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病毒 赛跑永无终点 ——访《大流感》引进者金力、翻译钟扬

相关图书: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哲人石丛书第三辑:当代科普名著系列)

ISBN: 
978-7-5428-4722-5/N.759
出版日期: 
2008-12
开本: 
大32开
页码: 
636
定价(元): 
49.80
作者: 
[美]约翰·M·巴里 (Barry.J.M)
译者: 
钟扬 赵佳媛 刘念
  

        大流感指的是1918—1919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流行,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约2000万,最新的权威估计数字为5000万-1亿。这个数字不仅高 于历年来命丧艾滋病的人数总和,更远超中世纪二黑死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书评作者: 
姜澎
发布媒体: 
文汇报

        昨天,记者采访了引进《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的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教授,和花费三年心血领衔翻译该书的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钟扬。

        疾病流行引发了医学、科研及教育的变革

        “1918年大流感带来的不仅是医学上的进步,而且引起了当时美国整个医疗体系和医学教育乃至政治体系的变化。美国的现代医疗体系和科学研究体系,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确立”,该书最初的引进者,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教授这样告诉记者。

        据金力教授介绍,在一战爆发的几十年前,医学几乎还和两千年前古希腊希波克拉底时代没什么两样。欧洲率先开始了对医学理念的革新,最终改变了医学实践的状态。在19世纪初的时候,欧洲已经有了完善的医学院的人才培养体系,医学院要求所招收的学生具有坚实的化学、生物学及其他学科的基础。

        但美国的医学实践远远落后于欧洲。金力教授称,直到1900年,美国医学院的门槛还比名牌大学低得多。至少有100所医学院规定,只要缴纳学费,任何男性都可以成为医学院的学生,而80%的医学院都不需要申请者有高中毕业的资格。很多医学院的学生只要在校期间上过课并通过考试,就可以拿到学位;还有一些学生好几门功课不及格,甚至连病人都没有接触过,也被授予医学学位。20世纪初期,一些美国医学界领袖倡导革新,他们培养出了第一代科学家,其中包括在1918年大流感时用自己的知识抗击流行性疾病的保罗·刘易斯和他的同行,正是他们以大流感为契机,发展了基础科学、现代医学。他们研制的疫苗和抗生素以及一些技术至今都在使用,甚至他们在一些项目上的研究成果,影响了美国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的制订和整个科学研究的方向。

        流感病毒的起源和进化规律至今不明

        “病毒无时无刻不在和我们赛跑,流感病毒并不需要人类,它们总是在禽类身上找到自己的栖息地,并且不断发生变异,哪怕它们受到人类的重创,也能在禽类身上潜伏下来,恢复元气,并且能够和其他的流感病毒交换基因,直到下一次以我们从未见过的面目出现”。钟扬教授称,流感病毒每次突如其来地暴发,一直到突然之间销声匿迹,是一种“生存策略”。也正是因此,流感病毒至今难以研制出有效疫苗。

        钟扬教授称,任何病毒只要能够传染到猪身上,那么人类就难以幸免。因为猪是和人类基因最接近的动物之一,而且猪也是与人类接触最多的动物之一。可以说,猪是一切病毒打通传染到人的必经通道。

        《大流感》中提到,1918年的H1N1病毒因为尚有一个毒性轻微的“远亲”还散布在人间,人们才可能对H1类病毒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力。此次猪流感就是H1N1类的病毒,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在这些年中经过了我们所不知晓的变异。钟扬教授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我们对于猪流感病毒的情况知之甚少,而一切研究和进步,都必须在对病毒有了足够了解以后才能产生。

        “按照规律,流感病毒可以潜伏长达100年,直到活着的人中没有接触过它的人,此时它再卷土重来,给人类带来新的威胁。而这也是地球上资格比人类还老的病毒的生存策略。”钟扬教授说。

        随着医学日渐发达,一些癌症的死亡率开始下降,但流感造成的死亡率却没有任何下降。流感病毒的变异,加上一些亚型流感病毒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没有再出现过,导致没有人接触过这些病毒。这些病毒一旦暴发,所带来的危害不亚于一次大规模的生物袭击。

        1918年的大流感,让当时所有国家的人都殚精竭虑、死伤惨重。钟扬说,从技术上看,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快速测定每一株流感病毒的基因,甚至能够测定全基因组序列,但对这些流感病毒的起源和进化规律,却仍然无法了如指掌,更谈不上预测暴发时间。至于药物,姑且不论它的效果和副作用,一个残酷的事实是——许多病毒和病菌具有极为高超的进化本领,能在人类活动和药物作用的巨大压力下快速生成新的抗药变异株。“人类和病毒永远是在进行一场没有终点的赛跑。”