国市场是这么决定目前每加仑3美元的汽油价格的:石油勘探成本+采油成本+石油 精炼成本+运输成本。但是,没有计算其他成本:气候变化的代价;政府对石油企业的税收补贴;军方为保护石油运输线路的安全而付出的越来越高的花费;燃油造 成空气污染,空气污染引起呼吸道发病率加大,从而全国医药费用支出额的提高,等等。若加上这些间接成本,美国石油的价格大约是每加仑12美元!可是,市场 却说:石油很便宜。又如,布朗说,一个城市的公园绿地面积和停车场面积的相对比例,可以成为城市宜居性的很好指标,前者比例高,说明城市是为人而设计的, 后者比例高,说明城市是为汽车而设计的。

        第三,布朗告诉我们,尽管人类面临的问题极其严重,但是,经过努力仍然可能有光明的前 景。例如,他告诉我们,巴西城市库里提巴从1974年就开始改革城市交通系统。数十年来该城市人口翻了一番,但车辆却减少了30%。又如,现在城市粪便的 处理方案是“一冲了之”,不仅污染了水体,而且耗水量惊人。一种新的方案是“积肥厕所”,这是一种与小型积肥设施连接起来的简单、无水和无臭的厕所。瑞典 率先大量使用这些厕所。美国环境保护局也批准了几种干式积肥厕所。布朗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切勿妄自菲薄”。他引用了人类学家玛格利特·米德的话:“为 数不多的执著者可以改变整个世界,而且这种情况一直在发生着,对此切莫有所怀疑。”

        布朗用事实与数据说话的风格、为地球与人类忧思的胸怀,我一直赞赏不已。但是,我并非同 意其所有观点。例如,他说,“当今文明的痼疾最集中地体现在失能国家的数量上”。因此,救援失能国家,是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这样的分析有点本末倒置。让 我们打个比方:有些孩子出生于家境良好的家庭,受到高质量的教育,长大后成为社会精英人物。另一些孩子出生于饭都吃不饱的家庭,没有机会上学,长大后只能 做苦力甚至沿街乞讨。那么,我们能只满足于让社会精英捐助一些钱来帮助穷人吗?不改变社会制度安排,则穷者愈穷、富者愈富的格局将愈演愈烈,直到社会矛盾 激烈到不可化解的地步,则爆发革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道理是一样的。世界经济分工极度不合理、不公正的格局不改变,“救援失能国家”的举措不会取得什么效果的。

        1979年底,清华大学化工系77届二班团支部在讨论中表示,干社会主义,要“从我做 起,从现在做起”。后来,这个口号风靡全国。当时,我正在上大二。在我们班团支部的一次会议上,我提出:“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不是空洞的口号,完全可 以而且应该落实到行动上。比如,上午最后一节课一结束,同学们纷纷冲出教室涌向食堂,而教室里的灯全都开着。我们能否不辞举手之劳,将灯关了再离开教室 吗?我班团支书支持我这个动议。后来,确实有较多的同学也行动了起来,注意随手关灯。

        采用B模式,拯救文明,拯救地球,更需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